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乐宝奶粉售价低于同行近百元 总裁仍称利润很可观

“中国奶粉太贵消费者太冤”

国外一罐优质奶粉售价100多元,国内一罐奶粉随随便便就能卖到三四百元,这种行业潜规则将被颠覆。4月12日,我国酸奶巨头君乐宝宣布,其正式进军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价格每桶仅为130元(900g装)。这一价格创下我国婴幼儿奶粉市场的最低纪录。君乐宝总裁魏立华直言,“中国的奶粉太贵了,消费者太冤了。”

□搅局者

1到3段奶粉统一130元

上周末,君乐宝宣布,其奶粉产品正式上市销售。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我国酸奶巨头,君乐宝是去年年底我国堪称史上最严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实施后,首批获得乳粉生产许可证的唯一新晋品牌。

君乐宝奶粉很快就正式亮相,并宣告其价格为130元。据了解,这一价格已达到行业同类产品最低线。目前无论是国产还是进口品牌,无论奶源是进口还是国产,一罐900克包装袋婴幼儿奶粉价格几乎都在200元以上,最高的可达到近500元。

“事实上,在国际市场上,一罐品牌奶粉的平均价格也就在人民币125元左右。我们看到一些在国内二三百元一罐的,在外国也就100多元”,君乐宝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当天公开表示,“国内奶粉价格高出国外1至4倍,其中肯定存在泡沫。每月500来元的奶粉开支是一个国际基准线。在我们看来,奶粉价格过高已成为行业规则,而我们就要打破规则。”

“我国奶粉价格过高是因为要经过层层经销商最终到达消费者手里,各个环节都要赚一笔,另外还有促销员的费用提成,进店费等”,刘森淼表示,君乐宝要改变行业的价格态势,只能从渠道改革上找到突破口,最终决定奶粉销售全部采用“网络直营销售,电话直营销售”,省去各销售环节的费用和利润,厂家免费直供送到家。

另据了解,君乐宝婴幼儿配方奶粉从1段到3段都是统一定价,这也打破了各品牌奶粉1段到3段价格从高而低的行业规则。

□同多品牌均不愿正面回应行

记者昨天在家乐福、沃尔玛以及乐友、红孩子等渠道发现,以900克包装为例,各种中外品牌婴幼儿奶粉价格几乎都是200元以上,偶尔有某一款产品3阶段的为140多元。

对于君乐宝打出的低价,并指出行业价格泡沫等问题,无论是洋品牌还是国产品牌大多不愿意正面回应。

多美滋表示“不便评论”。飞鹤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国国产乳业正处在高速发展期,需要高品质的乳粉厂商。“我们对君乐宝婴幼儿奶粉接下来的表现也拭目以待。”

协会称将促价格理性回归

“在全球的婴幼儿奶粉市场中,我国的售价为全球最贵”,对于中国婴幼儿奶粉价格畸高现象一直不满的知名乳业专家王丁棉表示,全球平均售价大致在120元人民币/900克一罐,我国则为220元/罐。

“据我了解,君乐宝130元的奶粉产品,在同质产品中也是价格最低的”,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宋昆冈接受记者采访时直接表示,这一价格将对全行业产生巨大的震动,因为它将促进奶粉价格回归理性,但是这也有可能会引起其他一些企业的不满。

“不过我们行业协会支持这种理性回归”,宋昆冈表示,乳制品是大众消费品,这种商品的特性应该是薄利多销,价格便宜,让消费者买得起。

□追卖130元比酸奶更赚钱访

问:130元的奶粉,产品奶源能够得到保证吗?

刘森淼:君乐宝奶粉的原奶目前全部来自我们与新西兰恒天然合作的唐山牧场,原奶全部由自建自控的大型优质牧场定点特供,从进入工厂开始,须经过50多道检验才能进入生产车间。

问:市场上奶粉价格动辄三四百,而企业还一直称成本压力要涨价,君乐宝奶粉卖130元还有利润吗?

魏立华:目前中国市场奶粉卖到两三百是不是暴利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君乐宝奶粉即便卖130元,奶粉的利润也是比酸奶“好很多”。

我前不久刚刚从法国回来,在当地超市也拍了些照片,当地最好的婴幼儿奶粉900克装价格也就在十三四欧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120元左右),中国的奶粉太贵了,消费者太冤了。

问:君乐宝其实跟三鹿还有千丝万缕关系,做奶粉能否取得消费者的信任?

刘森淼:君乐宝成立已有19年,一直专注于乳制品加工与生产,从未出现重大安全事故。三鹿的确曾经是君乐宝的股东,但君乐宝一直是作为独立法人自主经营运作,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中君乐宝并未出现质量问题。随后三鹿破产我们进行了股权回购,完成企业重组。

在同一个城市,我们目睹了一个乳业巨头的倒下,没有一家企业比我们更懂得奶粉安全的重要性。也有人提醒我们,不做奶粉你们的日子也很好过,何必呢?我们只求“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因此刚开始进入奶粉业销量不是追求的第一位。

问:君乐宝由蒙牛控股51%,这是否与蒙牛旗下的雅士利等奶粉也是互相竞争?

魏立华:我们主要是走网络、电话直营销售,跟谁竞争,目前还谈不上。蒙牛是君乐宝的最大股东,有利于加快实现君乐宝由区域强势品牌向全国品牌迈进,作为独立法人,君乐宝乳业在生产、研发、经营、销售等领域拥有完全的自主权;市场竞争中,君乐宝婴幼儿配方奶粉是与蒙牛完全平等的独立的品牌。京华时报记者胡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