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洲日报》报道,是否给予负债累累的印度留学生以毕业后留下工作的权利,让澳洲与英国的教育产业在印度市场上遭遇了截然不同的命运。

据英格兰高等教育拨款委员会(Higher Education Funding Council for England)调查,英国高等教育系统的海外入学人数29年来首次下降。

“注册英国全日制研究生授课式课程的国际学生人数在2010-11和2012-13年度间减少了1%。”该委员会说,“这与前几年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研究生授课式课程的国际学生入学人数录得了两位数的增长。”

“自2010年以来,进入英国高等教育机构就读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学生减少了一半,与此同时,他们在其他国家的人数却不断增加。”

直到不久之前,英国的签证制度都允许留学生在毕业后留英工作两年,而澳洲最近针对完成本科学位的毕业生推出了2年的工作签证,而且不要求申请人一定要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

留学中介说,对于来自次大陆的留学生,工作权特别具有吸引力。与通常利用家庭存款来支付留学费用的中国学生不同,印度次大陆的学生一般倾向于贷款,因此他们往往会选择研究生课程。

在截至2013年12月的一年中,进入澳洲高等教育机构的新生人数增加了8%至95,729人。而中国学生的人数则增加了5%至38,681人。

然而,印度学生的入学人数却暴增了64%至9,302人。如果把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尼泊尔的留学生人数都算在一起,总数达到了17,378人——与截至2012年12月的水平相比增加了52%。

在截至2013年12月的一年中,澳洲在海外向印度授予的高等教育签证飙增了156%至6732份。

发达国家通常会根据自身的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状况来改革学生签证制度,有些国家还会担心外籍人士利用留学途径移民。当一个国家收紧签证规则时,潜在留学生们就会涌向其他规则较宽松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