4月4日下午,南宁市埌东汽车站,一辆开往象州的大巴准备发车时,司机突然闹情绪不发车了。车上20多名乘客苦等3个多小时,依然无法成行。后来,车站方面安排了另外一辆大巴接驳乘客,但乘客们要求赔偿损失。双方僵持不下,即便民警到场调解,也未能达成一致。

4月4日下午5时许,在埌东汽车站后门车辆出口处,一群人围着一名男子,七嘴八舌争辩不休。这些情绪激动的人正是行程被耽误的乘客们,而被围在中间解释的则是车站的廖姓负责人。一名乘客韦先生说,他们买了4日下午2时10分从南宁发往象州的车票。车子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到司机生气地说“不走了”。原来,这辆车原本被安排好的班次是满员的,但被一辆临时加班车给替换了。结果轮到他发车时,看到车上只有20多名乘客,为了表达对车站调度的不满,司机因此停运。

这辆“使性子”的大巴就这样停在车站里,把乘客撂在一边。南国早报记者看到,该车牌照为桂G41373,属于来宾市中兴汽运公司。车上空无一人,司机也不见踪影。

正逢清明客运高峰期,车站一时也找不到车来代替。乘客们说,后来车站搞来一辆开往武宣的大巴车。但他们都不愿意上车,只想坐象州车。到了5时许,车站终于找来了象州班线的客车,而乘客们已经被耽误了3个多小时,说什么也不愿意就这么一走了之。他们说,车从南宁开到象州,要大约4个小时。如果这个时候走,到了象州已经天黑了。而这些乘客大多是住在乡下的,到那时县城到乡镇的班车早就没了。

代表埌东车站前来处理此事的廖副总经理,对因车站管理不善,导致乘客耽误时间,表示了歉意。他说,此事系运输方违约,而车票是乘客与车站之间的合约,因此车站会承担相应的责任,但当务之急是先让乘客们安全地回家。他提出,车站安排一辆大巴,免费将乘客们送到象州,并为乘客全额退还车票。此外,车站将按照运输合同条款,停止“罢工”大巴的运行资格。

对于乘客们提出的赔偿,廖副总经理说,这是乘客们享有的权利,要求10倍、20倍、甚至100倍都可以,但是最终赔多少,谁来赔,怎么赔,这些他都做不了主,必须由相关职能部门裁定。而乘客们则担心,如果就这么回去了,所谓的赔偿最终会不了了之,因此要求现场解决。双方立场差距过大,僵持不下,就连民警到场调解,也未能促成一致意见。

至晚上8时记者发稿,乘客们仍滞留在车站。车站方面做出让步,愿意先行为每位乘客赔偿50元餐饮费,但乘客们拒绝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