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的史诗巨作《宾虚》翻拍自1925年的史上最烧钱的同名默片《宾虚》,而它们又都是改编自长篇小说《Ben-Hur, A Tale Of The Christ》。本小说的作者是一位名叫卢-华莱士(Lew Wallace)的美国内战时期的著名将军。当年,他本打算与好友英格索(Ingersoll)合写一部书,以求根除基督教之迷,揭穿耶稣“上帝之子”的伪面目。华莱士为此在欧洲和美国多所著名的图书馆中研究了两年多时间。但是在准备写第二章时,他忽然跪了下来对基督像喊道:“我的主!我的神!”原来他发现他所找到的一切有关基督神性的证据都是确凿无疑的。他再也不能否认耶稣基督是“上帝之子”。于是华莱士写出了本书----关于基督时代最著名的小说。

由这则轶闻,我们可以看出,本片的原著小说的创作历程,就是一个人被基督教义征服的过程,于是本片的内容便紧紧地关注着主人公宾虚如何被“不可见力”指引着来到了耶稣的面前,并被耶稣的血洗礼从而完成自我救赎的过程。影片的目的不是从外到内地阐释基督教义,而是通过宾虚的人生历程,完成从内到外的信仰征服。为了让观众更容易接受,本片明线是犹太贵族之子宾虚在罗马人占领耶路撒冷后的一连串跌宕起伏的遭遇,暗线则是耶稣的救世。尽管影片从头至尾都无法看清耶稣的长相(只有背影、侧影和远景),甚至在众人提到他的时候也多以“那个人”代称,但是他和宾虚的两次相遇,分别给了其生的勇气和生的希望,把宾虚从身体崩溃的边缘和心理崩溃的边缘两度拉了回来。

我们可以看到,宾虚的经历之所以起起伏伏,转折的缘由大都不是他自己的主观意念,而往往是由一些很“巧合”的事件引起的。无意碰掉的瓦片不偏不倚正中了罗马总督的头上,并被军团司令官梅瑟拉借机诬陷谋反,从而导致了宾虚被流放,家人入大牢的惨境。在军舰上当了近3年的奴隶后,宾虚在一次战斗中救下了舰队司令官阿里士,而此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没了司令官的罗马舰队竟然还能取得战争的胜利。大难不死却取得胜利的阿里士将宾虚收为养子。宾虚的身份和地位再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复仇之心不死的宾虚回到耶路撒冷,以新的身份命令梅瑟拉寻找其母亲和妹妹。在马车比赛中,本来是屡屡对宾虚下杀手的梅瑟拉却因为车轮相撞而车毁人亡。这样一来,宾虚仇恨的直接来源也消失了。宾虚遭遇的最后一件打击,是好不容易得知了母亲和妹妹的下落,却发现两人都已经身患麻风病,待在麻风谷等死。

由此可见,无论是瓦片坠落、罗马战舰先败后胜、梅瑟拉的死亡、母亲和妹妹生病,都是“自然力量”驱使的。我们可以这样认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一直引导着宾虚,让他的内心从纯洁的善意,萌发对梅瑟拉的仇恨,又从对个人的仇恨扩展至对整个罗马的仇恨,最后更是形成了对“不公命运”的责问。走到这一个境界的宾虚,急需要有一个“神”来帮助其完成自我救赎。如此一来,本来已经是怒火中烧到随时可能要爆炸的宾虚才会在目睹了耶稣被钉上十字架后,说出了“他的声音,让我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为了表示“表彰”宾虚完成了基督教义上的自我救赎后,其母亲和妹妹的麻风病均奇迹般地消退了。影片迎来了一个无比光明温暖的结局。始终保持着对耶稣基督的谦恭之感和敬畏之情,成就了本片瑰丽场面下的内在张力,不仅从内到外洗涤了宾虚的灵魂,也从内容到形式都征服了所有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