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跟朋友到南海影视城,探班《叶问:终极一战》的拍摄现场。同去的一个朋友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拍打戏,然后问:最后的大决战是谁和谁打呀?导演说:黄秋生和曾志伟呀。朋友一听就没了兴致,低声说:谁会想看黄秋生和曾志伟打架呢?

没有多少人知道,黄秋生其实是个练家子:他是大圣劈挂门的正式传人,陈观泰、钱小豪都是他的同门师兄弟。曾志伟其实也是龙虎武师出身,在成家班、洪家班都干过,早期的成龙电影里还能看见他蹦来蹦去的身影。所以,他们两人拍打戏,其实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不过,就像我第一句话说的一样,这事,没有多少人知道,所以也就很难吸引观众。

再说,《叶问:终极一战》其实并不是一部真正的功夫片,它有点像《岁月神偷》,也有点儿像《李小龙我的兄弟》,更像文艺片,而不是武打片。电影里浓浓的老香港情怀,加上老年叶问的人生况味,或许能唤起香港观众的认同和共鸣,但是对于内地的观众来说,没有太大兴趣。

邱礼涛导演是我最喜欢的香港导演之一,他的cult电影自成一格,被影迷追捧为香港的昆汀,但是很可惜,即使是昆汀,还是在香港,于是没有市场。所以,邱礼涛不得不接拍一些商业电影,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导演也要吃饭,也要养家糊口啊!这些商业电影根本不是他的长项,最终出来的作品都比较差。这次的《叶问:终极一战》,邱礼涛拉来了黄秋生,是想要重现当年《人肉叉烧包》票房与口碑的双丰收,但是,题材的限制,使得香港电影界两朵最瑰丽的奇葩根本没有表现的机会:一部真人真事的传记片,传主又是一代宗师,手法又是个人命运和社会变迁的面面俱到——这样的电影,无法为邱礼涛和黄秋生提供像《人肉叉烧包》那样肆意表现的舞台。

更大的问题是,邱礼涛想在这部电影里表现太多的东西:香港情怀,生活与理想,人生选择……一部叶问根本无法承载这许多主题,最终的结果是,大家都知道导演想讲很多,可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想讲什么。

相关文章:叶问:终极一战影评:秋生哥的宗师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