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下学期,达州职业技术学院2013级临床医学2班的吴孟嵘开始了和上个学期一样的生活状态。刚一下课,他就抱起书本,走出校门,穿过菜地间的一条小路,走进一栋民房。瘫痪在床的父亲正在等着他。

吴孟嵘是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人,今年19岁。在他两岁的时候,父母离婚,父亲吴全民一人将他抚养成人。2013年夏天,吴孟嵘考入了达州职业技术学院。从此,这个90后男生开始了一段与常人不同的求学路:他背上瘫痪的父亲,带上82岁的爷爷和74岁的奶奶,前往学校报到,并在远离家乡的学校一边学习一边照顾家人。

2012年8月,将要升入高三的吴孟嵘正在紧张地准备高考(微博)。父亲突然被查出患有结核性急性脑脊膜炎、败血症等多种疾病。“从10月开始,父亲全身出汗,棉被都湿透了,后来就陷入了昏迷。”吴孟嵘回忆说。

在父亲昏迷的10多天里,家人已经准备料理后事了。吴孟嵘一直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有一天,下着大雨,他去置办后事用的东西,伤心的他忍不住站在雨里痛哭。

所幸的是,父亲战胜了死神,但脖子以下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知觉。在课业紧张的高三,吴孟嵘选择休学一个学期,在家里全心全意照顾父亲。为了让父亲尽快康复,吴孟嵘精心设计,请来一名电焊工,制作了一个重达300斤的康复床用于父亲的康复锻炼。

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从颈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到可以借助胳膊力量稍微坐起来一点点,父亲的身体逐渐恢复。等到父亲的身体稍有起色,吴孟嵘高三的学业也已过半。最后的一个学期,吴孟嵘每天只上半天课,另外半天就回家继续照顾父亲。

如果不是父亲生病,吴孟嵘原本想报考北京、上海的大学。可是,高考结束后,吴孟嵘已经无心选择学校,只是在选专业的时候,将提前批到专科的所有的专业都填写了“临床医学”。他知道,父亲康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希望自己学医,学以致用,给父亲治病,照顾好父亲。

2013年8月底,吴孟嵘收到了达州职业技术学院医学系的录取通知书。他启程前往学校之前便下了决心,一定不能抛下父亲,就算背,也要背着父亲去上学。

开学前,吴孟嵘独自一人先来到了学校。在一个雨天里,他走遍了学校周围的民居,最后在距离学校步行5分钟的地方,以年租金4500元的价格租下了一套两层的房子。有了一家人可以住下的“家“,吴孟嵘才怀揣着借来的3000元来到学校办理入学手续。在向班主任说明了情况后,吴孟嵘当天下午就请了假回到南充老家。

“照顾爸爸需要的东西很多,我租了一辆小货车把东西都拉过来,又把爸爸、爷爷和奶奶一起带到了达州。”直到开学一周之后,吴孟嵘一家才在这个新家安顿下来。

现在,吴孟嵘每天奔跑于学校和民房之间。“说实话,我每天都很累,但每天早上一起床,想到要照顾爸爸就浑身都是劲儿。”吴孟嵘说。“我把这样的生活当作上天给我的机会,一个尽孝的机会。”当着记者的面,吴孟嵘一边说,一边熟练地为父亲按摩、照红外治疗仪。

这个19岁的男孩还亲手为父亲制作了一个泡澡用的大木桶。“有了这个桶,爸爸就可以经常泡药澡。中药也是我给熬好的。”吴孟嵘自豪地说。

谈到自己的病情,吴全民并无丝毫隐讳,他会笑着向别人解释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提到儿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位与病魔长期斗争的坚强父亲却失声痛哭:“心里觉得很愧疚,孟嵘才19岁,每天除了上课,还要照顾我,养活一家的重担都落在他肩上。我要是能走路,就可以出去打工给他挣点学费。”

而对于吴孟嵘来说,“这是一种义务,我把它当成快乐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