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女人影评:黑衣女鬼的怨女情结(图片)

有时会问自己,什么样的恐怖片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恐怖片?是欧美风鲜血淋漓贴近生活的视觉系?还是更为贴近我们心理防线的亚洲灵异系?至少在我看来,如果一部恐怖片让观影者感到恐惧和战栗,那么它就是成功的。恐惧源于内心,使人类发展壮大的本能之一,其核心本质是对自然和死亡的敬畏。当然你还得感谢自己的想象力,电影艺术呈现的影像只是配菜,主料是你的大脑在撒些肾上腺素,如果它令你回味无穷,那么它确实吓到你了。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以及个体认知的提高,人类未来面临的最大恐惧便是来自于外太空。对于未知不确定性的恐惧 ,就像1979年的异形冲出荧屏那样,令你觉得兴奋,震惊,恐怖,令你身边的妹子直呼恶心。

自诩这些年看了不少恐怖片,但能撼动内心令人胆寒的作品尤为稀缺。一来随着世俗观念的淡薄,二来恐怖片市场的普遍低迷,能拿得出手叫座又叫好的作品也只能称作奇葩。尤其国内那些所谓的山寨片,很大程度上你可以将其看做恶搞电影,连基本的娱乐性质都谈不上。高节奏的生活让你客观理性的思维像条绷紧的皮筋,成熟的内心已经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因为一个鬼故事而耿耿于怀,但你的身体却始终忠于本能,只要在恰当的时机和情境下唤醒它,那么它有可能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道阴影。有一种恐怖叫“图穷匕见”,当然一个时代不可能因为一把匕首而改变,但帝王和你我一样都是人,都怕死,对死亡的敬畏以及无法预见的突如其来的横祸,我不相信任何一个正常人在面对从暗处蹦跶出来的持刀悍匪还能淡定自若。而本片就是属于这种“图穷匕见”的电影。

本片氛围的营造还算成功,娓娓道来的剧情不仅起到渲染烘托导演精心营造的阴森气氛,还将这种氛围逐步扩大以支撑剧情的走势和发展。从这点上看,本片可以算是诚意之作。影片以悲剧为基调,事实上它就是个悲剧,其次才算恐怖片。很多人诟病丹尼尔的表演过于肤浅,单一,总是一脸淡定自如的悲相,但却没人意识到主人公是丧偶人士,大开大合的表演只会令人感到突兀,丹尼尔所要做的就是融入导演缓缓陈述的故事情境以点缀其恐怖氛围。这是一项提色提纯的精炼工作,这也意味着演员的发挥是有局限性的,因为他必须达到导演所预设的那种悲剧效果。就个人观点,丹尼尔的表演算得上中规中矩,没有附加过多的个人特质,甚是就水平发挥而言处于略近平庸,但作为本世纪最成功的童星,被观众挑刺也是在所难免,必须历经蝶变方可令观众区别脑中那个哈利的模板形象,这不是一两部电影就能改变的,或许要很久,或许连自己永远也跳不出那个圈圈。就哈利三人组而言,爱玛的转变是最为成功。个人特质,强大气场,商业包装,就好比魔法世界的哈利和赫敏一样,现实生活中也如出一辙,我想这点没多少人反对吧。但看得出来,丹尼尔也为自己的改变做出很大努力,我也相信他的才华,因为我从他身上看到了“邪恶”的本性,他有演恶人的潜质,尤其是那种偏执狂,而且极有可能比“哈利”演得好。尽管纯属个人YY,但当下社会越是平凡普通越会叫人惊奇,哈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我也希望他成为多面手,而不是局限于某种特型角色。

话题扯远了,言归正传。尽管本片有很多人大叫拍得好,拍出谁谁谁的风格,拍出了英伦风,但我除了看到漂亮的英伦风景外,却没多大触动。如果说看电影还必须先看原著的话,那大可直接看原著得了,影像的传达远不如文字来得细腻深远,更何况像我这些没看过原著的人。所以剧情是这部电影最薄弱的一环,甚至没看过原著的人如果不事先看看影片简介的话,都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电影讲述一位丧偶的律师满怀悲愤前往一个偏远小镇去处理遗产问题时碰见了黑衣女鬼的故事。简单一句话就能概括的电影。于是导演为我们展开了一幅传统惊悚的画卷,这是一个被诅咒的小镇,凡是看到黑衣女鬼的人,他的孩子必遭灾厄。可问题就来了,诅咒是怎么来的?黑衣女是怎么被迫害死的?导演都把这些细节一笔带过,这样就让人感到一种违和感。律师并非小镇上的人,一个陌生人是如何被卷入女鬼的诅咒?从影片可以看到主角与女鬼的互动那叫一个你“情“我”怨“,你追我就跑,怎么就有一种抗日游击队的感觉呢?好吧,你会说恐怖片都这尿性,可问题是这女鬼不以吓人为目的,而是仿佛在向主角传达某种讯息,以至于最后主角终于略为奇葩地找到了女鬼孩子的尸体,但女鬼并未就此安息。WHY?难道国外也开始流行贱人就是矫情了吗?一个毫无相干之人前世是造了什么孽,冒着生命危险从沼泽地中捞出孩子尸骨并将它与生母合葬,这得多大阴德,你倒好,到最后还矫情地把父子两给活活弄死了,整一个怨女死不还休势必血屠幼稚园似的。导演只从侧面简单描述了女鬼生前精神失常,孩子被人强行带走,然后孩子死了,女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就像我所问的,女鬼的诅咒是怎么来的,又以何种方式延续,以至于一个毫不相干之人都被弄死。既然走的是传统惊悚的路线,那么这些东西都应该交代清楚,否则观众都会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要以为一味堆砌渲染氛围就能达到惊悚效果,剧情仍是主心骨,如同我之前说的”图穷匕见“的恐怖片,长卷缓缓展开,气氛拿捏到位,但观众看到的不是什么名篇佳作,而是普通的小学生日常作文,这就让人提不上劲了,以至于导演露出手中的”刀“也达不到令人心惊胆裂之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