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罪恶迷途》注定属于小众电影,惊悚、犯罪、悬疑,短期难入天朝大众视野。笔者在广州西关一家新影城与另外三位观众同场欣赏本片。形式为先的处女作难免生硬,但听到旁边师奶的“麻辣”点评,又不禁为导演非行鼓一小掌:剧情虽如同放进洗衣机的衣物被乱搞一翻,但师奶未曾打盹,还不时发出评点,总算是导演交足功课。

电影以倒叙并分三个时间节点来讲述刑满释放的陈志辉(任达华饰演)回到潘家镇讨回二十年“冤狱”公道的故事。电影艺术中运用倒叙的好处在于惊人的结果背后总有诸多难以理清的线索,悬疑片往往通过倒叙制造错综复杂的剧情交叉,从而达到华丽丽的秒杀效果。电影一开始就是任达华如何“钉杀”以是黄圣依为首的四人旅行团,希望借此提出问题:缘何杀人?然而,导演对“密室杀人”类型剧情的场景调度尚不成熟:低沉阴深的音效常常像预告一样告知观众危险即将到来,惊悚效果自然大打折扣;任达华这位“凶犯”首次出场还颇有杀气,但之后每次出场都是冷不艘地冒出来,审美疲劳油然而生。这一部分的紧张和恐怖的气氛依靠上述音效的渲染和镜头的切换达致,在第一位“牺牲者”出现之后,陈师奶和张师奶都已经可以猜测到其后故事的发展,可见导演在叙述该类型情节时尚欠功力。前面三十分钟可以说是影片“最暴力”的部分,暴力和动元素无法划归到高潮中去。因为这并非导演所长,悬疑导致的复杂叙事结构才是导演自鸣得意的来源。

如果将第一部分的故事情节称为“冤冤相报”,那接下来两个部分就是“善恶交战”和“性本善”。我们把倒叙结构之后的叙事按照顺叙来看,就会看到陈志辉一开始并未曾想过要对曾经伤害过他的人做出类似杀人之事。二十年的牢狱生涯也许早已把他的冲动易怒的个性磨平。但一系列的巧合,一系列的看起来世界是邪恶的事件硬生生地强加于陈志辉身上,还是发生在极短的数天内。陈师奶认为偶然性太大了,而张师奶则觉得是陈志辉作恶全因被误导,因为那些看起来恶的人其实都是善者,只是他们表面看来愿意做坏人,教坏了陈志辉。这就引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围城”问题:善的人装出恶的样子,而恶的人原本却是要从善的。为了善恶的辩证问题,导演为陈志辉安排了相当多配角来对比、诱导和激发。陈思成饰演的周栋和张静初饰演的红姐的对手戏成为电影里一段稍显明亮的剧情。两人在东风旅馆里大跳探戈,音乐采用的喜庆的春节序曲与恐怖气氛音乐的交叉音频剪接,画面也相应在陈志辉的恶的背影和男女跳舞间调情场景中切换。如同第一部分的音乐先声夺人,强烈的形式感再次占据了主动,全片中也是由始至终由形式至上的电影手法操纵着善恶交锋的主题。往往在每一次被诱导和激发之后,陈志辉就在毁灭之路走得更远。画面经常出现交叉剪辑和将任达华安排在其他“对比”配角的场景之中,同一画面里,任达华饰演的陈志辉往往坐立不安,尤显窘迫。这种手法也是赤裸裸的,师奶们当然一眼就看出导演的意图了。虽然画面效果非常漂亮,但始终有过分造作和炫耀的嫌疑。相比之下,将这些配角背后的真实意图隐藏得让任达华无法察觉,倒是导演的一大创造。无论是那个配角,他们所说宣扬和谐美好社会。看来这才是导演真正的目的:人性本善,而面不善。当然,这难免让人会觉得巧合得太多,导演是用极端的情况来表达对善恶在人性中反复交战的观点:新时代的人们在不同的场合戴着不同的面具,而这位阔别现代世界二十年的刑满人员却未知人心叵测,中了“蛊惑”。果真是莫大的讽刺。

新人导演拍处女作,存在不成熟是难免的。主题颇为深刻,但华而不实的技巧用得太多,压缩了演员表演的空间,导致电影缺乏了向深度挖掘的可能。话说回来,至少师奶没有觉得是“烂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