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童话影评:岁月静好,光阴似水

渴望安心的状态,最需要这样的电影冲刷数日的阴霾,非惊声尖叫的刺激,非枪林弹雨的豪气,非人性是非的定夺,非离奇梦魇的折磨,非结构新奇的欢畅,非视觉奇观的欣赏。所以人们会用清水洗涤一切的污秽,而不是鲜血。再普通的人,也都有自己的柯景腾或者藤井树,你找到的不是当年那个眉清目秀的他,也不是一回头的羞涩,而是那个懵懂的少女。作为自己生活中的主角,那些比不上世界大战宇宙之争金融风暴的小事,哪一件拎出来,都足以挂起一阵飓风。

若回忆是一种病,恐怕我早已病入膏肓。忙忙碌碌的人们奔着不同的目标向前飞驰,修改着、丢弃着、矫正着、嘲笑着过去的自己。时光如日月穿梭雾散无声,又如用过十几年的课桌一样斑驳累累,这样静好的岁月,却总是来不及欣赏。每一秒的快乐都意味着已经成为回忆,日日复年年的相似,让人过早的迷失在一张张表格中,仿佛生活就是一张巨大的表格,只需规规矩矩填满应该添的和被希望寄予的数字。毫无疑问,《岁月的童话》是一部充满了积极的阳光和温润细雨的动画片,可看完总叫人满心伤感。

也许是五年级的他们羞涩对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脸颊上的一抹红霞;

也许是第一次被斥责和第一次因为成绩而耿耿于怀难纾郁解的愧疚;

也许是第一次吃到菠萝时万分期待的跳跃变成只能勉强咽下的苦涩;

也许是始终坚信着童年的那个自己所背负的天赋被种种名义扼杀掉的遗憾;

也许是想起了从幼女成长为女孩时的羞涩和惶恐......

它和《情书》有着相同的结构,成人后的女人追溯着曾经的自己。只不过《情书》要靠放下才能好好的迎接明天,而《岁月的童话》却是用顿悟找回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两部影片都在淡淡的暧昧中纠缠,一颦一笑如同双面人一样洋溢着稚气的肆意和成熟的谨慎。一个是冰天雪地里的沉默和静思,一个是灿烂春日里的欢欣和期待;一个是紧紧抓住不放的那一点倔强随着渴了的眼睛放松手掌,一个是不经意间慢慢丢失却又顺着随着心底的蛛丝马迹成全梦想;一个是走,一个是留。

可感叹的是,他们都让我想起了同一个人。回忆像个调皮的孩子,却让人享受他们自己跳出来时的惊喜和悸动,如果刻意回想的话你要看见的便不仅仅是鲜艳灵动的红裙子,同样少不了的未经盐水泡制过的菠萝苦涩。整部影片中最让我感动的便是妙子和广田在小巷里的一幕,淡化的背景像是简单的铅笔素描黑白分明,在夕阳的余晖下仿佛五光十色叫人睁不开眼睛,定睛望去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挡住了耀眼的光辉。小巷里的花朵树木轮廓模糊有如水氲,教人身坠回忆的梦境辗转不醒,那个身影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却清晰的教人时隔多年依然心跳脸红。“雨天、阴天和晴天,你最喜欢哪一种天气?”“阴天。”“我也一样。”从小鹿乱撞不知所云的情绪瞬间变为一球击中的欣喜仿佛是天与地之间的落差叫人凭空忘记了牛顿定律也忘记了此行的目的,还好,那天的棒球衣和红裙子都是那么合身,叫人变作了鸟儿亦情愿甘心。

从父亲的角色可以一窥六十年代日本社会的男权主义,鲜少言语却威慑气十足,暗示了大城市快节奏的外表下是令人压抑的生活气氛。而乡间的优美风景和热情自在的生活方式正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就像成年后的妙子不断回忆着小学五年级时的自己一样,充满了化茧的羞涩和渴望。影片中第一次出现的田园风光着实令人印象深刻,一张张朴实的笑脸在半身高的黄花簇里静静等待,朵朵白云和晨曦的第一抹阳光是大自然最奢侈的神迹。每一棵植物和每一种昆虫都在这象征着新生的美好中敬畏,双手合十的老妇人远远比穿金戴银的僧侣更加虔诚。田园之美是千百年来劳动人民用血汗铸造而成,整齐的田地如同一汪绿潭惹人沉醉,它不仅仅是供人赏玩的美景,更是人与自然斗争的结晶。

网上有段话很搞笑,“终于知道为什么男生明明在染色体上比女生弱小那么多,却依然强壮有力成为种族的主导。因为上帝忌惮女人的力量,所以给她们设定了一个每月持续掉血的系统,导致HP值常年不满,打怪得的钱都去用来买药买零食导致装备和经验跟不上。想象一下小学的时候,还没开始掉血的她们把男孩欺负成什么样。”现在看来貌似有些道理,片中将青春期的授课和女孩子初来月经时的神秘以一种轻松诙谐的方式流淌到人们眼前,这不得不说天朝教育防范的就是好,以致中学时期的我一直认为接吻就会导致怀孕。男女之防在一群不懂装懂的小屁孩演绎下是那样的搞笑和纯洁,虽然丢失了强悍,但留住了女性的矜持和温婉也不失一件乐事。俊雄说女孩子不懂男孩子的心,恐怕他也不会理解女孩子恋爱之后会变得无理取闹的心,那是在满腔信任下回归幼时天真自己的放纵,有些人一辈子见不到,有些人一辈子释放不出。若你能想见、也能见到某个人在你面前有着不一样的笑容,你必然也能见到一个怀念已久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