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班表上的MH370已改名MH318 上座率只有7成

4月6日清晨,MH318安全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

MH318:平静继续MH370未竟之旅

昨天是马航MH370失联一个月的日子。在航班表上,MH370已经消失,改名为MH318。MH370上发生的一切,目前仍未可知。而MH318每天依然从吉隆坡飞往北京,穿越漆黑的夜晚,继续着MH370的未竟之旅。

4月6日凌晨,MH318准时在夜色中从吉隆坡起飞,机舱里一片寂静。过分的安静,显示出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航班。

华裔乘客徐女士虽已头发花白,但这是她第一次来中国。祖籍广东、生于马来西亚、现居澳大利亚珀斯,这三重身份也令徐女士比普通乘客更关注MH370的新闻。在登机前,她告诉记者,这次回中国是为参加成龙的60岁生日聚会。

“你知道这个航班就是以前的MH370吗?”记者问徐女士。

“我知道”。徐女士一字一顿地用不流利的中文回答。

“那你不怕吗?为什么还坐这个航班?”

“不怕。我想见成龙。”

四次清点乘客人数客舱内异常安静

这次MH318使用的机型与失联的MH370一样,是一架波音777-200型飞机。机舱座位按2-5-2排列。不一样的是,这次航班的上座率并不高,只有大约七成。4月6日从珀斯到北京的飞机,乘客有近十个航空公司可选择,其中马航经吉隆坡转乘MH318的机票是最便宜的,比其他航空公司便宜近一半,尽管如此,上座率依然不高。

23:29,飞机已停在廊桥外。此时,吉隆坡国际机场C4登机口,乘客们静静等待登机。

与首都机场不同,马航MH318上飞机前要经过二次安检,但这与吉隆坡机场其他航班并无区别。安检门的报警器不时响起,多数都是因为皮带扣。

时间不知不觉滑入第二天凌晨。

0:02,开始登机。一切都在安静中进行。如果说这个航班有什么异样,那就是太安静了。

0:12,绝大多数乘客找到了座位,机上广播开始第一次欢迎乘客。乘客发现,飞机上的空乘人员不只有空姐,至少有两名是男性空乘。

0:13,空乘人员开始第一次清点人数。两分钟后,第二次清点。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四次清点人数,这似乎显得不太普通,但没人说什么。

0:21,空乘开始发放中国的入境卡。接受发卡的乘客并不多,这表明与MH370一样,飞机上多数都是中国籍乘客。

航班滑行起飞灯光变暗一切如常

0:25是个不太寻常的时间。在失联MH370航班上,在这个时间点,机长正在与空管进行第一次通话:“放行马来西亚370,早上好。”

MH318的0:25,机长则正在对乘客广播:“欢迎大家乘坐MH318航班,我们的飞机将飞行5小时15分钟,比预定时间提前抵达北京……”

随后是惯常的安全带提示环节和安全录像。

0:30,飞机开始滑行。三分钟后,广播告诉大家准备起飞。灯光随即变暗,一切变得模糊。

0:36,飞机加速、起飞。乘客不知道驾驶舱内机长与塔台的对话,只知道几乎在同一时刻,MH370的机长也完成了起飞,并对塔台说:“32右起飞,感谢,再见。”

航图故障时间“停摆” 乘客叫来空姐

0:51,屏幕上第一次出现了航行地图,飞机在地图上一路向北,吉隆坡、泰国湾、胡志明市等一个月来频繁出现在媒体上的地名再次闪过。

0:57,空姐开始第一次送餐。一个三明治,饮料是咖啡、茶或果汁。

1:05,机长在广播中说话:“我在35000英尺的高空向大家问好……”

35000英尺?可是航行地图和飞行数据显示,飞机目前海拔29500英尺。这是怎么回事?再仔细一看,屏幕上的“当地时间”还停留在“0:54”,而此时已经过了凌晨1点钟。

一位乘客发现了这个问题,并叫来了空姐。空姐盯着屏幕看了三分钟,不断切换的数据确实未发生任何变化,时间、海拔、速度,一切都是固定的,仿佛一切都停在了0:54。

空姐确认有问题后转身离开,几分钟后返回并告诉询问的乘客,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这不影响飞行,请放心。

航班飞过折返点无人理睬气流颠簸

“晚安,马来西亚370”。这是MH370失联前最后的声音,发生于3月8日1:19:29。

MH318的1:19,刚刚经历了飞行中第一次气流颠簸。一直安静的乘客在晚餐后逐渐放松了下来,所以当广播告诉大家“飞机遇到气流,请系好安全带,不要使用洗手间”时,几乎没人在意。洗手间前仍然人来人往,甚至正在送饮料的空姐也没停止工作。

2:01,飞机再次遇到气流颠簸,广播再次响起,然而多数人已经沉沉睡去。从机舱往后排看,第30排的孩子横躺在爸爸大腿上玩iPad,第35排的印度大叔在笔记本电脑上看《生活大爆炸》,空姐给自己加了件毛衣然后坐下,眼睛在黑暗中闪烁不定……

从窗外往下望去,一片漆黑,看不到灯火。

从时间上推测,此时飞机应该已经在泰国湾上空了。这里也正是MH370命运的分水岭,它从这儿偏离了原本的航线,经过马六甲飞到了茫茫的南印度洋,并消失在了那里。

后半程惺忪而懒散完美着陆无人鼓掌

如果没有在2:40后失联,MH370的后半程应该跟MH318一样惺忪而懒散。

大概3:30,灯光渐渐亮起,机舱内飘起面包的香味。空姐推着早餐车再次出现,早餐是面包和果汁,很普通。

乘客们陆续醒来,此时天色依然漆黑,地面上少有灯光。

4:55,飞机下方出现了大片的灯光,可能是正在飞越某个城市。应该离北京不远了。

5:15,飞机右侧的东方天空开始泛黄、发红。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5:30,乘务员广播告诉大家,飞机开始下降,北京天气晴朗,气温5 。

17分钟后,MH318着陆。这是一次堪称完美的着陆,平稳而安静,但是没有人鼓掌。

机长的声音最后一次响起: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已经降落在首都机场。机长和机组人员希望不久的将来与您再次相逢。祝各位度过美好的一天,再见。

十分钟后,徐女士告别了MH318,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即将见到偶像成龙,对她来说,这肯定会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