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仙2》用了一个恐怖片的外壳包装,然后用无处不在的心理惊悚展示了让人战栗的视觉空间,表面它是一个七人行的故事,而本质上它则是一起关于爱的悲剧。

影片开始于那个“邪恶”的化身小艾,同时又结束于小艾的再一次附身,而一切的最终指向则来自于小艾对于宋倩的隐形的百合情感,而在影片的最后,宋倩那邪魅的一笑,则在某种层面宣告了两人最终在精神与肉体上的合体。

从整体上来讲,这是一部恐怖片,而从细节上来讲,这也是一部百合气质颇重的情爱片。这两者无缝对接地相当自然,这应该与导演安炳基的个人特色是分不开的,从《凶咒》到《鬼铃》,再从《笔仙》到《笔仙2》,导演用自己的“高感度恐怖”手法诠释了恐怖片的精髓,那便是在细微之处进行打磨,看恐怖片最重要的氛围和细节部分,导演都控制得相当到位,这使得虽然整部片子总体在恐怖画面并不多的情况下,却能让观众随时都处在极度的心理战栗之中。

可以说,《笔仙2》完全跳脱出了国产恐怖片粗制滥造的圈钱模式,尽管最终要回归到无鬼神论的主题上,但不同于其他恐怖片在最后的难以自圆其说,《笔仙2》的故事是非常流畅与完整的,尽管存在细微硬伤,但是瑕不掩瑜的,它既不故弄玄虚,同时也不生搬硬照,尤其在结尾附身的那一幕,则直接有《致命ID》那样非常让人惊艳的效果,虽然没有任何让人不适的镜头,但想让人感受到那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在细节上的考究使得本片的整体呈现效果非常的精致,而影片的配乐也为它的整体打造加分不少,在片中,那种绵延不绝的音乐分子时刻在挑拨着观众的敏感神经,而同时在细微之处,比如灯光、道具、以及人物特写的镜头都处理的比较稳当,它有一种无处不在的压抑感在随时让观众准备好尖叫,这不同于一惊一乍式的廉价惊悚,而是巧妙地将观众代入到影片之中,感同身受地去与影片中的人物一起,感受未知的无限可能性与命运的不可预知性。

影片在大约三分之二的地方能够让人大致猜出凶手,但比较让人震惊的是,它本没有落入观众固有的想象圈套里,可以说,导演一直在跟观众玩着斗智斗勇的游戏:对,你可以猜中者结局,但你却参不透这过程。影片一步步的走向看似在预料之中,但实际最终却又在意料之外,小艾的死的最终结局可以说让人倒吸一口凉气。而结尾部分的彩蛋,则告诉你:恐惧还将延续。

而无疑,比恐惧更让人恐怖的则是那种让人感到压抑的爱,小艾对于宋倩的那份情感已经超越了友情的范畴,以及是属于拉拉的情感范畴,而娜娜也已经畸形的爱到最后则变成了深深地嫉妒,这是一种具有毁灭性的爱,最终,它酿成了悲剧,也毁了所有人。

《笔仙2》用恐惧让你的额头与心上冒出丝丝冷汗,同时用这起爱的悲剧警醒众生:有时候,爱比死亡更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