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师,王佐,居士,武王同气,艺祖面首,孝孺还魂,御史中丞,谏议大夫,赞善大夫,论语赵普,藐视诸葛,仰拜伯温,圣清郭璓,童话男孩,正义卫道士,文明天使,众生大救星,万恶戎狄西洋奇技淫巧之抗体,翰林侍读,天子争臣,奸佞克星,自然孝子褐蜘蛛同志曾经说过,好的电影和好的A片都出自欧洲,这话没错,真的,今天我给你们介绍的这部电影《香水》就是这么一部由德国、法国、西班牙合拍,汇聚了德国人的哲学、法国人的浪漫和西班牙人的激情的欧洲电影。

主人公葛奴乙出生在十八世纪欧洲最肮脏的城市——巴黎的最肮脏角落——鱼市场,他的鱼贩子母亲稀里糊涂地把他生了下来,并不打算要他,而是让他在死鱼内脏野狗利齿当中自生自灭,但主人公一声啼哭让他保了命,也让企图弃婴的母亲上了绞架。在恶臭当中出生,也让葛奴乙天赋了异禀,上帝给了他一个世上最灵的鼻子,甚至在他被送进孤儿院懂得说话之前,他就学会了凭事物的气味去辨别事物本身。十三岁的他被孤儿院以七法郎的价格卖给了鞣皮厂的老板,在那个臭气熏天暗无天日号称人均寿命不超过五年的地狱工厂,葛奴乙顽强地活了下来,终于得到了和老板一起上街送货的待遇。第一次接触繁华城市的葛奴乙被一位卖水果的美丽少女的体香深深吸引,不懂得与人沟通的他SB般尾随少女,贪婪嗅着少女的体香,后来不经意错手杀死了少女。那沁人心脾的香味不复存在,那个夜里葛奴乙脑子里就有了一个想法——必须学会保存香味。他费尽心思在一名过气的香水制造商面前表现自己,并因自己在嗅觉上的天赋被香水商相中,从鞣皮厂老板那里以五十法郎的代价把他买了过来,成了自己的一名学徒。葛奴乙开始学习各种植物精油的提取方法,但当他发现蒸馏法根本无法提炼动物的气味时,葛奴乙由失望导致重病,几近垂死。既爱才又图利的香水商不得已给他开了出师证明,推荐他去香水之都——普罗旺斯学习更为先进的油萃法(即以动物油脂保存香味的香水制造法),葛奴乙才奇迹般地活了过来,当然,前提是凭自己的天才留给了香水商几百种香水配方。去往香水之都的路上,葛奴乙痛苦地发现,世上万物都有自己的气味,唯独自己是一个没有任何气味的人。只懂得用嗅觉接触这个世界的葛奴乙深深惧怕这种感觉,他害怕自己的无味使他被世人遗忘,在世人眼中一文不值,这种想法更刺激了他引人注目,严格地讲应该是引人侧鼻的念头。

在普罗旺斯的香水工厂,葛奴乙丧心病狂地杀死了和他一起工作的年轻女工,将她的尸体泡在蒸馏罐里蒸馏,沮丧地发现毫无用处。他想起了油萃法,于是又杀死了一名妓女,用动物油脂包裹了整个尸体,然后将油脂刮下,回到工厂将油脂进行加工提炼,制出的香水(如果那能称之为香水的话)居然成功地骗过了妓女养的宠物狗,这时,葛奴乙意识到他离成功不远了。世上最好的香水由前味、中味、余味组成,十二瓶香水代表十二个弦音,这是那位过气的香水制造商教他的。此时的葛奴乙一门心思要造出世上最好的香水,况且那名被她错手杀死的卖水果姑娘的处女体香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因此他把目标放在了那些十来岁的有着天然体香的处女们身上,一个个地杀死她们,用油萃法提炼她们的体香,一共十二个香水瓶,每一瓶代表一位少女的生命,葛奴乙做到了,他将十二瓶香水各取一滴,混合成了一小瓶世上独一无二的香水魔王。

只要有东窗,事情就会败露。被人捉住的葛奴乙被判以极刑——绑在十字架上,全身关节将被敲碎,然后在众人的唾骂中慢慢死去。被处死的那天,行刑台周围聚集了上千名观众,相当一部分还是遇难少女们的家属。影片的高潮部分到来,葛奴乙先用香水迷惑了送他上行刑台的官兵,换上了行刑官的衣服,然后在脖子两侧抹上了两滴他的香水魔王。奇迹发生了,葛奴乙优雅地登上行刑台,先是郐子手扔了手中的铁棒向他下跪,继而他周围的原本咬牙切齿的人群纷纷拜倒在他脚下。葛奴乙掏出香水倒在事先准备好的手帕上,向空中优雅地挥舞,香气散开,整个广场上千人全部陶醉了,甚至监督行刑的大主教都惊呼:“他是个天使!”

接下来是一幕电影史上最牛逼的镜头——葛奴乙周围上千人,不论身份、地位、年龄,包括大主教在内,都不可救药地沉迷于香水魔王的魅惑香气中,开始互相爱抚,互相宽衣,然后开始造爱,就象初恋的情人们一般,行刑台周围几分钟之内成了一片欲山肉海。葛奴乙站在高台上象个真正的天使般俯瞰周围的人群,突然想起那个被他错手杀死的姑娘,有两行泪从他那猥琐的眼窝中滑落。

葛奴乙从刑场悄然脱身,从欢娱中逐渐醒来的人们发现了眼前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切,这一切与他们的道德准则大相违背。于是,他们选择了淡忘,选择了缄口不言,随便找了个替罪羊吊死,便再也没人提起这件事。按电影里的旁白,葛奴乙有了这瓶香水,他完全可以控制这个世界,完全可以去王宫让国王感激涕零地吻自己的脚背,但葛奴乙没有这么做。

他怎么做的?

如果写出来,我就成了一个不折不扣不可饶恕的剧透者,对于这样的电影而言,无疑是一宗罪恶。

这是一部很牛逼的电影,但据说真正牛逼的是原著小说,德国人写的,据说有人把原著小说和君特格拉斯的《铁皮鼓》媲美,在全世界拥有无数粉丝。这么说来,我还真有点孤陋寡闻了。

且不论它如何牛逼了吧,既然看了电影,还是阐述一点自己的观感。首先,是故事本身的哲学寓意。用世上最残忍的手段,造出来的却是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一头肮脏不堪,一头却美丽无极,两者相错,颠覆的东西太多。其次是故事的主人公,他既是一个天才,又是一个疯子,更是一个残忍的杀人犯,他为了气味而活,为了保存气味不惜使用世上最残忍的方法来达到目的,想想,十二名处女鲜活的生命,被他老人家浓缩了混在一个比指甲油大不了许多的小瓶里。天才和疯子,多数时候相生相融。第三,是故事对人类本身的嘲讽——人类有一套自己的道德价值观,但多数时候,它在诱惑面前往往一败涂地。在香水魔王的魅惑下,人们忘了葛奴乙是个杀人犯,反而对他顶礼膜拜,包括主教在内的人,都在行刑台周围大肆宽衣解带鱼水而欢。葛奴乙穿着蓝色的官服,挥舞着手里沾了香水的手帕,君王般振臂挥舞,周围人群山呼海啸伸出双手欲仙欲死,多么牛逼的嘲讽!

电影的牛逼之处还在于它的拍摄手法,这是一部通过视觉来反映嗅觉的电影,通过电影镜头来让观众感知眼前事物的气味,这本身是件非常艰难的事情,但导演似乎很不经意就做到了,做得那么入骨那么唯美。电影的全名叫《Perfume——The story of a murderer》(《香水——关于一个谋杀犯的故事》),气味贯穿了整部电影的始终,导演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牵着你的鼻子走”,虽然你真正闻见的只是电影院里各式腐败的气味、爆米花味、脚丫子味,但镜头却能控制你的嗅觉神经,给你难以抗拒的幻觉。更重要的一点是,自始至终,你看不见血腥,看不见暴力,丝毫不会感觉恶心,电影中的杀人场面,包括葛奴乙伏在被杀少女尸体上贪婪嗅着体香的画面,原本应该让人恶心,但在导演给予的镜头之下,你只会感觉到唯美,与暴力无关。而前面提到的千人大寻欢的场景,亦只会让你震撼,不会让你觉得色情,甚至不会给男同胞们带来冲动。写到这里,我有必要由衷佩服一下导演的才华和功底。

关于这部电影可说的还很多,例如它的音乐,普罗斯旺漫山遍野的薰衣草,与葛奴乙接触的每个人都不得好死,等等等等,就不一一赘述。总体而言,这部电影与《海上钢琴师》有类似之处,都属于令人震撼且压抑的类型,摒弃了好莱坞的俗套,纯正的欧洲风格——既有故事,又有内涵。但似乎《海》更追求至上唯美,《香》则更能引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