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如果时光能倒流 打死也不会再做歌手

格子衬衫、牛仔裤、大头皮鞋,略显富态的身体,脸庞浮现的皱纹,这就是王杰。很难想象眼前的这位中年男人,当年声势不输给“四大天王”。如今,似乎只有左耳的耳环,还能依稀找到当年“浪子”的影子。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唱红《一场游戏一场梦》《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安妮》的实力唱将,被人关注的不是音乐,而是诸如赌博、酗酒、狂躁、劈腿等乱七八糟的新闻。待到大家把他慢慢遗忘的时候,他又冷不防写出一首《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的歌曲。

王杰怎么了?

昨日上午,王杰出现在雅安市第四小学,作为由全国妇联主办、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共同承办的“守护童年”大型公益活动的“爱心大使”,捐赠5万元为地震灾区32名小学生及贫困家庭购买文具、书包、水杯、运动鞋等物品。年龄上的差距,并没有影响王杰和小朋友们的交流,甚至小朋友要求和王杰合唱《祈祷》时,原本忘记歌词的他也欣然答应。看着孩子们一个个抱着王杰时,觉得他不像个浪子,更像一位慈父。

5月17日,王杰将在北京举行“王者归来”最后一场演唱会,他的最后一张专辑,最迟也会在2015年与大家见面。虽然坦言自己从来没有离开,可是久违的王杰承认这次是自己回来了。“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儿子,我曾经发誓要在十年之内,要一个事实还清我的真相。要让我儿子看见,他的爸爸不是这样一种人。”

成都商报记者最后问王杰,如果有时空机,你回到从前还会选择这一行吗?王杰的回答斩钉截铁,“绝对不会,打死也不会,再也不愿意。我后悔了,当初应该去做一些和科学有关系的。我本来是读物理的,很后悔没有去做这个。”

雅安探访

王杰和小朋友做游戏

抱着他们像抱自己的孩子

昨日天还没亮,王杰便化好妆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和印象中的那个他,有很大的改观,岁月留在他身上的,除了微微发福的肚子,还有眼角的皱纹。王杰脸上挂着的笑容有些陌生,还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可是当他们一行冒着大雨,驱车两小时来到雅安市第四小学时,会发现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尤其是看到操场上活蹦乱跳的孩子们。或许是年龄的缘故,王杰的出现并没有带来太多的轰动,只有不少老师兴奋地拿着手机拍照,更多孩子眼里是疑惑。

王杰这次是作为“爱心大使”,参加“守护童年”关爱单亲、贫困学生实地探访活动。5万元的捐赠物资中,细心的他专门为同学们买了两种颜色的书包,“男生是蓝色,女生是粉红色。”

“你知道在小学要走的一刹那,有七八个小孩子,跑过来对我说,‘王杰叔叔,可不可以我抱你?’当时的感觉,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真的很感动。而且他们抱你的时候,你就感觉这就是我的孩子。”那一瞬间,王杰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儿子。

对话王杰

谈父与子

对儿子很愧疚 偷偷摸摸与儿子见面

第二段婚姻结束后,前妻带着5岁的儿子离开了,几乎没怎么跟王杰见面。“他成长期间看到的爸爸的新闻,全是负面的。他和他妈妈住在加拿大,原本可以在家附近的一个学校上学,但那个学校有很多中国香港人,会嘲笑他有我这样一个爸爸,后来他甘愿每天坐一个小时公交去上另一个学校。现在他对我还是误解很深,而我只有靠写歌,让他看到我。”

上一次和儿子见面,是今年2月,王杰掐准他妈妈回香港了,偷偷摸摸飞到加拿大。“刚开始他还不太愿意见我,是我恳求他,至少要给我一个机会聊天。但一开始聊,他就直接说:‘我不想听这些,停!’”所以王杰看到雅安的这些小朋友,既难过又高兴。而造成两人的隔阂,王杰觉得香港地区媒体要负很大的责任。

为什么明明是错误的报道,王杰却不对他的儿子、歌迷、公众作出解释?王杰坦言,自己从小到大的个性就是这样,不喜欢和别人争。“我很少去给人解释,没有这个必要,因为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今天我回到内地,我不是验证了很多事情。”

谈朋友

娱乐圈没有交心朋友 唯独欣赏张国荣

“几乎没有交心的朋友,一个都没有!”当这样的话从王杰口中冒出来时,还是让人非常惊讶。一个圈内朋友都没有,如何能在压力巨大的娱乐圈混那么久?“有记者朋友,在香港,现在已经不来往。该被他骗钱的已经被骗了,该被他花的,每个月,吃喝玩乐,要用十几万港币。我来这边后,再见。我也不想再来往。我只想做好给自己儿子看,你父亲不是这个样子。何况,我要每天写这么多歌,哪有时间去跟朋友出去喝酒,根本不可能。”

王杰承认是自己把自己排斥在这个圈子以外,“你们没有碰过在香港那种环境的艺人,吓死人,今天可以当你朋友,明天就在背后插你一刀,都是这个样子。”在圈内,唯独一个人让王杰很欣赏,就是张国荣。“哥哥不在了,很多媒体在采访其他艺人,这些艺人都说自己和哥哥有多熟,老实话,我看着都想笑。人家去世了,没有对证了,你讲得跟真的一样。其实哥哥不是这样的人,他平时很少和别人交朋友,他和我的个性很像,我们偶尔有一些短讯交流,香港当时不是有BB机,他问我在干什么,他很烦。我说哥,对不起,陪不到你。”

谈感情

怕了恋爱 但还是很期待她出现

一个人的生活,的确很无聊。可是翻看王杰的情史,两次离异,更多次无疾而终的恋爱,甚至遭遇女朋友劈腿等等,一直跌跌撞撞。“我其实有点怕,但是话说回来,真的要碰到的,我还是不会放过的。”以前的王杰在恋爱中,经常输得人财两空。如今,他用“奸诈”来形容自己,让人有些唏嘘。“现在自己有一点奸诈,在这方面,真的有点奸诈,我可以把财产分开一边,让对方看得到只有一点点,狡兔三窟。”

即便有了新的恋情,王杰也不希望太早曝光。“先交往一段时间,不要像前两次婚姻一样,一下就结婚了,我觉得这样的婚姻都不好。”

所有的恋爱经历都是失败的,除了对方的原因之外,会不会因为王杰是个“浪子”?“在国外‘浪子’是很多女孩喜欢的一个东西,因为浪子是饱读诗书,温文有礼的,但喜欢到处流浪,帮助别人。可是在内地形容的不一样,就像‘浪子回头金不换’,是个贬义词。”不过王杰也很释然,“浪子不是这样的意思,如果真的是这个意思,也无所谓,从王杰开始,把这个‘浪子’的意思改过来,推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