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2》第一集《脚步》已于昨晚首播。《脚步》中,分集导演李勇横穿山东、浙江、贵州、青海、西藏等地,记录下人们与食物之间的聚散离合。那么李勇是谁?

陈晓卿说李勇 他是全组的“恋爱高手”

李勇一毕业就在央视拍纪录片,后来因为爱情“嫁”到了重庆,现在是重庆科技频道导演,曾拍摄过《蒜收季节》、《生者》(汶川地震一周年纪录片)。李勇有两大爱好,一打扫卫生,二背古诗,是一个标准的文艺青年,书包里装着《追忆似水年华》这样的大部头,没事爱背《春江花月夜》给自己催眠。顺便说一下,他是山东人,有强烈的家乡优越感,他拍《舌尖》过程中唯一一次长肉就是从山东拍煎饼回来。

李勇是《舌尖2》中最拼命的导演,为了拍白马占堆爬树,自己吊着单绳威亚上了树,单绳威亚只有一个定滑轮、两个动滑轮、一根绳,就靠这么点东西把自己吊到了大概10层楼的高度。这是违反拍摄原则的,回来被我大骂了一顿:李勇你这是家庭不幸福吗?这么折磨自己!

《舌尖2》对分集导演提出了很多要求,比如做前期调查的时候,不能自己开车,只能乘公共交通工具。因为自己开车耳朵是闭塞的,听不到好的故事,在公共汽车上,邻座交谈的话题可能就是你正在寻找的线索。《舌尖2》还要求导演们和采访对象“谈恋爱”,即便采访完成也要定期保持联系。李勇就是其中的“恋爱高手”。在他的片子中你经常能看到夫妻间最亲密的打情骂俏,比如《脚步》中,山东的老夫妻一边做煎饼一边斗嘴,老太太在旁边指挥怎么垒锅灶,老头就抱怨,“做男人不容易啊,做女人只要动动嘴就可以了,男的要累死了。”老太太就说:“我要是腿脚好的话,我还用你?”老头又插嘴了:“腿不方便动,嘴方便动啊”……充满了人间烟火气,让我非常感动。

李勇的拼命和“恋爱”技能在行业中是很稀缺的。现在有些电视台的工作者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心理,他们把采访者当工具,没有情感,这样是找不到好故事的。

拍摄者自述 李勇:《舌尖》最难的是找人

无论是《蒜收季节》还是《生者》,其实都是跟随式拍摄,你拿着摄像机跟着采访对象一拍就是一年两年,但是这种方式到了《舌尖2》就不灵了。《舌尖2》完全是工业流程,做文案、确立主题、调研、拍摄,每一步都有严格的时间限制,这让我们全组的导演都很不适应。我记得最初的文案我改了十几稿,交给陈晓卿,他看完说了一句话:“嗯,有进步,你现在的文案赶上其他导演的初稿水平了。”这太让人崩溃了。

《舌尖2》的工作模式其实就是让你在拍摄前准备好一切的资料。这个过程中,调研确定主人公是最痛苦的。当初找白马占堆我用了20多天,此前已经确定了一个人物,报给陈晓卿他也同意了。我当时松了一口气,还打算到当地的一个湖休养几天。结果在去的路上接到了陈晓卿的电话,他要换人,觉得这个人物眼神不够纯净,人的状态已经向世界投降了。我记得我们开了几个小时到达目的地,我在湖边坐了十几分钟就翻头回去继续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