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盾”号搭载的“蓝鳍-21”自主水下载具。

距离马航MH370航班失联整整一个月过去了,“黑匣子”电池即将耗尽,各国搜寻队伍几乎是在与时间赛跑。5日起,中国和澳大利亚搜寻船只相继宣布接收到“疑似黑匣子信号”。但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联合协调中心7日在记者会上宣称,中澳发现信号的地点相距600公里,“无法确认信号是否属于同一源头”。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多名中国专家认为,即便确认信号为MH370航班的黑匣子发出,未来要将其打捞出来也可能是漫长的过程。

中外探测设备的确存在差距

在中国“海巡01”船5日宣布接收到疑似黑匣子发出的频率为37.5千赫兹脉冲信号后,西方媒体上充斥着不少对于“中国用放置在小型救助艇上的黑匣子搜录仪就能找到信号?”的质疑。中国专家解释说,“海巡01”携带有多套海测设备,其中黑匣子搜寻仪的水下最佳探测深度是2000米,最大探测深度5000米,因此它的确能够监测到海底信号。但考虑到搜寻海域深度达4000-4500米,已经接近该设备探测极限,因此探测仪的准确性有限。

相比之下,这次参与搜寻的英国海军“回声”探测船本身就是专为水文调查而设计,舰上配备有多波束回声声呐、海洋拖曳声呐、声学多普勒海流剖面仪等专业设备。7日上午,中国4艘舰船和英国“回声”号在接收到疑似黑匣子信号的海域进行复核扫测,由于“回声”号可以6-10节的速度进行动态扫测,因此其探测范围更大、效率更高。

澳大利亚“海盾”号调查船在执行这次搜寻任务前,还紧急安置了美国“蓝鳍-21”自主水下载具及TPL-25拖曳式声波定位仪。其中TPL-25曾参与2009年法航A330失事客机的搜索,最大探测深度可达6100米。中国海军专家李杰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与中国船只的设备相比,美国TPL-25能根据需要精确调节工作深度,从而避免海浪、洋流、漂浮物等对信号传输的影响,因此探测结果更为准确。据美国有线新闻网7日报道,“海盾”号6日最初在水下300米探测到疑似信号,将探测器下潜至1400米后发现信号变强,持续2小时20分钟。

中澳接收信号不太可能是同一来源

由于中国和澳大利亚发现信号的地点相距600公里,李杰表示,即便考虑到洋流等因素的影响,黑匣子信号在海中传输距离也不会超过100公里,因此中澳发现的不太可能是同一信号源。但到底哪个信号来自MH370还需核查。据介绍,每架客机黑匣子信号的波形都是特定的,将它与美国波音公司的数据进行比对,就能识别出黑匣子所属的客机。

黑匣子电池理论上只能支撑一个月,如今中澳探测到的信号都时断时续,是否说明电池电量已经耗完?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郁志荣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由于搜寻海域水深4000-4500米,而且海底山脊、火山、海浪等复杂海洋环境都会影响信号的反射和传输,这才是信号微弱且时断时续的原因。他表示,鉴于黑匣子电池电量已接近极限,此后信号虽可能不会立刻消失,但强度将逐步减弱,通过增加探测器工作深度仍有希望捕捉到信号。

确认黑匣子信号后怎么办?

郁志荣强调,在信号完全消失前完成对黑匣子的初步定位非常重要。如果确认找到的的确是MH370的黑匣子,根据信号在水中传输时强度会随距离而衰减的特性,搜寻船只沿不同航道反复在目标海域搜寻和监听,可进一步缩小搜寻范围。李杰表示,在确认黑匣子位置后,可以先靠测量船通过回声测深仪等设备绘制海底地形图,引导深潜器在海底进行更细致的搜寻。例如美国“蓝鳍-21”自主水下载具可在4500米海底连续工作25小时,它在100米距离内对海底物体的分辨率可达7.5厘米,因此可以准确判断海底物体是否属于客机残骸。但他强调,与动辄上万平方公里的目标海域相比,即便“蓝鳍-21”这类先进装备的搜寻范围也很有限,要找到黑匣子仍是一个长期过程。

如果发生最糟糕情况,即黑匣子电池已经用完,而已经发现的信号被证实并非MH370黑匣子发出,搜寻人员仍有办法。李杰说,这种情况下,搜寻重点可以重新放回最可能的海域,通过寻找飞机碎片来确定大致坠海地区,不过用这种方法,需要搜寻的范围就更大了。

中国深潜器可否显身手

由于目前判断的坠机海域平均水深超过4000米,未来打捞工作无疑将考验各国的深海能力。中国目前已研制出可潜7000米的载人深潜器“蛟龙”号、3500米级无人缆控潜水器(ROV)“海龙”号和6000米级无人无缆潜水器(AUV)“潜龙一号”。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主任刘峰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些不同类型的深潜器可在海底搜寻和打捞时组合起来,以便发挥更好的效果。他解释说,通常AUV没有直接作业能力,它搭载有精密测量设备,主要在前期负责测绘海底地形和搜寻定位目标的准确位置。而“蛟龙”号这类载人深潜器的特性是定点作业能力非常强,但不适合现阶段就参与大范围搜寻,而且为保障安全,它还需要事先了解作业海域的详细海况。当 AUV完成前期勘探任务后,载人深潜器就可以大显身手,既能参与直接打捞黑匣子或客机残骸,还可评估水下状态和打捞模式,起到“现场指挥”的作用。

美国有线新闻网称,搜索海域不仅深度大,而且海底地形复杂,包括洋脊、海沟和海底高原等各种地形,水中还可能存在难以察觉的暗流。刘峰强调,与ROV相比,载人深潜器在复杂地形的作业能力恰恰是最突出的优点,驾驶员实时操纵深潜器,比ROV通过遥控进行操纵的模式更为灵活。“蛟龙”号去年就曾在水深3000米-4000米的海山区成功开展收集样品等复杂作业。而ROV也有自身的优势,它通过线缆提供动力,虽然线缆会给作业带来一些不便,但能较长时间在水下持续工作。【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魏云峰 本报记者 马 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