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队长2》黑寡妇海报

自《复仇者联盟》之后,看这些超级英雄影片时好像换了一种心态,不只是旁观娱乐,而是更在乎这些英雄,觉得他们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因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过去,而他们的现在正是由于过去的某些选择。这种感受,在看到“美国队长”低头走过博物馆墙壁上自己的巨幅照片时,颇为强烈。

《美国队长2》讲的是个“潜伏”的故事,代表正义的“美国队长”和“黑寡妇”再次肩负起与黑暗势力斗争、拯救世界的任务。

在影片与上一部衔接的诸多桥段中,最令我震惊的是纳粹科学家索拉博士用海量设备模拟自己的大脑,看着屏幕上似像非像的人脸图形,我想起了《魔戒》中魔王索伦的“大眼睛”。见过类似情景却依然被震惊,大概是因为科技包装下的博士脸令人感到或许能够成真。

似曾相识的场景还有神盾局局长“独眼龙”尼克·弗瑞驾车时遭遇刺杀,追车桥段并不新鲜,但智能电脑的定损功能无疑增加了悬念,防御系数的不断降低,让主人公和观众都在担心究竟还能撑多久。

而“猎鹰”比以往任何飞行器都要灵敏地躲闪,代替了以前“机密文件”信封的又炫又酷的闪存和数据卡,都在理直气壮地宣告:科技不是电影的敌人,在讲好故事的前提下,能让电影更好看。

但本片依然表现出对科技的担忧,重型武器甚至可以击穿装甲车,袖珍武器佩戴在胸前也能夺人性命,更可怕的是那些记载着每个人生活习惯的数据,那些我们欣喜自豪的生活方式的变革,说不定哪天就成了自己被消灭的原因。

越是“伟大”的科技计划,一旦掌握在不正确的人手中,毁灭的力量越会加倍,或许只有电影的天马行空才不会被嘲笑是杞人忧天,才能于不经意间帮我们预见未来,敲响警钟。

看《美国队长2》的感觉就像在时空隧道中来回穿行,回望那些过往——角色的,自己的,乃至世界的。一个漫画英雄电影能做到如此精彩而厚重,真是当今影迷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