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4月1日,全国已有重庆、陕西、深圳、山东、北京、上海、天津7个省市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上海调整到1820元,为全国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最高地区。

今年以来,多地上调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幅度如何?标准制定的依据是什么?怎么调、调多少更为合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海和北京上调后的最低工资标准都是剔除了‘三险一金’后的净收入,力度还是很大的。”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告诉记者。2004年施行的《最低工资规定》要求,最低工资标准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

最低工资标准是如何确定的?乔健说,一般来讲,最低工资标准有几种测算方法,一种是恩格尔系数法;还有一种是比重法,也就是确定一定比例的最低人均收入户,统计出他们的人均生活费用支出水平,乘以平均赡养系数,再加上调整数。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都阳指出,确定和调整最低工资标准,需要参考多种因素,比如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物价水平、就业者及其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就业状况等。由于各地生活成本的差异比较大,最低工资标准也不可能一样。“在任何一个国家,最低工资标准都有区域差异性。”

“最低工资标准制度设计的初衷,并不是作为调节收入分配的手段,而是为了实现相对公平的就业,避免劳动力市场因为信息不对称,雇主恶意用工压低工资价格这样的极端现象。”都阳说。

乔健说,按照国际通行惯例,最低工资标准一般应当是社会平均工资的40%至60%,“坦率地说,目前我国还没有一个省区市达到40%,这说明我国的最低工资标准仍有相当大幅度的上调空间。”

对低收入群体来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无疑是个利好消息,但也有人担心,此举会推高劳动力市场价格,进而加大企业的负担。对此,都阳认为,社会的整体工资决定机制还是由市场发挥作用,这与最低工资标准的涨幅没有直接关系。前几年工资增长比较迅速,最主要是由于劳动力市场短缺,企业必须涨工资才能招到人。

“从目前劳动力市场的总体情况来讲,我国正在从过去吃‘人口红利’的绝对供过于求,转向供求均衡,甚至在一定区域和产业内,出现了严重的用工短缺。”乔健分析说,劳动力市场的这一变化,赋予了劳动者更多“用脚投票”的权利。在北京经营一家眼镜公司的李先生对此表示认同。他给员工开出的工资标准是,如果包吃住每月3000元,不包吃住5000元到5500元。“就算是这样,今年我们打算招两个企划人员,到现在才招到一个。”

都阳认为,讨论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否会给企业造成负担,取决于标准有多高,这需要计算最低工资占社会平均工资的比例。如果最低工资占社会平均工资的比例比较高,肯定会对企业造成一定影响。此外,如果持续频繁大幅度的提高标准,也可能会对企业产生影响,特别是如果整个经济结构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劳动力成本所占比例较大,影响将更加明显。乔健建议,对中小企业实行更有力度的减税政策,这样既可以促进劳动者增加收入,也可以减少企业负担。

不尽如人意之处也值得关注。据乔健了解,有的企业将加班工资、津贴补贴等也包括在最低工资标准里;还有的就是干脆违法,不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给付工资,侵害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必须严格执行最低工资标准制度,进一步加大在劳动保障领域的执法监察。”乔健说。对于一些工作时间比较长的劳动者,月工资很高但小时工资很低的现象,都阳建议,将最低工资标准简单化,统一使用小时工资来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