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色天香》迎决赛 霍尊丫蛋张远上演巅峰之战

历经12周,天津卫视《国色天香》本周六迎来总决赛,霍尊、丫蛋和张远脱颖而出将角逐最后的冠军名衔。《国色天香》在戏曲文化的传承上采用了一种“接地气”的方式,将流行歌曲进行了戏曲化的二度创作,让年轻人从耳熟能详的歌曲中找到共鸣,进而通过明星尤其是霍尊、张远和丫蛋等年轻艺人的加盟推广,让改编之后的“戏歌”也开始登上了音乐网站的热门排行榜,京剧版《我是霍尊》和《卷珠帘》曾稳稳占据第一和第二的排名,豫剧版《super star》,二人转版《城里的月光》、越剧版《涛声依旧》、评剧版《昨夜星辰》等作品也被广为传唱。《国色天香》这种原创的“歌改戏”节目形式让戏曲和歌曲之间打通了屏障,随着本周六总决赛的临近,霍尊、丫蛋和张远之间的冠军争夺战自然也成为关注焦点,谁会成为最后的冠军,我们不妨来做一个概率分析。

丫蛋夺冠概率45%

高音、多变,二人转更接地气

丫蛋第一次被观众们牢记,应该就是从央视春晚小品《不差钱》里“那就是青藏高原”这句高音开始的。在《国色天香》里丫蛋也一直是以高音著称,节目组曾爆料称“丫蛋的DOME小样找不到代唱,因为音太高。”在上周六刚播出完的节目中,丫蛋的二人转版《最炫民族风》也险些把自己唱“缺氧”,不管是这首连续高音自己都觉得有难度的《最炫民族风》,还是之前的《hihg歌》《城里的月光》《我是女生》《山路十八弯》,丫蛋只要一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二人转”就绝对的安全。

丫蛋也曾挑战过越剧和京剧,越剧的尝试险些让自己遭遇淘汰,她回归二人转本行后坚挺杀入决赛,被称作是“唱作俱佳的多面唱将”。正如上周节目中赵本山给丫蛋的寄语一样“她在舞台上的卖力劲头是我最喜欢的”,再加上赵本山曾在采访中表示“二人转是民间艺术,更接地气”。这种“接地气的民间艺术”似乎决定了丫蛋只要在决赛中坚持二人转曲种的改编,就具备了“无敌的杀伤力”。

霍尊夺冠概率35%

敢唱、敢扮,被“过度消费”

霍尊从第一次亮相《国色天香》开始,就已经被顶上了“冠军光环”:刚刚上完春晚人气爆棚,有“好歌曲”刘欢导师的加持,造型多变一直被戏曲专家认定是“少有的男旦胚子”。

在《国色天香》节目中,霍尊改编歌曲《千里之外》《烟花易冷》《因为爱情》《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都堪称经典,蒋大为对于改编后的歌曲很肯定并称“京剧版本挺好,我以后也可以这么唱,毕竟那个版本已经唱了三十年了。”霍尊即使是在导师刘欢面前也敢“公然挑战”,京剧版《凤凰于飞》也让刘欢本尊“吓一跳,想不到这首歌还可以这么改”。

而霍尊的造型也是多变,从《凤凰于凤》里的“甄嬛”到《因为爱情》里的“聂小倩”,再至《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里的“桃花妖”,霍尊的大胆扮相也完成了“从人到鬼又到妖”的演变史。基于此,他的夺冠概率本应该是最大的,但是从春晚后他频频曝光,又同时被“国色天香”“好歌曲”“我爱好声音”等节目“消费”,这种过度化的出镜难免会让观众形成“视觉疲劳”。

张远夺冠概率20%

“千年老三”冲冠有困难

张远和霍尊的风格相似,一直都坚持京剧男旦唱腔,张远被评委定义为“越挫越勇,进步速度最快的选手”。但是在人气上稍逊霍尊,观众投票上也总是彷徨在第三的位置,与丫蛋和霍尊同台竞争夺冠困难相对较大。但是,张远有自己的“杀手锏”,从京剧版《月亮之上》开始张远将自己擅长的舞蹈加入其中,将古典与现代进行了一次有力的碰撞,也给观众带来新鲜感。

本周六最后一场总决赛,除了霍尊、丫蛋和张远的个人较量之外,根据三人各自擅长的曲种来看,将会是一场京剧与二人转的“暗战”。节目评委宋小川曾坦言“京剧在海外是绝对的中国国粹,也只有到了海外才感觉戏曲艺术家才真正是个腕儿。在中国尤其是近年以来戏曲有点被冷落,京剧等戏曲的传承和推广声小势微。天津卫视在这点上走到了前面,采用了一种变通有效的方法把戏曲引导回主流方向,让京剧不再束之高阁。”虽然《国色天香》的“歌改戏”将京剧做到了更加大众化,但是面对二人转这种一直在民间行走的曲艺门类,竞演选手的改编作品能做到让大众广为接受也成为冲击冠军必不可少的要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