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岁的山东人刘广升,在浙江温州经营一家中等规模的装修公司。他始终无法忘记,在十多年前他创业失败,身上只剩下1.3元的时候,一个名叫苏佳的徐州女孩,给了他50元钱。“如果没有这50块钱,我可能就没有今天。这么多年,我一直希望能找到她,当面向她表示感谢。”昨天,刘广升对现代快报记者说。

窘迫 只剩一块三,付不起电话费

十多年前,刘广升创业失败,从山东菏泽单县老家出来,辗转到山西、天津、山东胶州、福建等地打工,寻找再次创业的机会。“都没有成功,后来我就想干脆去温州吧,说不定就能碰上好机遇。”

刘广升怀揣着120块钱来到福州长途客运站,买了一张去浙江温州的长途客票,“身上只剩下1块3毛钱了。我怕家人担心,想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刘广升在候车室的收费电话亭给家人打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我看没人接,就挂了电话准备离开,结果老板说没打通也要钱,一次长途两块钱。”刘广升感到委屈,掏遍全身的钱也不够付电话费的。

偶遇 徐州女孩苏佳给他50元救急

电话亭的老板不让刘广升走,他只好抱着行李,坐在电话亭一言不发。这时,一个长发女孩走了过来,“她可能看到我跟老板争论,过来就问我去哪里。我们是同一班车。”刘广升和长发女孩说了自己的遭遇,对方塞给他50块钱,“她让我拿着应急用,不用还。”

刘广升付了电话费,然后和女孩一起坐车去浙江。“凌晨12点左右车到温州,我下车时要了女孩的电话。”女孩叫苏佳,徐州人,比刘广升小几岁,她说自己是去浙江台州路桥区一所音乐学校实习。

“在温州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那50块花得只剩下一块五毛了。”在温州的第一年,刘广升时常给苏佳打电话,“我不懂音乐,从来没问过她的职业或工作单位。大概一年后,有一次她在电话里说她可能要离开了,如果再找她,就联系杨老师。后来我的手机丢了,杨老师的电话也没了,一直无法联系苏佳。”

失联 一直没能找到恩人

在温州,刘广升先是在一家铝合金工厂打工,干了没多久觉得不适合,又到了当地一个工业园区,找了份电工的工作。“把技术学好,是当时留下来的动力。”刘广升通过努力,考取了电工证。几年后,刘广升所在的工厂效益大幅下滑,他开始自己联系业务,独立接活做。因为诚实守信、不怕吃苦,他有了不少回头客。后来,刘广升成立了装修公司,如今规模中等,一线工人最多的时候有上千人。

“我一直想找苏佳,当面向她道谢。也去过台州,打听她所说的路桥音乐学校,可是没找到。”刘广升说,“当地只有一所名为晓雯的音乐学校,我后来想,是不是在这所学校?”

寻找 苏佳,刘广升在找你

今年4月3日,刘广升回老家路过徐州,住的宾馆附近是徐州晓雯音乐学校,他跑过去问,不过学校的创始人说,徐州晓雯学校建成才5年,和温州等地的晓雯音乐学校没有往来,查不到苏佳。现代快报记者致电温州晓雯音乐学校,工作人员表示会将信息反馈到人事部门,查找是否有苏佳的信息。

苏佳今年大概35岁,徐州人,在浙江台州从事过音乐教育的工作,可能是音乐专业的大学生。刘广升说,如果没有苏佳给他的50块钱,他可能会有另一种人生,“身上没钱,如果意志不坚定,可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不会有我的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