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

第13集

林母发现陆晓彤假冒林婷月  远泽充当和事佬将慕容铎以及林母唤到一家包间谈话,林母对慕容铎依然充满敌意,认定当年丈夫的死与慕容铎难脱关系,坐在慕容铎身边的陆晓彤一时愤愤不平,情绪激动反驳林母的话,林母见陆晓彤言谈有异,心中立时升起了狐疑。  陆晓彤跟着慕容铎回到家中休息,一想起之前与林母失态争吵的情景,陆晓彤忐忑不安深怕林母会升起怀疑,越怕出事事情越容易找上门来,林母来到慕容家中坐到陆晓彤对面,神色古怪紧紧盯住陆晓彤,陆晓彤意识到了不妙,坐在当场努力摁压心头慌乱。  林母已经怀疑陆晓彤是假扮的林婷月,为了试探真假,林母从手包中拿出一件陶瓷,透露是当年林婷月待在林隽介身边的时候,林隽介创作出来的一件作品,言外之意是要求陆晓彤鉴定陶瓷真假。  陆晓彤对陶瓷一无所知,伸手接到手中紧张的与慕容铎对视一眼,慕容铎向陆晓彤点头示意以示陶瓷是假的,陆晓彤心头一松将陶瓷放在桌上,毫不客气指出陶瓷是假冒产品。   林母见陆晓彤将真的陶瓷当成假陶瓷看待,立即指出陆晓彤是假扮林婷月,站在一边的慕容铎见林母发现真相,索性承认陆晓彤确实不是林婷月,仅是与林婷月长得一模一样罢了,林母见慕容铎承认实情,提醒慕容铎找来一个假的林婷月,日后被外界得知定然会对慕容家族蒙上一层耻辱,慕容铎对林母的话不以为然,认为自己命将不久所以没必要去介意名声问题。  海清来医院接林隽介出院,林隽介离开病房的时候在过道上故意蹲在地上吓唬海清,海清见林隽介是故意吓人,气急之下在医院过道上追赶林隽介。   林隽介带着海清回家休息,林父忽然捧着萨克斯从屋外走了进来,海清并不认得林父,一见一个陌生老者强行从屋外走进来,海清情急之下呼喊林隽介,林隽介回  到客厅见是父亲到来,左思右想只得向海清透露真相,海清见陌生男人就是林隽介的父亲,惊讶之下意识到了当年的案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等海清好好端详林父,慧萍从屋外走了进来,将林父带回到了石湾。  慕容铎打电话给在中国的海清,考虑到女儿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不太安全,慕容铎决定让海泉与陆晓彤去中国照顾海清。  林母来到石湾探视林父,林隽介就在慧萍家门外面休息,一见母亲到来,林隽介欣喜万分上前陪着母亲往慧萍家中走去,娘儿俩来到慧萍家大吃一惊,赫然发现林父昏迷不醒躺在床上,慧萍见林氏母子进屋,赶紧透露之前曾经被人偷袭。

第14集

第14集

林隽介将父亲接回家中居住  林母来石湾探望林父,林隽介领着母亲走进慧萍家中,赫然发现林父亲昏迷不醒躺在床上,慧萍见林氏母子进屋,赶紧将之前被人无故偷袭的经过说了一遍,林隽介听完慧萍的话只觉百思不解,无法想明白是谁跟林父过不去。  慧萍含着眼泪看着林父,为林父的处境感到悲伤,一想到林父已经是一个痴呆老人依然被人记恨,慧萍悲从中来泪流不止。   慕容铎知道陆晓彤喜欢海泉,为了试探陆晓彤内心想法,慕容铎将陆晓彤唤到身边,询问陆晓彤是想选择他还是选择海泉,陆晓彤被慕容铎的问题难住,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慕容铎见陆晓彤不愿意回答,心中猜到了答案,心中欣慰指出陆晓彤自然要选择海泉才是,陆晓彤回过神来意识到慕容铎是在玩弄她,欣喜之下  起身上前替慕容铎按摩捶背。  林隽介将父亲带回家中居住,林母叮嘱慧萍好好照顾林父,两个女人谈话之时,林父不慎将萨克斯摔落在地上,林母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一看发现是林父摔落了萨克斯。  林隽介也听到了客厅中的声音,赶紧走进来察看父亲的情况,林母一脸狐疑站在一边看了林父几眼,暗中悄悄将林隽介拉到身边,认为林父很有可能已经恢复理智,林隽介没有相信母亲的猜测,扭头看了一眼处于痴呆状态的父亲,认定父亲依然没有恢复正常理智。  一想到父亲要在家中长住下去,林隽介提议母亲留在家中一起居住,林母没有同意林隽介的提议,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林隽介见状猜到了母亲是在嫌弃父亲。  林婷月来到林隽介家中,声泪俱下与林隽介谈论童年时代的往事,当初林隽介曾经送了一个布娃娃给林婷月,回想当年的往事,林婷月悲从中来依然参与林隽介相爱,让林婷月失望的是,林隽介所爱之人是海清。  多年以来,林隽介一直将林婷月当成好朋友对待,并没有对林婷月产生一丝爱意。  海泉来林家做客,林隽介与海泉在屋外谈论陶瓷相关的话题,两人谈了没多久林隽介领着海洋进屋休息,刚刚来到大门外面,林隽介猛然想记父亲就住在家中,一想到海泉要是发现真相后果将会难以预料,林隽介站在当场陷入到左右为难的境地。   海泉察觉到了林隽介神色不对,惊疑之下与林隽介开起了玩笑,认为林隽介是因为家中藏了别的女人,所以才不敢带其它人进屋,由于林隽介一句话也不说,海泉  愈发认定林隽介很有可能金屋藏娇,于是不再说话径直步入屋中,正好林父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海泉有些惊讶的上前与林父打招呼,林隽介站在一边心中已是乱成  一团,不知应该如何面对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