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区政府上周五宣布,将就公务员延迟退休展开为期4个月的社会咨询。港府是香港就业市场最大的雇主,而公务员也是香港唯一享有退休金的群体。这一群体延长退休,关系到香港的公共服务质量、财政支出和总体就业形势的变化,因而舆论颇为关注。

公务员“大逃亡”

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邓国威4日表示,应对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港府提出延长公务员的工作年期,并提出4点建议,包括提高新入职公务员的退休年龄至65岁、公务员退休后可以继续受聘于政府,引入新职位予已退休公务员等。这些建议将会进行为期4个月的咨询,直至8月2日,再提出具体方案。

香港目前拥有16万名公务员。统计显示,未来10年内,香港公务员的每年退休人数将从4100人增加到7000人,而每年新入职的公务员平均约有3000人。香港以公众服务优良著称,而这一系统非常依赖公务员经验、历练和视野。如果大量资深公务员退休,除了造成人力青黄不接,更会影响施政效率和服务质量。

过去,公务员在香港被视为“铁饭碗”,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每年在人手招聘上也碰到不少困难。香港公务员总工会主席钟德长日前接受访问时指出,多个部门已出现人手断层和青黄不接的现象。一些香港媒体甚至以“大逃亡”来形容公务员人手流失的情况。

香港《大公报》指出,因为市民对政府公共服务的质素要求越来越高,投诉变多,加上反对派政客及乱港传媒从中挑拨,“公仆经常都有受气和动辄得咎之感”。如果公务员人数进一步减少的话,公务员的整体士气必将进一步下滑。

香港公务员拟实行延迟退休

善抓“细节的魔鬼”

香港舆论普遍认为,延长公务员退休年龄是大势所趋,不过各界也对可能产生的问题提出疑虑。

有人担心,会出现提拔亲信的“马房文化”。对此,邓国威5日表示,各部门现时续用已届

退休年龄的员工按公开公正的原则审批,并交公务员事务局审核。公务员的表现评核不单由直属上司决定,上司以上人员及部门或职系主管亦有参与,晋升时更由委员会审视,公务员事务局亦作复审。不会因为只有一个人喜欢某一个公务员,这个公务员便一直晋升。

延长退休年龄会令特区政府开支增加。对此邓国威说,随着人口老化,人的寿命更长,65岁退休是大势所趋。延长公务员退休年龄的建议如果获得认同,政府不会因财政增加而不推行,而是会想方法应对。

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前局长王永平受访时则说,原则上同意建议,但担心“魔鬼在细节”,建议港府在延任现职公务员时须指引清晰,确保没有徇私,设立上诉机制等。此外,为退休员工开设合约岗位时须小心处理,否则或会变成“制造职位安置退休人士”,认为合约不应超过两年。对于可能增加公帑负担,王坦言“无办法”,认为可解决劳动力下降,是好事。

香港相关条例规定,第一标准薪级的公务员之外,其他公务员退休后,在法定期限内不得从事特定职业。这也就意味着,延长退休会让他们进入特定职业的时间更往后推。香港政府表示,正在研究将豁免权扩大到其他级别的公务员,但可以确定的是,首长级不会得到豁免。

其他行业可能跟进

公务员延长退休年龄,还有望对整体就业市场产生正面影响。在香港,老年人占贫困人口的三成以上,老而不休的现象颇为普遍,许多白发老人还在开出租、摆小摊,当服务员,甚至拾荒度日。公务员虽然有退休金,但不少人退休后也会去企业继续工作。让他们回到政府部门,一定程度上可以给企业留出就业位置。

私人企业虽然没有法定退休年龄,但很可能会跟进相关政策。香港中原人力资源顾问公司董事总经理周绮萍预计,私人市场会跟随港府决定,估计届时一半到退休年龄的劳动人口会选择延迟退休。她认为,延长退休年龄,44至55岁求职者最受惠,以往因临近退休未必被取录,或会较易被“压价”,未来可能更易找工作。

香港一份政府人口政策咨询报告书指出,基于医疗卫生及生活质素等种种原因,60岁仍身体健康及具有工作能力的大有人在,强制性60岁退休无异是浪费人才。社会上,政党及专业团体如“民建联”、“自由党”及“教协”等均赞成延长退休年龄到65岁,如“教协”副会长黄克廉就指出,资深校长、教师对教育工作的传承十分重要,如果学校全是年轻教师,教学质量难以保证和提高。

老人延迟退休,会不会阻碍年轻人向上流动?港大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教授叶兆辉指出,从海外经验看,延长退休年龄对年轻人在社会向上流动影响不大;延长退休年龄可减慢劳动人口流失,“用空间换取时间”,应付人口老化。作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