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洱的小说《石榴树上结樱桃》早就听说要拍成电影,历经5年终于上映了。在很多编剧普遍讲不清楚故事的当下,改编小说,算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故事从河南某村换届选举开始,现任村长孔繁花希望连任,可在任期间多年也没有啥政绩,村里各种人都觊觎着村长的宝座。就在这时,村中一个大肚子的超生妇女成为了整个故事的转折点,从揭发到检查,再到孕妇出逃,繁花面临了她连任最大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竞争对手们也没有闲着,勾结假外商引资的,买通选票的,给孕妇送饭换孩子的,最终狗咬狗一嘴毛。而繁花的助理,貌不惊人的小红当选了新任村长。硝烟散尽,留下的只有苦涩的笑容。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村中参与竞选的众人,多数以孔孟为姓,圣贤之后如此热衷功名,为了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费尽心机。

充满矛盾关系和复杂人性斗争的故事,本身就有节奏感和画面感,将这样一个故事翻拍成为电影也显得水到渠成。看得出,导演陈力很尊重原创,和编剧沟通很充分,整个三段式故事娓娓道来,人物之间的关系也交代得很清楚。虽然电影一开始用了大量的定格闪回画外音,使得流畅度下降不少,但至少能看到导演的诚意,想把这个故事讲好。

高潮开始于中段繁花找孕妇,夹杂诙谐与讽刺,虽然节奏有些拖沓,但是至少没有让观众迷糊。抓计划生育作为竞选筹码也把繁花的人物性格展现无遗。

第三段繁花的丈夫殿军打工没有赚到钱,又被工友忽悠一起养骆驼,回家之后看见妻子忙着官场斗,终于成了一个疯子。从这里开始,电影的叙述却变得支离破碎,交代得极其不清楚,虽然可以接受荒诞的结局,却不能接受迷茫的过程。究竟是发生了怎么样的事情,每一个人物到底有怎样的变化,才导致了渔翁得利这个结果?从电影中,基本看不到。

上中下三部分差异如此之大,导演陈力解释过,表示这电影为了上映,被剪掉了很大的一部分。既然如此,到底为什么要登上银幕呢?与其这样上映,真不如再好好磨一下,能不能想别的办法补救。小说改编电影是一把双刃剑,做好了,两者大卖,做不好,两败俱伤。《石榴树上结樱桃》就是后者。

除了结尾故事交代不清晰以外,音画不同步,配乐粗糙甚至是字幕中出现错别字,如果这些也可以归咎于为了上映的话,那作为观众基本说不出来啥了。因为看到的不过是一部半成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