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部电影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谁可以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生活来演绎自己的一生,在仅仅不足10平方米空间里走过自己的一生。

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有人喜欢无限大,有人喜欢活在自己狭小的空间。

小时候,我向往无限大的世界,可以有无限的遐想,长大后,发现我的世界是有限的,能生活和想象的世界其实很小很小。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它为什么总在捉弄我?

1900,这一天世界发生什么?我们可以想象,也可以从历史书籍上找到很多的故事。

1900,这一天是新世纪的开端,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世界似乎宽广了许多。

1900,这一天有无数的婴儿诞生,有些可以一生都享受王子公主式的待遇,有些却注定从一开始就要挨饿,还有些人去却是注定要在社会的夹层中为了自己的梦想追寻一生。

镜头一:欲哭欲雨

1900,这一天,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被遗弃在一艘船上,一架钢琴上,一个黑人船工面前。

他叫1900,《海上钢琴师》的主人公。

注定被别人捡到的小孩通常都很有灵性,1900也不例外。

“What’s the mama?Danny?”(丹尼,妈妈是什么?)

“Horse!”(马!)

“Oh, lemon ,mama is run horse. ”(是出赛的马,林蒙。)

……

我的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留下来了,没有预约,没有防备,突如其来。在1900年出生的所有的孩子,恐怕都知道“mama”的意思,而1900,不知道。只有他,不知道。

接下来,丹尼把林蒙放到简易的吊床上,

“What’s the orphanage?Danny?”(丹尼,什么是孤儿院?)

“Really, orphanage is lockup……”(孤儿院就是监狱,是用来监禁那些没有孩子的人的地方。)

“If you don‘t have me, someone will put you in the orphanage center(假如你没有我,人家是不是把你关在孤儿院内?)”

“ha ,ha, ha ,you guessed right,lemon, good night.”(呵呵呵,说的对,林蒙,晚安。)

很欣喜,童年时代的1900能够遇到丹尼这样善良的水手。至少可以让自在善意的欺骗中成长。感谢上帝。

镜头二:晕船浪漫

在风暴中迈克斯晕船时1900带他到大厅中弹起了钢琴,并放开了脚闸。随着船身的起伏,乐曲中钢琴如流水般在大厅中回旋,风暴叠现在1900的面前却失去了令人恐惧的强悍力量,就好象是海洋表演的小小把戏一样让我们微笑。

喜欢这一段,摄影师的拍摄角度,虽然有些虚假,经过了27年了的维珍尼号的布景还是那么鲜亮,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走廊里的皮鞋都跳出来和着乐曲一起跳舞,只是,方向都朝两边闪,大约是为了烘托那一瞬间的音乐和生活在暴风雨中的浪漫,看起来很微妙的对待人生的态度,轻松,自然,不夸张的经历风雨。

镜头三:音色魅影

上等人舞会时的疯狂,对大厅里不同人物的不同心态,谋杀亲夫的老女人、妓女、偷穿礼服的3等舱乘客等等,都有不同的音乐来讽刺大厅内每个人们。

“Hey kid,give us a good tarantella.”(嘿,小子,来一段塔阑塔拉德曲子!)

“And you show me how a goes paisa”(你先唱来听听。)

三等仓人们跳舞时的欢愉,欢快跳动的眉毛,吃苹果的咔嚓声,故作绅士的男人,与少女父亲交谈时的轻缓,看见少女时的柔情等等都显示了音乐的绝对魅力。这一部分虽然不是抢眼的亮点,可是我还是能感受到导演的处理细节的用心,世界之大,在音乐的面前所有的伪装和面具都表露无疑,重要的心理思想和音乐的绝妙搭配。88个钢琴键,在手指头的飞舞下都变得充满生命力,突然间就可以将每个人的一生在短短的音乐声中若影若现出来。

镜头四:Jazz斗技

爵士乐祖师谢利上船来向1900挑战。这是全片音乐的高潮。一般来说音乐间的较量非常难以表现:因为一般观众不是很能分辨出哪一方在音乐的造诣上更强一些。三个回合中谢利弹奏的都是拿手的爵士乐,就好象三步走的都是平板路;1900却一步一个台阶,先弹奏简单清新的“平安颂”,然后将谢利第二回合中弹奏的曲子按照原样弹了一遍。第三回合中才显示自己的最高水平,达到顶峰。使大厅中的听众惊诧地如油画般安静。

精彩的影片、仙乐般的乐曲,斗技的这一段是本部电影的着眼重点之处,相信大家也都深有感触,这里我也不多说了。

镜头五:只是经过

当Max再次来到船上,试图劝他下船的时候,他说:“城市那么大,看不到尽头,在哪里?我能看到吗?就连街道都已经数不清了,找一个女人,盖一间房子,买一块地,开辟一道风景,然后一起走向死路。太多的选择,太复杂的判断了,难道你不怕精神崩溃吗?陆地,太大了,他像一艘大船,一个女人,一条长长的航线,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也不愿意在一个找不到尽头的世界生活,反正,这个世界现在没人知道我。我只所有走到一半听下来,不是因为我所能见,而是我所不见……”。 (这一段,我的英文程度有限,原声没听明白,只好copy直译了:$)

对于1900,几十个键盘的物质世界已经满足了,而他内心的音乐世界是无限的,在他看来,没有哪个世界比他内心的音乐世界更美妙。而陆地是一个无限大的键盘,一个无限大的键盘,如何能揍出美妙的音乐呢?

Lemon为自己找到这样一个自己的世界而感到庆幸和困惑,或许他曾经还在想念那个有着如同花瓣一样鲜艳嘴唇的少女,那未送出手却已经毁坏的胶木唱片。只是,一切都如同曾经的音乐灵感,在未知的时候突然袭来,在键盘上敲出美妙绝伦的音乐。只是,那些都如同维珍尼号上的乘客一般,上船,下船,再上船,下船。如此循环,只是,在船头与船尾之间来回颠簸。对于lemon来说,一切都只是经过。

一生就演奏自己的88个键。

为什么不可以呢?

镜头六:天籁绝音

电影节结束的时候,Max在维珍尼号上找到了1900。在劝说他上岸无效的情况下,黯然的拿着粘好的胶木唱片,伴随欲哭却无声的心绪,爬上悬梯……

“Max,两个右手能弹出什么样的音乐?”

在天堂用2只右手弹出什么样的曲子?Max不知道,我也不知道,1900更不知道……

手指,手指轻盈的特写,随着音乐节奏的起伏,应声而上下,抚摸键盘的触动。

“轰!”

一代音乐天才1900和维珍尼号一同在海上落幕。一段人生,88个钢琴键的完美演绎,就此画上句号。

这是我所最钟爱的一个镜头。

哭,有泪,无声。

p.s:其中所说的几个镜头,我最喜欢的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镜头,不知道有看过的谁还和我一样?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