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奇的片子里我很喜欢的一部。开篇追随着子弹旅行的长镜头,引出在中景镜框中心闪耀着金光的迷人男子,漠然而无辜地开始讲述。脚下是千军万马的战火硝烟。他林立于疏离于我们的金属世界,金色的子弹堆积成回首难言苦乐的往昔。

自格里菲斯开始,战争题材似乎就成为电影界不衰的宠儿。无论是以史诗叙述展现恢弘战事的磅礴场面,还是透过战士的视角体味无情战争的残酷与革命友谊的冷暖。再深一层如《广岛之恋》般以和平写战事,描绘的是那毁灭性的灾难种在人类心灵中永不磨灭的伤痕。而这部影片舍弃了所有这些侧面,在与战争本身无限拉近的同时,又采取一种从未参与的游离态度。它所切入的军火商的人生与心理,使得影片对于战争主题的表达站到了一个非常并诡异的高度。所有真枪实战的大场景都不过是凯奇一个皱眉的铺垫。

这个男人淹没在直升机和扫射阵中的话语,甚至连特写都不需要就能将你拉入他独特的审美世界。

这是一段异常辉煌并惊险的冒险之旅,然而由于它所发生的环境与群体与我们相隔太远,使得我们为这剧情的跌宕怜悯之时,脱去了对于自身大祸临头般的恐惧感。舍弃该片独特的角度与情节设置,也不论众多实力派影星肆意张狂的发挥,单是片中所动用的3000把AK-47以及那跨越13国的场景交替,绝对让你在视觉愉悦的层面体验到充沛的乐感。

应该说剧本的原意是要展现一个庞大复杂的黑幕交易的真实面,这种讲述是客观的、纪录的。而或许由于凯奇太鲜明的演绎气场,使得我在观影时不由自主将重心偏向了他的生活。这个角色的意义已远远超越了作为穿插情节的主导线索层面,更将事业、情感、爱恨、罪孽与荣耀一并压缩在短暂的两个小时之内,在这条路上可供发挥的余地并不大,但该片依然尽力将其做到了层次分明、真实饱满。凯奇的这段人生实在太复杂了,弟弟的死亡使他背负一世的罪责与忏悔,战火交易中盈利与逃生的睿智,掩盖在地下交易表层的辉煌人生,以及对家庭的眷顾与疏离。所有这一切,从他浑厚而落寞的旁白里流淌出来,宛如交响。或许如他所说的那样,他只是擅长于此。曾经迷茫的岁月里突然萌生出的追求并且业已枝繁叶茂,再不想放弃亦害怕再次迷茫。

他辉煌的人生,在枪林弹雨笼罩起的狡黠交易里,铸成纯金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