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教委日前表示,今年北京市将在中招过程中,加强对公办高中国际班的招生规范,不再审批新的高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

教育部曾有过统计,目前经过各省审批报教育部备案的高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仅90个,而在各地高中所举办的国际班,更多是以学校开设的"课程改革实验班"以及学校自行设立的"国际部"形式存在。由于缺乏统一的监管体系,加上课程设置和收费标准的多元化,导致目前高中国际班呈现出参差不齐的发展态势,集中暴露出课程体系设置混乱、审批不严打擦边球、收费高占用公共资源等问题。

为此,《法制晚报》、《TOP时空》的记者专访了北京爱迪学校校长连虓,让我们来了解下连校长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

记者:关于"停批公办学校高中国际班"的政策,您是否赞同?原因是什么?

连虓:这个问题早在去年六月的访谈时,我就谈过,当时正好是教育部国际司的官员来访爱迪调研"国际班"现状。我当时举例了我亲自"救火"的"国际班"的案例来说明问题,教学质量不保,北京情况好些。外地的情况堪忧。总感觉"国际班"上马比较仓促。一是学校对于国际课程的核心知识和优势缺乏必要的培训和了解,大多数校长出国旅游购物了一圈,这一点我毫不客气的讲,纯属是不负责任的走马观花一圈,回来打通了各级关节(这个旅游一行人中包括了地方物价、工商、教育局领导等),就上马了,纯属草台班子。校长很少过问国际班的事情,而实际执行者大都是外聘来的"合作方",这里面有没有教育腐败?敢说没有的出来澄清一下,我们来核实一下。

二是,教师和教学的平台不具备,师资的不稳定,造成了教学质量的缩水。很多优秀的学生被放在了二股道上,回到公立高考(微博)和继续国际课程两难。

三是,对于困难估计不足,对于可能发生的事情没有备选的解决方案,以至于错过了学生可能挽回损失的时机。各级管理部门失职,表面上是疏忽管理,实则是利益的共同体。

记者:您看好公办学校高中国际班的未来吗?

连虓:以目前的"国际班"的办学现状来看,最终走向败落是必然的结果。我所惊异的是,为什么民间呼声那么大,国际班烂尾现象那么严重,而没有经过教育部合法批复的学校仍然还未叫停?这种现象不正常,却在正常地发生着。

记者:这一政策对民办国际学校是否会有影响?如果有,会带来哪些影响?

连虓:无论是民办还是公立学校办,其是否经获得了合法的办学资质是关键。如果有,我觉得其在师资、教学平台以及课程的可靠性来讲就有了一定的保证。民办教育是利用了自身的品牌、资源、资金的投入,它们进行合理的收费和运作,更名正言顺一些。

我看到一份内参,民间对于"国际班"质疑的主要是反对其利用国有品牌、国家准公务员(微博)待遇的老师、纳税人投资的钱、垄断性质的招生渠道,而去收取高额的费用,而这些费用大都没有投入到教学设施的改善上,还在享用财政拨款,而全部流入到了校长的腰包。

记者:现在,国际教育在中国的实现方式,主要是民办国际高校及公办学校高中国际班,这两者各自的特点是什么?

连虓:在07年我就提出过,民办教育要想走出困境,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特长,因此,民办教育的根本出路在于国际化。从这些年民办教育发展的历程来讲,确实在完善教学平台,引进国外课程和改善教学环境方面,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财力,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可谓绝路逢生。因此,民办教育非常珍惜和重视国际课程的成果。

而公立学校国际班的形式,大都是在重蹈十几年前民办教育走过的路,还不成熟。特别是公立学校的主要精力没有放在对国际班的培植和发展建设上。这就好像是中餐馆里面的一个西餐吧,作为特色和亮点可取,但作为教学体系,非常不完善,比如,国际课程学生大学的申请是跟教学息息相关的,而这需要学校提供相应的服务,而公立学校大都不具备这项功能,使得学生到后期不知道如何准备自己的申请材料,换句话说,学生是经历了失准目标的几年学习,这与国际教育的核心优势是背离的。

记者:国际教育在中国教育体系内,是什么样的一种地位和定义?要办好国际教育,您对相关管理部门各有何建议?

连虓:国际教育应该是中国传统教育系统的重要补充部分,绝不能成为主流,应该是我们原有的体制中缺失部分的重要补充,形成中国教育的多元性,可以满足不同禀赋学生的需求,才有存在的意义。所以,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应该区分不同学校的职责和功能,使得我国教育体制总体上是完整的,具部是有特色和具备各自的优势的,而不是互相拆台,最终彼此消弱。

记者:对于国际教育学校或机构未来的发展,您有何想法或建议?

连虓:中国教育随着国家国际地位的升高也必然会对世界产生重大的影响。今天奥巴马夫人访华,中心问题就是谈两国的教育交流,藉此重塑世界共享的价值观(share value)。大家还注意到一个消息,英国从中国引进60位数学老师,到英国教学,借鉴中国数学的教学经验。这都给我们发出了一个信号,中国的国际教育不再是简单的借鉴和模仿国外课程,更不能成为国外院校的招生机器。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建立起综合了国内外教育的精粹的自主课程体系,在国际教育中赢得话语权。这才叫真正的国际教育。我们现在学校的体制上还有问题,还不是学术指导教学,还是行政领导指导教学,这样不利于在国际上确立自己的学术地位,和学术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