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7日,黄秋生、李克勤、钟嘉欣、李司棋等人出席香港舞台剧颁奖典礼。担当颁奖嘉宾的黄秋生笑言自己近来几乎成了专职的颁奖人,问及刚签下与“死敌”杜汶泽同一间公司,合作时会否尴尬,黄秋生就当场直接断言不会合作。

黄秋生与杜汶泽为什么掀骂战

前段时间,黄秋生在电台猛烈批评彭浩翔“香港的核心价值就是低俗”的言论,认为其拉低了香港人的素质。杜汶泽不满反击。在最近某都市报刊出的一篇专访里,黄秋生强调了自己始终秉持的,“不要拉人下水”的人生态度,即,若杜汶泽惹怒他的那句“香港电影的核心价值就是低俗”这句话前面加上“我认为”三个字,就不再会有任何问题。这个说法有理有节,颠扑不破。因为谁也不愿被强奸式地代表,一切妄自嫁祸众意的个人表达皆应遭到质疑。

当然,我们可以猜测,杜汶泽说这句显然有些不负责任的话时,一定置身于某种激昂的情境之下,他试图尽量令发言更极端,也就更具刺激性一些,就像诸多掌权者常言之凿凿“某某主义才是唯一正确的主义”一样,这种不理智及不冷静的表述完全不堪推敲,却是某种更不冷静,更不理智的情境下的,冷静、理智的产物。

冷静下来之后,杜汶泽及彭浩翔或会对被自己誉为“香港电影核心价值”的所谓低俗做出厘清:称之庸俗比低俗要合适,称之市民性比庸俗更合适,再进一步,称之接地气,即从题材到体裁,从故事到呈现方式上的,对香港市民主流审美的承袭、逢迎与歌颂。

香港电影的末日气氛,正基于大量香港导演将这种逢迎与歌颂转嫁到内地市民身上,但前者并不了解后者,于是常常将热脸贴到了冷屁股上。《低俗喜剧》在香港的惊人票房,证明至少在这个看似依旧的自由港,屁股和脸还都是热的。这多么令人激动。在香港民众独树一帜的审美消弭的那天,香港电影才真正完蛋得没了回头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