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区》影评:科幻不再被特效奴役

在人们熟悉的科幻片中,外星人通常是强势的,它们拥有先进的装备、强大的武器、神奇的特异功能,以及贪婪的心——总想着要毁灭人类、霸占地球。然而,新西兰科幻片《第九区》里的外星人却是我见过最肮脏和丑陋,最潦倒和弱势的。光临地球的它们不再是耀武扬威的侵略者,而是可怜巴巴的难民,被人类隔离在南非约翰内斯堡的“第九区”。这里遍地垃圾、臭气熏天,外星人蜷缩在又热又脏的铁皮屋子里,以捡垃圾和领救济为生,时常为了换取一点食物而饱受羞辱和捉弄。约翰内斯堡尽管到处是“禁止外星人入内”的标志,而新闻中不断有外星人偷盗、抢劫人类的消息传出。如果将外星人换做地球上某个少数族裔或贫民群体,“第九区”真是像极了现实中的贫民窟。实际上,《第九区》的确就在非洲的贫民窟实地拍摄,而导演本人就是约翰内斯堡人,幼年时曾精神经历过南非种族隔离下的生活。“第九区”的政治隐喻已是昭然若揭。 从贫民到富翁,从奴隶到将军,人们总是热衷于这样的传说。而《第九区》却反其道而行之,讲述了一个从天堂到地狱的故事。Wikus是一个负责外星人事务管理的政府官员。对于外星人,他不但充满了鄙夷和蔑视,还将它们视为暴力、混乱、肮脏、野蛮的代名词。然而,戏剧性的逆转在一次执行公务中出现了——wikus被一种黑色外星液体感染,变成了一个半人半外星人的怪物。全片真正的亮点和精彩由此开始。过去,wikus认为人类驱逐和隔离外星人是理所当然和充满正义的。因为外星人不但和人类争夺生存资源,还频繁制造冲突和事端。当wikus因为身体变异而被同胞驱逐,沦落为“第九区”中的一员时,他才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类对待外星人的方式是那样冷酷无情,他们从没想过为外星人争取权利和福祉,只是想利用和控制它们,人类所谓的公平和正义背后掩藏的不过是自私和伪善。常言道,身份决定立场。由于身份的部分转变,wikus作为人类的立场也开始动摇。最终,他选择站在外星人一边,为它们的自由和权利和人类展开斗争…… 尽管不是每个人都有wikus那样的“幸运”,能够真正站到自己的对立面。但《第九区》至少给大家都提供了一种身份互换的假设,让每个人都可以试着像wikus一样,重新审视自己惯持的立场和观念。当你为黑人的高犯罪率义愤填膺时,有没有想过他们的失业率和贫困率是白人的三倍;当你呼吁政府拆除脏乱差的贫民窟时,有没有想过为贫民提供新的生存空间和出路?为何千百年来,人类总是用隔离和驱逐来对待弱势的异己,而鲜有接纳和疏导? “这部电影让整个好莱坞感到羞耻。”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给出了如此评论。的确,和《终结者》、《变形金刚》、《星际迷航》、《特种部队》这样的好莱坞科幻大片相比,《第九区》实在太没有科幻味了——没有精美的画面,没有炫目的特技,没有大牌的明星。但就是这样一部看起来有些“菜”,投资仅3000万美元的科幻片,不仅收获了远超《变形金刚》们的好口碑,票房也一路飘红——首映三天就以3700万美元的票房登上北美周末票房冠军宝座,被它踩在脚下的竟是投资1.7亿的《特种部队》。《第九区》就像一个科幻阵营里的革命者,终结了好莱坞独霸科幻片市场的神话,改写了特效才是王道的定律。但我们并非要打到一切特技精湛的科幻片,而是希望看到一种创作理念的回归——让特效回归电影,让科幻回归人文,让鲜活的思想不再被冰冷的特技奴役,让美好的情感不再被华丽的制作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