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一条错综复杂线索庞大的侦探追踪线,用了一段探戈一样节奏特别的感情调子,然后配上许许多多舌尖上的美食、香港的经典熟悉面孔、冷不防的阴森惊悚汇成了一部喜剧元素极浓的片子。

听起来有点像大杂烩,可是它居然在讲一个深度的主题——心盲无明,是会杀人的。

一直喜欢港片的原因也说不出来,大概是它真实,没有撒狗血的所谓厚重背景,它的幽默来得出其不意,就像观众们此起彼伏的笑点,它的每一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庄士敦爱愿意爱何家彤,因为她长得其实并不像苏珊警长,带给朋友看不会丢脸;何家彤爱上庄士敦,因为他查案厉害,他带着神探的光芒,让她崇拜而敬仰;丁丁爱上法宝,只有一个字,因为他够酷。

港片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它有时显得毫无逻辑甚至凌乱,却绝不因此单薄。它的架构简单,却潇洒利落,环环相接的惊悚点和笑点,在杀人的血腥场面也能让观众不自觉地发笑再细思而后毛骨悚然,细节的处理,光影的明暗,让人赞叹,事后细细回味才品得出,这毫不冗长却拨动神经急速跳动的片子里居然穿插了六个谜案,我想这绝对是编剧的功力。从前我认为在写作中出现承上启下的片段是优秀的,而今却另有感触,转折得不露痕迹才是天衣之作。

悬疑侦探从来不是我碟菜,虽然刺激但在我看来乏善可陈,盲探在惊吓我之余更多地让我震撼。它用了极其夸张荒诞的手法描述了一个个不同于常人的所谓“变态”,他们的“变态”来源于很多人性的缺漏,譬如贪婪、譬如自私,我常常会想为什么我们要用单薄的人生去为复杂的人性负重,但或许善用人性、仰望神性才人生的最终形式。

其实影片反复强调,人最大的缺处在于执着,太过迷信于既往,不停地围绕着片面的生命意识,譬如爱情,而趔趄不前,而晕头转向,而封锁余生,只愿与爱人对视。关于爱情的执着,最疯魔的莫过于小敏,小敏的外婆为情杀人,分尸烹炸;小敏的母亲为情杀人,甚至用盐腌制;小敏为了爱情改头换面远走他乡,身怀六甲依旧恨毒挥刀。丈夫与别人的老婆偷情,但是在两个丈夫同时坠楼的时候,那两个妻子却依然同时跑向了同一个男人。我想我开始能理解,为什么小敏的一家人都如此为情所困,简嫃曾写,“男人和女人怎能平等?爱情是以女人的身体为战场。男人的身体是海,船过而无痕;女人的身体是土壤,精密得连一瓣花落,都犹似坠楼人。”即是重来回首已三生,仍是百死而不悔。

何家彤可以不计较他任何的小毛病只因为他的侦探才华就仰慕到天昏地暗,令人心疼地横冲直撞,在以画面为主传达主题的电影世界,鲜活而生动的一个细节胜过宏大叙述的千言万语,我看到在陈广疯癫地在房子里冲冲撞撞时,可爱的何家彤总是把那个神一般的侦探护在身后,他哪怕头脑再灵活破案头脑能天马行空又如何,在她眼里也不过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他让她在几天内体会近十个女子的生命最绝望刻,可是面对“一辈子”的纹身,再勇敢的干探也终究胆怯,她让这个毫不怜香惜玉的贱探成为了自己的“一辈子”。在她受伤几欲昏迷的时候,他才告诉她原来他知道,我在荧幕前毫不吝啬地表达了我的惊讶,后又转念一想,对啊,他是神探啊,能摸清尘封多年的旧案真相,又怎么会看不透她欲盖弥彰的小心思。所以我更加心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傻傻的女干警是我的sammi……我想啊,如果这部片子,那个所谓的金像奖还不愿意许你一个肯定,那我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庄士敦却因为她像苏珊而迟迟不愿表态,多明显的反差。我看着傻傻的何家彤颇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脑残粉心态。

既然如此,何苦执着。生命能看的风景这么短,执着的后果,只能是心盲无明,因为执着而走到死胡同就丧失了所有幡然悔悟的可能性,安妮说,沉溺于虚妄的感情,虚构的现实,会让自己不够干爽。

谨以此影评献给我最爱的sammi,以及这部唯一的缺点就是侦探情节不是我的菜的五星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