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版的《倩女幽魂》被称为经典,经典的意思就是,给后来的翻拍者设了一个高高的门槛,因为你首先要过把一个作品奉为经典的人们那一关。其实,徐克监制、程小东导演的87版,对于大导演李翰祥来说,已经足够颠覆了。

叶伟信这一版在特效上投入巨大,这也是投资方的初衷吧,知名度颇高的题材加上重金特效打造,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叶伟信就没有进行叙事的创新。就成片来看,用完全好莱坞式的特技制造出的画面,除了呈现出比网游更细腻和逼真的感觉之外,并没有比87版当年徐克和程小东用土法子做出奇幻效果更出彩,新版的更精致、更豪华甚至更魔幻化,但也因此泯然众片矣,你基本体会不到87版中天马行空的感觉。现在的华语豪华大片往往如此,加倍投入资金把自己打扮得金碧辉煌,骨子里的精气神却张扬不开来,那股子想象力更是拘谨得可怜,你让观众如何相信你是个大片,纵然你穿了一身的黄金甲?

幸好,这一版的《倩女幽魂》是讲爱情的。

本片之于导演叶伟信,源于看87版的时候的灵光一闪:如果燕赤霞和聂小倩也有感情纠葛,会怎样?这样一来,就又成了两男一女的感情纠葛,让人想起了《单身男女》,但作为一个主题的人物,聂小倩这个角色的职责要比《单身男女》中的高圆圆更重,高圆圆的角色只要够女人、够可人,能够和两个男主角来电就够了,而小倩,要够单纯、够无辜,又足够妖气和捉摸不定,这些综合起来,才是一个温柔陷阱一样危险的聂小倩。刚刚从电视转入电影不久的刘亦菲负责这样的角色,就有了些吃力。

叶伟信已经尽力去处理好这段三角恋的恋情,剧情设定燕赤霞用法术让小倩忘了自己,他每次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已经不认识他。直到最后生死关头,小倩恢复了记忆,一番前尘往事纷至沓来,曾经沧海的燕赤霞和聂小倩的感情戏也到了高潮,煽情的音乐响起,一切万劫不复令人唏嘘不已。如果新版《画皮》是在讲小三的话,那么新版《倩女幽魂》则是在讲ex了,前男友、前女友,都是现代人的感情问题,所谓魔幻,都只是一个故事背景而已。

由于内地电影不允许出现鬼,但又把《聊斋》归为古典名著,允许翻拍,这就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聊斋志异》的奇异故事本来是电影改编的好蓝本,才有《画皮》、《聂小倩》等故事的一再翻拍,但这两个故事中的鬼在内地银幕上都被迫改成了狐妖。

本来将剧情设定为人鬼殊途、阴阳相望会形成更强烈的悲剧感,也更能故弄一些玄虚,而女鬼从良变成狐妖之后,聪明的香港电影人就从感情戏上做文章,陈嘉上对《画皮》的改编获得了女性巨大的共鸣,经过多年类型片练手,叶伟信的叙事功夫也相当纯熟,但不管从演员的选择、还是叙事节奏上,《倩女幽魂》比《画皮》还是要逊色。宁采臣与聂小倩的感情戏本来就没有太多波澜,而过于年轻的余少群和刘亦菲的表现中规中矩,始终缺乏引人入胜的张力。

当清纯范的聂小倩成为最主要人物,她与宁采臣或许还有点人生初见,类似校园剧的青涩初恋,导演想让燕赤霞做主角,但又要交代清楚聂小倩和宁采臣,权衡之下,叶伟信的故事脉络比较清晰,而故事格局就有点重心不稳了。

《倩女幽魂》这个名字就来自李翰祥,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聂小倩》一篇,就是后来几个电影版的故事原型,而另有《倩女追魂》一篇,故事与电影毫无瓜葛,是李翰祥对古典的理解和加工,才让华语电影有了这个片名。李翰祥本着对古典文化的热爱,服装、布景、台词等都极尽考究,就是为了还原他心中那个古中国的意象,所以你看李翰祥版《倩女幽魂》,就有深夜孤灯的清幽之感,而徐克的《倩女幽魂》更倾向于表达当时年轻人的一种文化焦虑感,到了叶伟信,在审查和市场的双重限制下,他尽力在故事上做了创新的努力,所表达的,却有种对再也回不去了的已逝美好的怀念,和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