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9日上午10时30分,在南充市救助站生活了两个月的蒋波,终于在救助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回到了家里。这名17岁的少年因为沉迷电脑游戏,已经多次离家出走。

特殊人员

救助站迎来砸车少年

2月12日,南充市救助站接到顺庆区中城派出所电话:一个受唆使砸坏他人车玻璃的少年,无法问出家庭住址,需要救助站提供食宿。

进入救助站后,少年始终不愿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谈到父母时,他情绪十分抵触。”南充市救助站业务科副科长胥杨说,少年平时喜欢看别人玩,有时还露出憨憨的笑容。“他性格比较内向,不善与人交流。”根据工作经验,胥杨判断处少年智力稍显迟缓。

在救助站的日子里,少年几乎每天都会被问及姓名。久问之下,他告诉工作人员,他叫李兴武。但胥杨在网上比对信息时,没有任何收获,“他给我的名字、家庭住址都是虚假信息。”

伙伴离去

孤独少年请求回家

近日,南充市救助站陆续为受助人员找到了家人,离开了救助站。胥杨说,“他没有以前爱笑了,可能是孤独了,让我们也送他回家。”

据胥杨介绍,在问及少年家庭住址时,他依旧无法提供。“但他告诉我们只要能到北湖公园,他就能找到家。”4月8日下午,救助站工作人将少年送到了北湖公园,随后在其带领下,在和平西路找到了少年的家。因为当时家中只有一位82岁的老人,救助人员先联系了和平路街道办事处。

昨日上午,南充市救助站、顺庆区救助站和和平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一同将他送到了父母手中。

想玩电脑

少年沉迷网络世界

从少年父母口中得出,他叫江华(化名),17岁。昨日,记者在江华家中见到了他,约1米5的身高,憨憨的表情,时不时往救助站胥杨身后躲。“他还是不愿意回去,怕被家人打。”胥杨说,在离开救助站前,江华曾说他在家中经常挨打,“父母对他不好,不给他饭吃。”

江华告诉记者,他这次离家出走是想去外面玩电脑。“平时,有很多朋友来找我,陪我一起上网打游戏。”江华说,他还和朋友一起偷过钱。“上次朋友喊我砸车,我还被送到救助站去了的。”

江华喜欢外面的世界,因为干净、漂亮,“屋里面很脏,不喜欢呆在家里。”在外面我可以和朋友一起耍游戏、聊天。江华笑着说,上网的费用都是朋友们给的。对于其他问题,江华不愿回答,只是一直说电脑好玩。

多次离家

父母称家穷留不住儿子

江华的家在棚户区,屋外堆积了大量的废旧木材,屋内阴暗潮湿。一进门,蜂窝煤的刺鼻气味迎面扑来。在这的棚户房里,拥挤的住着三户人家,17岁的江华与父母同住一间房。

江华的父亲(继父)叫张明朗,个子不高,在南充一家公司当保安。他告诉记者,家里经济状况不好,每月只能靠1700元工资和430元低保维持全家生活。“前些年妻子患了胆结石没钱治病,只能抓一些草药熬水喝。”

江华的出走,张明朗表示很无奈:“他不喜欢待在家里,我们也没时间好好看管他。”张明郎称只要江华在外面不做违法的事,他也就不会把他强制留在家里。“但是今年,他已经两次离家出走了,找也找不回来,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江华10岁时,因为在学校调皮捣蛋,被老师劝退。辍学后,他一直跟着父母留在家里,“儿子智力有障碍,即使想给他找份活路也担心他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