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导报记者 刘勇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小产权房有望“转正”的各种消息一度风传,但随后国土部、住建部再次表态称,对其坚决叫停。

济南小产权房房主徐燕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她在济南市北园大街附近购买的小产权房即将交房,但因为吃不准未来小产权房的命运,目前感到进退两难。据其透露,与她有同样情况的人不在少数。

如何解决小产权房的问题,吸引了大量小产权房主的注意,成为他们待解的心头之事。

接受导报记者采访的上海同策咨询总监张宏伟认为,政府试点处理小产权房,还是要把握好一个原则,那就是既要能够带来一定的财政收入,又可以借小产权房做一些民生工程。

房主之忧

徐燕之所以担忧,是因为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针对在建在售小产权房要“拆除一批、教育一批、震慑一批、问责一批”。

就在不久前,济南召开全市违法建设销售小产权房专项清理整治工作推进会。会上要求,在建、在售小产权房行为要坚决叫停,严肃查办;对顶风而上的挂牌督办,坚决拆除一批、教育一批。

6日,徐燕告诉导报记者,她购买的房子在北园大街与生产路交界口附近。“高层住宅,每平方米6000元,一次性付款。”按照徐燕的说法,黄金(1309.50, 11.20, 0.86%)地带,6000元一平方米的价格可以称之为非常便宜了。

据导报记者了解,徐燕老家菏泽,一直在济南创业。“其实我也想购买有证的商品房,但价格太高了,同样位置的商品房,价格都在每平方米1万元以上,而我没有社保,因此无法很轻松便捷地贷款,更不要说公积金贷款了。

如今,徐燕只能默默祈祷,希望补交各种费用后,将房子“转正”。

“虽然‘转正’要交不少钱,但总比拆除强,毕竟房子还是自己的。就算能拿回原购房款,再加一定比例的补偿,现在也根本买不到一套像样的房子。”在她看来,“转正”是最好的结果,即使无法“转正”,能这样继续住下去也行。

尽管这样说,实际上即使交钱“转正”,徐燕也不知道把钱交给谁。“我的房子并不是从当地村委会购买的,而是从建筑商处购买的。一旦要‘转正’,我都不知道该把钱交给谁。”

几经周折,已开发建设多个旧村改造项目的济南开发商滕可晶对导报记者表示,现在正规楼盘开发手续繁琐、周期较长,而旧村改造项目手续简便,建设周期较短,资金回笼相对较快。“更重要的是,在当前高房价背景下,对急于拥有自己住房的购房人来说,‘小产权房’的低价位是很大的诱惑。”

对于徐燕的说法,滕可晶给出了解释。“一些村委在实施旧村改造时资金不足,因为需要建筑商垫款操作,事后村委会将部分房产抵顶给建筑商冲顶建筑资金。因此不少人是从建筑商手中买到的房子。”

或有折中之法

导报记者从济南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了解到的信息显示,目前济南市正在全市11个县(市)区对小产权房做摸底调查。此次摸底的重点是“正在建设”和“正在销售”的小产权房。

如何解决小产权房的问题,张宏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购房者可通过支付转化费用将小产权房转正,从而使小产权房拥有合法的商品住房身份和地位。这样对于政府来讲,能获得部分转化费用收益。“但是如果交钱就可以将小产权房合法化,也就意味着这些转化费用就是违法成本,如果违法成本不是很高,那么,有可能导致在执行层面发生更多建设小产权房的行为。因此,还需要制度上和执行上根治这种现象的发生,比如,集体建设用地审批标准要更加规范、杜绝审批过程中的腐败现象等。”

同样,张宏伟认为,地方政府也可以购买小产权房,通过内部流程转换使小产权房合法化,最终冲抵保障性住房的建设任务。但由于购买商品需求资金量比较大,有可能为当前地方政府的债务雪上加霜,导致政府更加依赖土地财政解决当前地方债务的问题。

对于使用直接拆除小产权房以杜绝类似事件发生的办法,张宏伟并不赞同。“这样的操作面临市场、社会等诸多风险,并不是最佳的方案。”

“政府试点处理小产权房,还是要把握好一个原则,那就是既要能够带来一定的财政收入,又可以借小产权房做一些民生工程。”张宏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