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怀揣着巨大的激动看完了《小时代》,结束后像一个粉丝一样抱以尖叫和跺脚,这没什么好丢人的。

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全新的时代可能即将到来。也就是一个“新”字,将电影与受众既定的话语环境一下子从会议室、茶坊拉到了桑拿室、SPA会所和KTV,甚至是一张床上。我们既要看到导演郭敬明,小四毫不掩饰的情欲和物欲,也应该看到我们的情欲与物欲何曾少了多少。

《小时代》里所谓朦胧的爱情,所谓的姐妹友谊,一点没有打动我的。未来的第一部下集甚至第二、三部必将证实我的观点:他们的爱情和友谊是不堪一击的。

那什么是坚固甚至是永恒的呢?电影中,顾里有一句台词说得还算到位: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这句台词是整个电影隐秘世界观的入口。生而为人,大概是逃离不了三大困惑,首先是生的困惑,我能否活下去,靠什么活下去?第二个困惑是,性的困惑。第三个困惑就是物质的困惑,我的灵魂如此孤单虚弱,要不要把所有的通道塞满物质的产品,一个包的价值是不是我青春的价值……

很多华语电影基本上都是在试图讲述或者解决这三个困惑,三个一起弄,三选二,或者三选一。比如《芙蓉镇》是讲第一和第二个困惑,《活着》《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是,《1942》纯粹一些是讲第一个。有些电影表面上很装蛋,但其实就是想讲性,比如《春娇和志明》《志明和春娇》。有些电影试图讲物质的困惑,比如有一部叫《爱出色》的电影,但讲着讲着还是讲到了爱情,也就是性的困惑。《与时尚同居》有新意,讲到一些物质的困惑,但是最后回到了导演所熟悉的话题主题,我们为什么而活,是理想还是钞票?

80后还是压抑的,是被体制所抛弃,却时不时渴求体制怜惜的小尾巴。90后是非常可爱的一个群体,他们不知道顾城也不知道舒婷,不听崔健也不听罗大佑。不得不说,在他们这一代人身上,生不是问题,物质还是极大丰富的,为什么而活,也不困扰他们,因为他们所受的教育就是enjoy today。

他们唯一可能的困惑就是物质的困惑。《小时代》里其实说的很多,信息量很大,电影一开始用林萧的独白展示了四个女孩子的现状,富二代、里弄女孩、绿茶女孩和彻头彻尾的女屌丝,她们四个人选择成为朋友,统一的价值观没有那么高尚,简单来说就是:过上好日子,有一个hot的男友(哪怕男友是装逼狂,是神经病、甚至有点娘炮,都没关系)。这四个女孩子的伪装是不能够掩饰她们与生俱来的欲望,对物质的认可和亲近。所以,你会看到一些传统眼光下匪夷所思的细节:失恋受伤后只要能穿上顾里的名牌衣服就释然了,并且获得了巨大的力量;顾里明明就是要计算与男友的价码,你给我买了多少东西,我买给你多少东西;还有那个绿茶妹子(懒得百度角色名),在电影的后半部分明就开始弥散出一些腹黑的气质,我出身穷是硬伤,我更加不能输;还有林萧,或许是最纠结最困惑的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所获得的都是平庸,包括男友也是,在被集体意识推进疯狂地接近最华丽的舞池同时,她却要迷失自己,什么才是快乐——所以,她扮演的是我们,这批80后。

我没看过郭敬明的任何书,对他的了解来自于媒体的报道。现在,我却越来越欣赏他了:他聪明地架构了自己的强大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他重新规划了游戏规则,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而他与物质的关系(或者肤浅的说那些名牌吧)大体经历的过程是:崇拜,混乱的接受,有一些了解,最后是玩弄于鼓掌之间。

《小时代》最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对物质的玩弄感,这显然是一个高富帅的幽默感,导演是上帝视角,看着男孩女孩如何为物质争破头,林萧面试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场景。他甚至玩弄了自己的过去,那个专栏作家其实是他的过去,一个刚刚爆红但还没有话语权的郭敬明,而宫洺才是最贴近郭敬明的,一个华丽世界的霸主。据说,周崇光是宫的弟弟(后母与前夫所生),兄弟俩放在一起才是完整的郭敬明。

郭敬明的游戏感充斥了整部电影,使得整部电影可能被认为的狗血、山寨甚至矫情,被奇妙地改变成趣味,这种趣味我想大概类似于马桶圈盖都是LV的LOGO吗,或者GUCCI出了安全套。因为这种肆无忌惮,让人咂舌的聪明劲儿,使得整个观影过程很嗨,就像电影最后的彩蛋,你以为所有角色在装逼,殊不知他们在偷偷笑我们装逼。

我和我身边的很多同龄人正处在一个混乱的社会阶段,阶层在重组在打破,圈里圈外都是诱惑也是陷阱。我们还没有到纯粹的中年,就感觉到巨大的危机,灵魂先别论,物质上依然存在困惑,我们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才能对得起自己的学历职业职位以及那一份脆弱的情怀。

物质,是个坏情人,在一代人甚至更多代人心上打了一炮,但烟消云散后,我们无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