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斯皮尔伯格仍然是素质的保证,不管你喜不喜欢他把沉重主题尽量诗化的风格,但他对于自己作品的诚意仍然是无可质疑的,两个多小时的电影被认真的填充的非常厚实,虽然实际上这片的结构对比辛德勒或者大兵是明显松散的,但通过非常诚意而且公平的视角来审视战争,这一匹马的旅程实际上起到了类似公路片的效果,小事件排比出大性格。所以这片故事上的线索虽然是马与主人的忠诚情意,但他真正要好好说,也是着力刻画的,是通过马这个美和善良的象征激发出战争中人性里美好的一面。个人被卷入了丑陋而残酷的战争是没办法的,不得不去杀戮同类也是没办法的,但是只要有可能,人还是能控制自己,在自己能决定的范围内尽量柔和,保护,理解,这才是人类的希望所在。而这匹马,就是给了那些正在被战争磨灭的善良一个机会,就算在战场,也请记住那些美好的东西,只要有机会,请好好保护他们吧。

其实关于片本身精神可说的地方并不多,斯皮尔伯格的一大本领就是把人性说的很简单美好但是绝不廉价简陋,那些表现美好的段落其实细想起来也挺烂俗的,但通过一些小手腕,比如让征兵带走马的军官努力画素描,同时说一个关于漂亮帽子和死亡的笑话,一下就让气氛铺垫的很适合接下来的牺牲。这么美的东西就在眼前,却要让自己投身战场,多么无聊无奈。再好像那两个德国小兵,在迷茫和挣扎中被战争毁灭,却特意安排他们睡前的笑闹,一下衬托出战争的残酷无情,这些孩子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作战,却因为当了逃兵被枪毙。法国郊外的祖孙为了忘却战争夺去的亲人隐居,最终还是要失去带来快乐的小马;当了督战队的青年为了不枪毙后退的战友只好自己冲上前线赴死;粗鲁的德国大叔直到最后也希望自己喜爱的马匹能安全;这些小人物众生相是斯皮尔伯格的拿手好戏,这也成为了这个片最大的特点,一马串联,群相尽显。战争是灾难,所以灾难中的光点更加耀眼。

这片另一个亮点是画面,尤其是战争场面,配合着故事残酷中有美丽的主题,战争做的非常的唯美,打得昏天黑地但是全片就没见血,更多的是通过全景,回避来表现残酷的场面。枪决小兵用风车来自然掩盖,骑兵队覆灭航拍全景,毒气释放音画结合一闪而过但余味悠长。方方面面成功的兼顾了残酷性和血腥度。其实大部分人也并不是喜欢残忍,只不过很多时候必须残忍才能带人入戏,但斯皮尔伯格就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这种暴力程度。他既可以在辛德勒里用一个红衣小女孩直点人心,也能在大兵登陆战里好好秀一下自己实景战争的能力,现在更是努力做到了实景不残忍,但残忍的气氛一点不少,这就是导演的功力了。更何况对于田园风光的表现本片也做到了极致,几个画面干净大气,一人一马奔跑在夕阳下这么武侠的光景做的非常帅,这可是基本只有动画里才能看见的画面啊。总之画面算是成功的完成了这么一种感觉,残酷而不恶心,唯美但不虚假。

接下来说点题外话,总觉得一战是最后的古典战役,到了二战由于攻击武器的实力大大超越防御武器,大片大片的土地快速,反复的易手,所以战争的变化,战场之外的因素完全占据了主要地位。而一战还是主要使用大炮轰击之后步兵推进的传统战术,很大程度上算是“堂堂正正”的正面对决,而当时攻击技术劣势于防守技术的现实也让战线推进格外的困难,实际上直到战争结束,西线的拉锯战也没能发出个胜负。在这种正面对决的气势下,那种从古代延续下来的勇敢,荣誉,坚持才有最大程度的用武之地。这个片也为了制造点噱头,很好的重现了堑壕战的残酷之处,千军万马藏进壕沟里,等待着己方的炮火压制完成,随着一声风笛,士兵们迎着机枪冲向敌人,非常斯巴达,不是吗。而且还好好的展现了一下双方的秘密武器,坦克和毒气,算是对的起一战这个背景了。那个时代大国崛起必有一战,德意志想要成为巨人的意志推动着旧世界的没落,美利坚俄罗斯倒是趁势崛起,靠着别人家的战斗自己成为了巨人,新的世界格局就这么尘埃落定。每回想到这些现实,就觉得真是天佑美利坚,这世界上还有比那里更占便宜的地方吗,随着工业革命崛起,没有任何历史包袱,真正的地大物博,平原接两洋连上加拿大毫无后顾之忧,原住民实力脆弱民族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样的国家不繁荣昌盛真的说不过去啊。所以再往下想也到有点自豪,就咱们这个破硬件条件,能跟人家作对还能挣扎的不错,真是也挺不容易了。。。

总之是一个标准的斯氏好片,画面音乐表演等等硬件方面毫无纰漏,背景一战恢弘大气,主题健康励志动人,噱头用的恰到好处,小幽默调节气氛毫不拉空,动物出演更大大增添可看性。一定要挑点小毛病的话就是爆发力还是差了点,没有诞生一个“名场面”,而且既然选择了群戏这条路,人物方面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扁平。有这些缺点恐怕这个片成不了经典,但在目前的这个档期肯定是水平一览众山小的,期待斯大爷接下来的《林肯》,这才是真正有制造经典野心的作品,正好前一段又看了看卡耐基《伟大的人物》,不知怎么比起正牌的林肯传还是更喜欢这个小册子,可能某种程度林肯的伟大和战马有点像,那就是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坚持善念,不管多么恶劣的现实,都能宽恕和原谅别人。待人宽待己严,说起来容易,但能真正做到一点,实在是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