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残酷永远胜过电影。电影编剧编造故事需要依照一定的事件发展,现实却横冲直撞肆无忌惮。曾经执导过《证人》、《线人》等一系列警匪电影,去年又因《激战》备受肯定的林超贤导演这次将视线转移到“警杀警”的真实案件上。《魔警》改编自2006年香港尖沙嘴警杀警枪击案,三位警察在行人隧道互相枪击,后来被称为“魔警”的徐步高与警员曾国恒当场死亡。

无所不能的天涯论坛详解了“徐步高枪击案”内幕,并从魔之行、魔之贿、魔之仇三个角度对徐步高杀警、抢银行、再杀警进行了如实还原。与真实相比,《魔警》虽惊心动魄,但不及“真的会发生”十分之一的惊悚。在故事与政治层面上,《魔警》还是要守住香港警察的威严,不能直接披露一位人民的好公仆单单因为人心失守而做成一系列惨绝人寰的事情。虽然林超贤的叙事风格一向简单粗暴手起刀落,令人呆愣之后更感不寒而栗。但相比现实的简单粗暴血腥,《魔警》还是增加了大量黑帮内斗、悬疑心理等剧情以舒缓冲突。

《魔警》叙事重点同样可以从魔之行、魔之贿、魔之仇三个角度入手。在影片中这三个角度不再由魔警一人来承担,而是将罪恶分摊到张家辉饰演的“鬼王党”悍匪韩江、安志杰饰演的警察陈志斌、吴彦祖饰演的“魔警”王伟业三人身上。韩江负责“行”、陈志斌负责“贿”、王伟业负责“仇”。行、贿、仇的关系又被生命金钱利益紧密连结在一起,以三人为轴心牵扯出接连不断的命案。

影片的故事结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式的。韩江是蝉,他与他的犯罪小伙伴们站在镜头的最前端。他们是最残忍也最没有头脑的一群人,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彼此内讧与砍杀。导演无意将这部有着极大内容含量的影片拍成悬疑片,所以韩江与小伙伴们的部分还是采用了导演擅长的血流成河路线——死死死——一个活口也不留。韩江之后的四人小分队相继被“鬼”搞死,无疑是影片叙事最集中表现最精彩的部分。

螳螂自然是吴彦祖饰演“魔警”王伟业。尽管是绝对的主角,但王伟业与现实中的徐步高相距甚远。现实中徐步高是个桀骜不驯锋芒毕露的角色,虽然事发之后专家也围绕其成长环境、犯罪心理进行分析,仿佛也没得出确凿的精神病结果。影片中王伟业是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患者,成长火灾的阴影、偶然救下韩江一命、对自己苛求正义的幻觉,无处不体现着他不正常的事实。影片有意在他身上美化警察形象,将其杀警、杀匪等行为都归结为因果报应,更甚为其安排了照顾被害警察母亲的桥段。吴彦祖减重三十斤求“憔悴”去饰演这个病态的如鬼魅般贯彻影片始终的角色。

安志杰饰演的黄雀是个有意思的角色,是现实事件里并未存在但在警匪片中必不可少的角色。警察陈志斌因谋财而私通匪徒,两败俱伤之际将所有人一网打尽。比起王伟业的神叨叨,其实陈志斌更可被称之为“魔警”,也更接近现实中愈真实愈冷酷无情的徐步高。朋友观影中感慨,他与匪徒私通电话毫不避讳啊。我个人认为这种不避讳更接近现实,正如徐步高的同僚冼家强都已发现徐步高貌似罪犯,一时却无法确认,经过长达数年最终被徐步高先下手为强,险丢两人性命。

《魔警》虽是林超贤首部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但其故事的核心与其以往作品始终保持一致——对人性“罪疚”的反思。导演借王伟业之口讲出,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自己也不例外,更通过王伟业用皮带抽打自己后背的自残方式来凸显这一态度。当然这一个观点必然是片面的,人性“罪疚”的复杂与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艰难,在林超贤的作品中随处渗透。无论是《激战》中张家辉饰演的老拳王背叛师门出卖自己最终回归,还是《魔警》之中韩江、王伟业、陈志斌一错再无回头天,都只是这个大课题下的一点思考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