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看过《步步惊心》的原著,只想对电视剧版本略加微评,因为中国影视剧改编尺度向来太大的问题,所以原著和改编剧实在不应混为一谈。

步步倒未必惊心,集集却涉及谈情。就言情改编娱乐剧的范畴来说,《步》剧算是娱乐上品,至少不是从头到尾的哭哭啼啼、打打闹闹。大多数男人不喜欢看言情剧,这就好像大多数女人不爱看足球一样,在男人眼里,言情剧就是女人戏,里面都是啰里啰嗦的对话和牵扯不清的情感,让男人看得昏昏欲睡。但不管如何,言情剧总能吸引到一大群女人欣然观赏,且悲喜其间。旨在谈情是言情剧的永恒标识,而《步》剧能够在谈情说爱之余,另用浓墨重彩来渲染康熙朝的“九子夺嫡”,情争和权斗交叉表现,实属不易。

言情剧从琼瑶大妈的民国苦情戏一路走来,发展到如今的无敌偶像剧和家庭伦理戏,两支派别分庭抗礼,前者极尽脑残之能事,锁定低幼层小女生,后者将夫妻之争、二奶小三之争、婆媳之争、姑媳之争、兄弟之争、兄嫂之争、姑爷小姨子之争、妯娌之争等等一一展现殆尽,看得中高年龄层的大姐大婶和大妈们心有千千结,欲哭偏无泪。总之,不管言情剧的花样怎么变,都一概磨磨唧唧。如今《步》剧突然玩了一个新路子,既不是《金枝欲孽》里单纯的后宫争宠,也不是《宫锁心玉》里完全扭曲历史的穿越之爱。《步》剧基本遵从了历史事件,尽可能还原了历史人物,让荒诞的穿越主题获得了某种程度的史实支持,人物言行也有可辨识性的逻辑轨迹,增加了亲和度。穿越故事本来就是一场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天马行空的想象也有基本的逻辑成因,即事件要有基础规律,人物要有性格同一动向和行为惯性。孙悟空可以大闹天宫,这是一个叛逆英雄的形象,但如果孙悟空大闹完天宫之后,灭掉如来佛祖,强娶嫦娥为妻,清蒸了观音菩萨,把玉帝变成一坨狗屎……这就乱了,打破了人设的基本逻辑,毁坏了故事的整体性,不好看了,英雄成了恶魔,纯粹是胡编恶搞了。

《宫锁心玉》在很多细节上就忽视了承起衔接的逻辑,致使漏洞百出,于是有人说该剧本来就是一锅穿越宫廷浪漫爱情偶像言情搞笑的大乱炖,似乎如此一说,任何漏洞也就自然而然了。这就好像前些年有人当众表演吃死婴,并称其为行为艺术,众皆释然,原来艺术的无界限体现在这里。

《步》剧在真实历史的进程中进行演绎,女主角看似参与其中,但尽量不歪曲真实的历史事件,只让女主角适度介入,影响最多的只是历史人物的情感世界,从原作者和编剧的角度来说,易也不易,易是无须改动多少,不易是如何让女主角在定格的历史事件里拥有足够的发挥空间。不像《宫》的编剧于金编(官方称金牌编剧,民间称于抄抄),凡女主亲身所经之历史,必然全部改头换面,一开始就让皇十八子被火烧死,果然是煞费苦心的大乱炖。

《步》剧相较《宫》,细节安排更得体,台词处理也凝练不少,偶然出现的几句现代词语,比起《宫》算是少多了。在大多清穿小说里,言情居多,场景也多是康雍乾三朝。说起来,给帝王家族翻案,并颂赞吾皇万岁的始作俑者,是二月河老先生,以他的小说改编,有了《康熙大帝》和《雍正王朝》,于是大搞奴才制和文字狱的康熙成了一代圣主,而雍正因为整顿吏治成了一代明君。就历史而言,康熙和雍正算是不错的皇帝,但从人类进程而言,过分唱红封建君王,难免有些可笑。在我看来,华盛顿、林肯、戴高乐、孙中山等才是人类的福音。在某些连续剧里,封建帝王不仅不严酷,而且很可爱。我们其实都清楚,君子当不了政客,政客也从来不可爱。娱乐是一回事,真实又是另一回事。

《步》剧里的康熙起码没有被偶像化,十分接近正剧的人设,在展露君王特有的复杂心机之余,还出现了一些人性化描写。编剧在史实上满足了思维严谨的观众,在情感纠结上又满足了抱着娱乐心态的观众,两方讨好。清宫戏其实已经繁盛了好多年,近年略微消停下来,可是为何改成穿越后又大红大紫了呢?按理说,这有点换汤不换药,不过穿越的神奇在于增强了观众的代入感,拉近了观众和历史的距离,而且情节上更容易制造事件冲突,穿越之后主人公的命运安危,本身就具备了贯穿故事始终的悬念,所以说虽然穿越剧的确是换汤不换药,但这汤换的却是迷魂汤。

看《步》剧,我们其实存在两个极致相悖的心理,为了愉悦心情,我们根本无视若曦的现代人心理,想当然认为剧情就应该这样发展,其实从佛洛依德心理学来分析,同时代里不同理念和不同精神状态的人是根本无法相处的,在一起只会非常痛苦,更何况是不同时代的人。“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一个具有现代自由精神的人,独自回到封建王朝,完全脱离现代人的生活环境,恐怕很难真正融入当时的社会,只要转换时空的新鲜感一过,痛苦和思念才是长期的心理特征,除非穿越者在绝望中产生斯德哥尔摩情感依赖症,否则只可能郁郁寡欢而终。

人们忽略这个问题,是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童话梦,它以各种幻想形式展现或隐藏在心底,所以多数人在观看穿越剧时都会自动过滤掉理性解构的心理,用看童话的心情进入剧情,如果这个童话故事编造出了一定程度的感官美或思维美,诸如情节精彩,动作火爆,人物生动,内涵深邃……那人们就会大加夸赞,如果编的是一幕狗血剧,人们在得不到满足的同时,就会认为被欺骗,批评漫骂随之而来。追逐童话的心情失落后,人们会自动唤回理性意识,诟病剧情,并扩及戏外,甚而责难到童话题材本身。

西方人的穿越故事总是离不开高科技和相对论的支持,科学的逻辑性好像已经进入了他们的日常思维里,而中国人的穿越是随心所欲,掉进粪坑里都能回到过去,对于很多国人来说,逻辑算个屁,搞笑逗乐才是王道,而且主人公一定要非凡了得。马尔泰若曦就很厉害,该女子穿越前的具体职业不明,但无疑是一名现代社会的白领。该白领踢毽子的技术一流,跟宋徽宗时期的高俅有一比,另外,该白领懂绘画戏曲,且擅长诗词历史,可谓多才多艺。

有人写评论说,《步》剧里女主角前面爱八阿哥,后面又移情别恋爱四阿哥,只因为老八将来会嗝屁,老四将来会当皇帝,这样刻画女主角显得水性杨花,非常不好。我却觉得很好,很现实,很有信服力。知性白领,穿越回清朝,遇到康熙朝的京城阔少们,整日里跟这些“金主”和“潜力股”们厮混,恰巧该白领历史书读了不少,知道各位“金主”们的结局,她当然要选最能保障自己幸福安全的四阿哥了。这跟《寻秦记》一个道理,要意淫就要意淫到巅峰。

《步》剧里的配角表演都很到位,若兰的扮相和人物性格让人感觉到几分古典女子的气息,十三阿哥也很洒脱,看得出这些年轻演员都尽力了。在后半段剧情里,几处有关权斗的地方剪切太快,情节铺垫局促,若曦在某些场面的介入略显生硬,另外,李公公总喜欢在康熙身后跟若曦交换神秘的眼神,次数过于频繁,不禁让我心生龌龊想法。其实,抛却历史的外壳,这就是一个“一女戏n男”的故事,有没有近似女版《鹿鼎记》?据说悲剧结尾令很多人慨叹,我倒是觉得孤单无依的若曦小姐,重新回到了行必磕头、言必自称奴才的社会,才是最大的悲哀。

总体来说,在娱乐至上假货横行的神奇国度,该片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