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一刻,全世界的人都是小羊,而EX偏偏是只狼,当我们惊呼“狼来了”时,我们拼命逃跑,却偏偏有只小羊还在默默地看着这只狼,那只小羊就是曾经爱过这只狼的羊······故事讲到这,结尾怎样,我想只有作过这只羊的人,才会觅到答案。也许,你跑或不跑,狼都在那里;你爱或不爱,前度也都在那里。

期待麦曦茵也可以说是期待彭浩翔,毕竟和彭sir接触过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地感染上他的灵气。二人合作的一部《志明与春娇》,谈得上的岂止散漫的镜头语言,玩味的焦距,以及娓娓的生活化对白语气,可这都在《前度》中被大肆释放。但现在才看《前度》,实在是因上半年都唔法接受爱情片的洗礼,各种原因,也就不一一解释,但我想会看这部电影的人,都会有过“爱不止一次”的经历吧。

书回《前度》,感觉该片最有意思的就是对于片名的阐述还不如一部《S日记》清晰,这绝对与节奏无关,《恋人絮语》的节奏紊乱得要命,但我依然喜欢。而《前度》的毛病却出在故事上,它想讲EX,竟无端摊出一盘周怡的恋爱史(其中杜汶泽的痛经说来得很是奇妙),EX周怡个人成了故事的核心,EX也从释义词沦落为代名词。此后,即使管周怡叫ET,故事也可以讲下去。但这样的EX显然唔有了戏剧效果,使开篇“惊艳一枪”的四人对崎立马作废,本可随之发生的前度现配拉锯战也化作泡影,或者说是被一笔带过,浪费了阿诗这一神经质角色。戏剧冲突消失的故事让《前度》不仅文艺,还很诗意,诗意的爱情就是模糊不清,EX在那里,他(她)就在那里,可到底在哪里。难道该片单单为了缅怀前度,而引起观众的共鸣,麦曦茵这次未免太低估了观众的情感分泌。

故事败了,电影把镜头语言拍得再暧昧,林二汶的配乐再抒情也于事无补。追忆起麦导的处女座《烈日当空》,那时对青春的把握比原著《九降风》还要多一阵风,凛冽刺骨。可以讲,麦曦茵绝对是个合格的导演,但并非合适的编剧。她依旧太过年轻,构架一些东西还唔法达到许鞍华的高度。但九把刀谈不起艳情,金庸无奈于科幻,昆丁止步于正经,麦曦茵现在拥有的资本是青春,青春的叛逆许鞍华讲不来,但完全受用于麦曦茵,她应该好好发挥自己的优势,扬长避短,量体裁衣,才不至于把《前度》中的男男女女拍得如此滥交与唔知。

《前度》究竟要讲什么,再谈起,莫过于是在麦曦茵的伤口上撒盐,怜香惜玉的你大可不必。那让我们单纯谈前度?也属多此一举,怎样的你,怎样的爱情回忆,怎样被爱情伤过,就会与前度又怎样的故事。是做路人,还是变密友,是做仇人,还是复燃旧情,都是你的选择,是你的爱情故事,唔是他人的,唔是东京的,单纯就是你的,狼和羊的结局是为你量身定做。但我知,唔要有着美好的现在,又要贪心地缅怀过去,错过的不一定是最好的,现有的不一定要错过的,既然错过一定会有缘由,曾经的缘由如今依旧受用。缅怀只会让一些痛也变得美,也变得蹊跷无比,最后伤痕累累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