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仆二主剧情介绍

一仆二主第1集剧情介绍

38岁的女老板唐红虽然事业成功,却至今单身一人。唐红到大学演讲被问到事业和爱情哪个重要,唐红表面应答自如内心却深感失落。杨树是唐红多年的司机,两人之间既有着一份自然的亲近,又保持着一份适当的距离。杨树离异,家里有一个不省心的女儿树苗,树苗高考落榜正在复读,却一心想去酒吧唱歌,父女俩在学习这件事上总是各执一词,永远说不到一起去。

杨树陪唐红到孟来财的会所,孟来财是唐红的事业伙伴兼追求者,他故意在浴缸里和唐红谈生意,唐红用手机给孟来财拍视频反治了他一把,孟来财表示自己是真心想追求唐红。杨树调侃唐红为什么不和孟来财好,唐红说跟他在一起谈恋爱就像谈生意,有什么好。

孟来财和杨树一样,也有一个不省心的女儿。不同的是,孟来财的女儿孟小玉居然和他手下的员工林西北谈起了恋爱,这让孟来财大吃一惊。21岁的孟小玉的理想是做一个贤妻良母,孟来财每次想要劝导小玉,都被小玉顶了回来。

杨树陪唐红参加唐红表妹王蓉的婚礼,婚礼现场为了面子唐红急中生智,说杨树是自己的男朋友,被众人开玩笑“娶了杨树”,杨树只好和她假戏真做。事后杨树不舒服,唐红说做我男朋友吃亏了?

一仆二主第2集剧情介绍

杨树回家路上碰到偷偷溜出去玩的树苗,树苗为了躲避杨树的质问,故意和杨树打岔,说唐红在端着架子追杨树,杨树对树苗很无奈。

第二天杨树被唐红派去养老院,杨树和养老院的老人相处非常融洽。树苗去唐红家玩,唐红问起杨树离婚的原因,树苗说杨树性格被动,总是等着幸福来敲自己的门,她特别羡慕唐红主动敲幸福的门的魄力,说的唐红有些心思起伏。

树苗拎了唐红送的Prada包回家,杨树让树苗给唐红还回去,树苗激将杨树别老管自己,该有自己新的生活。树苗上网玩微博,看见一条“随手拍解救大龄女青年”,发现照片上的大龄女青年顾菁菁和自己的妈妈石惠很像,萌发出一个念头。孟来财和唐红在做一个“关心失智老人”的公益项目,孟来财总是随时随地和唐红调情,唐红心知肚明,巧妙应对。

一仆二主第3集剧情介绍

公司例会上,唐红突然提拔杨树为自己的总裁助理,公司里一时风言风语,这让本来就不接受的杨树,更加不舒服,到办公室和唐红谈,唐红一句“干不了就走人”,把杨树噎住了,杨树一肚子闷气回家不做饭就出去了,树苗下楼劝解杨树,两人吃烤串谈天,树苗撺掇杨树去见顾菁菁。

 

孟来财很不喜欢林西北,却明显说服不了女儿小玉,小玉和林西北因为小时候相似的经历,感情更进一步,孟来财愈来愈无计可施。

 

树苗已经在网上和顾菁菁约好见面,女儿惹出来的事,杨树无奈只得去和人家解释一下,谁想看见顾菁菁第一眼他就走不动了。两人喝茶,顾菁菁也是父母离异,两人慢慢交谈,弥漫出一种温柔的暧昧。

 

一仆二主第4集剧情介绍

 

这边杨树和顾菁菁约着会,那边失落的唐红周末一个人在家喝着小酒。老朋友蓝姐到访,蓝姐的经历和唐红恰恰相反,离了三次婚仍然乐此不疲,蓝姐的信条是男人就是床上用品,没有不行。唐红虽然不认同蓝姐的人生态度,但还是多少被她的“要让男人为你活着”的豪气镇住了。顾菁菁和同事兼闺蜜莉莉一起住,莉莉通过杨树的穿着和车分析他的身价,跟顾菁菁说她这次可是找到幸福了。顾菁菁也有些小得意,杨树在她眼里就是深情又有钱的男人。蓝姐介绍了造型师皮特给唐红,又装又拽的皮特让杨树反感,唐红却很买他的账。皮特上来就要唐红扔掉大部分衣服,声称要雕琢出唐红的女人味。

一仆二主第5集剧情介绍

杨树去养老院看望自己认的“妈”痴呆王奶奶。上次见面后杨树没给顾菁菁去电话,顾菁菁有些落寞。莉莉支招,佯称是快递公司的给杨树打电话,知道杨树正在养老院,她和顾菁菁假装在养老院邂逅杨树。

一仆二主第5集剧情介绍

 

杨树和顾菁菁吃饭的时候,唐红打来电话问他在哪儿,有些心虚的杨树立马扔下顾

 

菁菁赶到唐红那里。唐红按皮特教她的,捏声捏气地和杨树说话,让杨树直起鸡皮疙瘩。杨树打电话向顾菁菁道歉,莉莉故意和杨树说顾菁菁胃疼让杨树来餐厅接她们。杨树送她俩回家,莉莉在车里看到杨树拿来还唐红的Prada包,误以为是杨树送顾菁菁的,杨树不知如何应对,Prada包就这样被顾菁菁拿走了。

 

唐红到街上测自己的回头率,被当成某类人,快剧网首发,和人打了起来到了派出所。杨树去接她,说她明明花木兰却非要做李师师。在皮特的撺掇下,唐红还在锲而不舍地追求着女人味。

 

回家一查Prada的价格,顾菁菁有些纠结,微博上顾菁菁和“玻傲普莱”(其实是树苗)私信,说要把Prada还给他,树苗吃惊,就Prada一事质问杨树,是不是喜欢上顾菁菁了?杨树让树苗不要管了,自己会想办法把包要回来,树苗还是以杨树的名义暗自约了顾菁菁明晚见面。

 

一仆二主第6集剧情介绍

 

杨树正准备出门和顾菁菁约会,唐红却来了,唐红想约杨树父女俩去看戏,杨树只能推掉顾菁菁那边。顾菁菁有些郁闷,想给杨树打电话问原因,正在开车的杨树接不得,树苗和唐红在一旁围观,唐红看出一丝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