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北京市公开招聘农村中小学音、体、美等学科教师的工作正在进行中,到5月招考结束,北京市远郊和农村地区中小学校将补充100多名年轻体育教师。近几年,随着我国学生体质下降的问题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学校体育工作正受到更多的重视,但全国体育教师缺编的情况依然严重,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

北京市从去年开始实施《公开招聘农村中小学音、体、美等学科教师三年行动计划(2013年~2015年)》,就是为了改变农村地区中小学教师队伍存在的结构性短缺问题。不过,当接受过正规师范教育的大学生走进农村地区中小学校,成为那里急需的体育教师时,他们能尽显自己的才华吗?他们能安心工作吗?答案可能不尽如人意。

记者近日采访了北京远郊区县某小学的体育教师小华,她是通过2013年北京市公开招聘农村中小学音、体、美等学科教师计划留京工作的体育教育专业研究生。在走上体育教师岗位的第一年,她就有了太多的困惑和无奈,她甚至怀疑自己能否完成工作合同上约定的服务期。

小华是北京某重点大学体育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学了7年的体育教育,掌握了大量的体育运动教学技能,但在她工作的那所农村小学,却几乎没有用武之地。

“我们这所学校的硬件其实还可以,有200米带草皮的田径场,还有两个篮球场,不过,我除了带学生参与一些跑、跳的运动之外,其他运动项目都不开展。”小华告诉记者,“因为学生在上体育课和参加体育活动时出现任何意外,学校都只有一个处理办法,那就是让体育老师负责。如此,体育老师还敢开展带有一定危险性和冲撞性的体育活动吗?学校有足球和篮球的场地器材,我也知道怎么教,但就是不敢开展。”

小华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工作的第一年,时常受到学校领导的批评。“来农村学校当老师不是我最理想的就业选择,但既然来了,我还是满怀工作热情的。我毕竟是刚刚离开学校走上工作岗位,我也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经验不足,我特别希望能有一位老教师或领导多给我一些指点,帮助我尽快进入角色,但当我在这里遇到困难时,除了听到学校领导的批评和责问外,没有得到任何有实际意义的帮助。”

小华在参加工作前,已经预想到当体育教师会很辛苦,来到这里之后,才知道到底有多辛苦。“农村学校很缺体育教师,所以一个人得干几个人的活儿。”小华说,自己一个人带两个年级的体育课,还要负责组织学校运动队参加区里的运动会,“我到了学校才知道,原来参加区运动会竟然是一项‘政治’任务,有些学校是必须参赛的,而且要参加所有的比赛项目,我们学校就在其中。这实际上额外增加了体育老师的工作量。”

小华现在一个月大约有4000元的收入,北京市还提供边远地区工作补助,加上可以住在学校的宿舍,小华对现在的收入水平还算满意,“但我现在是一个人,以后面临成家的问题时,我不知道这样的收入还够不够,如果再考虑买房生孩子,我肯定会很吃力。”

小华坦言,自己虽然学的是体育教育专业,但择业的首选却是考公务员(微博),只是没有考上。后来才开始考虑进学校当老师,但应聘的学校也都是北京城区的,“记得当时应聘朝阳区的一所学校,因为报考的人多,光面试就进行了5轮。师范类的学生当然都想去城区的好学校,除了学校的硬件条件好很多之外,更重要的是学校的教学氛围好,我同学进了海淀区的一所名校,至少不存在体育教师因为害怕担责任不敢开展多种多样的体育活动的问题,因为学校有完备的保障制度去处理学生参加体育活动时出现的意外伤害。”

小华去年之所以最终参加了北京市公开招聘农村中小学音、体、美等学科教师的考试,主要还是因为找工作不太顺利,又希望能够留京工作。

“报名时的首选也不是现在这所学校,而是一所更靠近城区的学校。”小华说,自己最后是万不得已才来到北京远郊区当了农村学校体育老师,而自己也从没想过要扎根在农村学校,“如果能有调走的机会,我肯定会选择离开。”小华说,去年与自己同批考进北京远郊区县农村学校的同学,基本上都有提前离开的想法,尤其是在切身体会到农村学校的教学理念、管理水平与城市学校的现实差距之后,这一愿望更加迫切,“我们的工作合同规定的服务期限很长,至少都要7年。违约提前离开,赔偿金会很高,如果是外地的,还可能被取消落户北京的资格。但也有合法提前离开的途径,比如被北京市的机关事业单位选调,或考上博士。”

在工作了近一年之后,小华已经慢慢学会了接受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热情被浇灭,才华被埋没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等待,或寻觅一个告别眼前现实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