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四十要出嫁第19集剧情介绍

男人四十要出嫁第19集剧情介绍

周六福跟张旭公平竞争

春燕拿按摩器给苏兰按摩,苏兰夸奖春燕真好,而她嫂子就是想不明白,之后她向春燕提起了拆迁的事情。春燕说苏兰现在受六福的影响了,能为老百姓多想了。苏兰问春燕,假如让她跟六福在一起会怎么样?春燕说苏兰跟六福挺合适的,听完春燕对六福的夸奖,苏兰问春燕是不是也喜欢六福?春燕否认,苏兰向春燕问起她跟前任老公的事情,得知春燕老公向春燕提出的离婚,苏兰骂她老公真不是个东西。春燕说苏兰跟六福在一起一定会幸福,苏兰笑的乐开了花。此时春燕想起了她跟六福结婚的情景。张姐告诉杨总,她发现六福跟春燕有事儿,让她注意一点儿。

六福忽然发现他的胸不疼了,十分的兴奋。麻子让六福填资料,打了六福一拳头,六福让他再打一拳头,而且用力一点。周六福告诉大夫,他左胸不疼了,大夫则说从检查结果来看,他胸部的肿块都被身体吸收了,他已经恢复正常了。周六福听到这个结果十分的激动,大夫问他是不是吃什么新药了?周六福说他哪里有钱买新药呀,大夫问他这段时间都干嘛了?周六福说都按医嘱办事,平时他就练练祖传的气功,还有他最近爱上了一个人。大夫感叹这真是个奇迹。张旭坐在那里脑海里全是苏兰,他想起苏兰介绍周六福是她男朋友,而他故意找一女的气苏兰的事情。周六福跟苏兰一起吃饭,他送给苏兰一个礼物,并祝她生日快乐。苏兰问他怎么知道她的生日?周六福说她身份证上写着呢。看到周六福用木头刻的女孩雕像,苏兰夸奖太漂亮了。梦莹来到餐厅,他问苏兰为何跟周六福在一起?苏兰说他们为何不能在一起。

梦莹吵着要喝酒,要求苏兰和周六福陪着她,周六福劝告梦莹,苏兰让他闭嘴。梦莹告诉苏兰,张旭把她给甩了,可能他的心里还有苏兰,苏兰让她不要胡说。这时张旭抱着鲜花来到餐厅,祝福她生日快乐。苏兰问他这是闹的哪一出呀?张旭请求苏兰再给她一次机会。苏兰再次声明她有男朋友--周六福。张旭指责苏兰还有意思吗?能不能不让别人牵扯到他们中间。张旭拉着苏兰出去,周六福冲过来推开张旭,同时他指责张旭伤害梦莹还是人吗?张旭问苏兰真的爱周六福吗?苏兰挽着周六福的胳膊向张旭声明,她很爱他。张旭向周六福提出挑战,他们要公平竞争。梦莹指责张旭真是个混蛋。麻子跟在梦莹的身后,梦莹吵着要喝酒,麻子相劝被她呵斥,无奈的麻子陪她去喝酒。周六福问苏兰刚才说的话是否算数?苏兰说他跟张旭之间打赌是他们的事情跟她无关,周六福告诉苏兰,他想追她,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认定了。

于东向晶晶吐露心声,晶晶说她什么事情都得跟哥商量,于东让晶晶放心,他去说服她的哥哥,晶晶让他再给她一些时间。梦莹问麻子为何对她这么好?麻子说他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上她了,还有爱。梦莹苦笑了起来,她说她的心里没有爱只有恨。麻子告诉梦莹,她该恨的人是张旭而不是他,还有他一定给她出气。苏兰告诉春燕,今天周六福向她表白了,接下来就得看他的表现了。春燕说周六福不会追女生,见一两次面就会结婚了。苏兰说他想得美,如果周六福表现得好的话,她才考虑要不要嫁给他。周六福约麻子出来,让他教他如何处对象?因为他现在想追苏兰。麻子说张旭不是追他吗?周六福说他要跟张旭公平竞争,麻子认为六福一定死定了,因为张旭又帅又年轻。晶晶跟刘倩坐在于东的车上,于东故意说晶晶身上的香水味真好闻,刘倩认为晶晶一定是在地摊上买的,于东则说这味道一闻就是纯正的法国香水,晶晶也说这香水是她大学同学从法国带回来的,刘倩则说法国就没有地摊吗。刘倩拿韭菜盒子给于东吃,于东不吃,刘倩自己拿着吃了起来。

男人四十要出嫁第20集剧情介绍

男人四十要出嫁第20集剧情介绍

苏兰六福两人留在山上过夜

麻子带着周六福去找铁头,周六福向他请教谈恋爱的经验。铁头让六福别听麻子瞎说,不过他对谈恋爱还有些经验,他认为六福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拿出男人的特点,男人必须有阳刚之气。六福问他怎么展示?铁头出主意,让六福跑到苏兰面前说“我爱你”,“我要娶你做老婆”。六福认为铁头应该都没有说过这些话,铁头示意给他看,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铁头三人,六福尴尬的离开。于东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中华路的新店要开张,让大家公平竞争。赵姐说这还竞争什么呀,不是说好让周晶晶去的嘛。于东说他跟苏总商量,让大家公平竞争。刘倩问于东,以什么为标准呀?于东说以最近大家的业绩,综合评判订下来,之后他让大家踊跃举手,晶晶生气的离开,于东追过去向她解释。

有人往店里给苏兰送了东西,苏兰看过卡片后命于东将东西扔出去,于东捡起卡片读起来,得知张旭要去国外了,大家劝苏总赶紧去追,苏兰则说她没有时间。大家吵着要看箱子里面的东西,苏兰几脚将它踹开,张旭躲在里面站了起来,他说苏兰也太狠了吧,之后他问苏兰怎么知道他在里面?苏兰抱怨他们不是小孩子了,他能不能不玩这些把戏?张旭送鲜花给苏兰,苏兰则掉头离开。庆梅跟金会去了杨总家里,金会感叹那里太气派了。庆梅问春燕为何不早些来接她来这里享清福?春燕说她只是这里的保姆。庆梅跟金会两人坐到沙发上,张姐走过来呵斥两人起来。得知眼前的张姐也是保姆,金会两人又坐了下来,张姐上前拉庆梅,庆梅两人干起了仗。杨总听到争吵声过来查看,春燕向杨总解释,杨总说沙发本来就是让人坐的,让他们随便。杨总让张姐给客人拿点水果,张姐则说她还有活儿没干完呢。

金会庆梅跟杨总闲聊了起来,得知杨总得了乳腺肿瘤,金会拍了大腿,庆梅说金会是村里的村医,对付肿瘤可有一套。杨总担心他能行吗?庆梅提议让金会试试,金会拿出了随身带的家伙。慧芳去公司找苏兰,专程为了那天的事情向她道歉,之后她送给苏兰一个礼物--周六福的工作纪念册子。苏兰去了周六福的装饰公司,周六福去倒茶的时候苏兰无意中发现了他藏起来的画稿,周六福见状赶紧将画稿夺了过来。苏兰将工作纪念册子给了周六福,周六福激动不已。苏兰吵着让周六福讲讲他的童年,周六福提议有时间带她去他童年玩过的地方看看,苏兰吵着今天就去。金会帮杨总通经络,杨总感觉好多了,并欢迎他和春燕妈有时间常来作客。张姐端来了水果,金会拿了一个苹果便吃了起来,张姐见此十分的不耐烦。

张姐打扫杨总房间的时候偷偷拿走了一个金戒指。周六福带着苏兰去山上玩,之后去了全子的家里,得知全子所看的山就要被开发了,而开发商就是张旭的东升集团,苏兰从包里拿出一些钱给全子。张旭望着照片想起了他跟苏兰在一起约定的事情。苏兰跟周六福两人去了山区的小学,孩子们跟他们玩的很开心,校长把周六福二人当成了两口子,周六福想否认,可是苏兰却对此非常高兴。苏兰二人要离开的时候陈校长告诉他们,说晚上他们回不去了,因为山上修路晚上不通车,周六福听此让校长给他们准备两间教室,他们在学校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