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妈妈影评:父母与孩子心灵上永存的隔阂(图片)

动画电影《卡洛琳》Coraline(中文常译名《鬼妈妈》)是环球电影公司旗下焦点电影公司在今春开年发行的一部长篇动画电影。上映之后,以诡异的哥特式风格(具有阴暗神秘和阴森恐怖的气氛的作品,如:《剪刀手爱德华》《圣诞夜惊魂》《吸血僵尸惊情400年》《理发师陶德》等)获得诸多好评。本片根据美国的畅销小说改编而来。影片讲述了一个名叫卡洛琳的小女孩,从小就充满着无限好奇心,有一天,她在新家里发现了一扇通往未知地域的门,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与现实完全平行的魔幻世界。这个被“复制”的虚幻世界从表面上来看只是现实世界的镜子,但与现实里的人和事物不同的是,他们都是居心叵测的“鬼魂”。卡洛琳在这里邂逅了很多怪人,其中包括她的“鬼妈妈”......

导演是早年制作出经典停格动画《圣诞夜惊魂》的塞利克介绍,此片具有一定的寓言色彩,暗喻了现实与虚幻之间的矛盾,上映之后获得不俗票房和上佳口碑,甚至有影评人已经将本片例如今年奥斯卡的提名之作,其实也是实至名归。本片的色彩也是详单艳丽,紫色外加蓝光的配合,显得非常时尚阴冷,同时,每一个场景的设计都非常精致独到。做这样一部电影,纯手工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片中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有诡异的影像风格, 有着泥土的质感,还有制作方无限的诚意。

这部电影的剧情设定,有点类似于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和《哈尔的移动城堡》的合体。影片从《千与千寻》中提取了父母与孩子在心灵世界上的诸多隔阂,加上《哈尔的移动城堡》中随时可以穿梭时空的门,整合成一部很奇特的好莱坞冒险之旅。台湾在翻译本片的时候,有一个片名我很喜欢,叫《怪诞随意门》,没错,随着每一张门的打开,我们像穿越时空隧道一样穿梭在现实与虚幻之间,有时候不知道自己究竟生活在梦中还是当下。

影片中的色彩设定是相当微妙的,现实世界往往采用阴冷的色调处理,而卡洛琳去到的虚幻世界确实温暖的暖黄色,这似乎是一种反喻。与《千与千寻》中的女主角不同,卡洛琳的性格设定是比较勇敢和倔强的,她好像天不怕地不怕,跟父母的关系也是有诸多的隔阂,父母整天忙于工作,似乎也忽视了这个青春叛逆期的小孩儿,于是,在现实中,卡洛琳对父母有诸多的不满,经常是翘着小嘴跟父母说话,父母似乎把她看成不乖的孩子,或者不去理会孩子的孤独,虽然卡洛琳没有给家庭带来什么大的麻烦,但是,现实生活中,她也不是那种能跟父母谈到一起的小孩儿。

也许小孩的心灵世界永远希望充满无数的幻想,在卡洛琳的身上,纵然她多么的倔强,其实她希望的也只不过是爸妈回家给他带的一件小礼物,一朵鲜花,一颗糖果,甚至是一个暖暖的拥抱。父母由于忙于工作忽视了孩子的心情,也许是孩子希望得到的太多,也许是父母的疼爱都来的不那么及时,在孩子与父母心灵世界中,或多或少存在心灵上的隔阂。

就像《千与千寻》里面,千寻的父母因为贪吃而变成猪,千寻在灵异的世界中经历奋斗和爱情,而当千寻的父母在结尾离开那座古城,千寻回头望去,父母对孩子的经历全然不知,只是催促千寻赶快赶路。这个时候我总是想,也许孩子的心灵世界,是大人永远不会明白的,即使是有血缘关系的父母与孩子。《鬼妈妈》中的卡洛琳,在现实中无法获得童年的快乐,而在穿梭那扇门之后,却可以获得父母给与她的任何幻想,在虚幻的世界里,卡洛琳的父母对她疼爱有加,百依百顺,卡洛琳似乎成了家庭的核心,一切的美丽、惊叹、鲜花、飞翔、礼物都不一而足,卡洛琳的内心世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孩子的梦想离奇涣散,对于成人,却可以演变成可怕的噩梦。

故事的结尾部分,卡洛琳在虚幻的世界中虽然得到了心灵上的满足,却发现,一切飘渺理想的外壳都包裹着诱人的糖衣,欢乐的背后,却有可能是痛苦的开始。玄幻世界中的妈妈,渐渐开始露出真面目,那个无法摘除的纽扣眼睛其实是为了掩饰鬼魅的灵魂。一旦卡洛琳也带上了纽扣,她可以永远快乐的生活,但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最后的章节转变成剧烈的矛盾冲突,没有末尾部分,影片是在说着灰色的童年和成长中的烦恼。有了后半段,影片变成与魔鬼缠斗的救世题材。卡洛琳想尽一切办法奔向现实实,在亲身经历了噩梦之后,还是觉得现实中的父母更加的和蔼可亲。这就好比,在怎么淘气的孩子,在遇到挫折之后,首先想到的还是找回自己的父母。影片的结尾,跟《千与千寻》类似,卡洛琳回到了自己的家,父母打开房门,弹开身上的雪,他们对卡洛琳的经历一无所知,即使是知道可能也不会相信。也许这就是孩子与父母之间永远存在的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