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这是三里屯》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熟悉而又陌生的北京生态画卷,说是熟悉,是因为取景地就是国人皆知潮人常聚的三里屯,说是陌生,是因为影片由外籍团队创作拍摄完成,虽然大多是所谓“中国通”,但在他们眼里的中国,所呈现出来的独特风情,还是会让国内观众们感到惊喜和惊讶,如一部国际友人的“友邦惊诧论”一般有趣。

本片的受众可谓一箭多雕,对于不了解中国的国际友人而言,《这是三里屯》可视为一部趣味横生的中国生活指南,对于在中国生活的外籍人士而言,这部影片则是一部真实表达他们对中国印象观感的故事,而对于中国人而言,换一副眼镜看自己,也未尝不是一件更清醒、更客观的方式。

本片主创大多是在中国生活过相当长时间的“老外”,当然,每个人都会有刚刚踏入中国大门的“小外”时期,充满新鲜感的陌生、困惑和惊奇,都是无可回避的“亲密”接触。但在这种惊诧的相遇中,又有他们接触中国、融入中国之后的亲切感,这种感情较之“北漂”,除了肤色不同语言不同之外,并没有太大的分别。

很明显,导演罗伯特·道格拉斯将本片做了另外的设定,那就是仿若《三傻大闹宝莱坞》一样的《老外屌丝打拼三里屯》,如此判定,非常确切,若以商业考虑,影片名称更改一下,可能会获得更多的票房收入,毕竟本片的片名仅仅是锁定了“三里屯”这一故事发生地,但所呈现的,却不仅仅是三里屯所独有的生活状态,而且忽略掉了大全景的太古里、三里屯soho以及众多知名酒吧之后,影片中的三里屯,所带来的亲和感,是那些并没有深入到三里屯腹地的外围人士所能了解的。

故事开篇,就看到男主角盖瑞站在三里屯某陋巷,左边是闲聊打牌的废品收购人员和成堆的废品,右边则是墙上硕大的北京精神“八字真言”,这无疑是打破了三里屯光鲜亮丽的外壳,所捕获的最有生命力的一幅原生态画面,在这种蝼蚁式草根生存与高端虚无的口号之间,同样反衬出主人公闯中国的复杂心态,并预示了他所面对的中国,是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复合体。

说《这是三里屯》是伪纪录片式故事并不确切,虽然影片风格比较类似,无论大量的手持式摄影,还有角色在片中的“采访式”独白,战台烽更愿意将本片归结为非常传统的一出中国式戏曲,相信影片的创作者,也会对中国的传统戏曲有所了解,角色登台之后,一般是唱或说自己的身份和经历给台下的观众听,这与他们接下来迅速融入到剧情之中,也毫不违和,当然,在剧情发展的过程中,很多内心的独白,也会比较赤裸裸的唱出来。我们知道,戏曲中的角色,不单是唱给舞台上的其他角色,也是需要唱给观众,让他们加深对故事桥段和人物内心的了解。

战台烽这么举例,想必大家也能感受到《这是三里屯》的故事讲述方式,没错,像极了中国舞台戏曲,片中人物不仅沉浸于自己的角色中故事,而且也会是不是以一个受访者的身份,面对镜头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无论是情感独白,还是剧情描述,同戏曲一般,这种同一时空的角色转换蒙太奇,对观影的战台烽而言,也确实毫无违和之感。

最后再说一下《这是三里屯》故事中的人物,男主角盖瑞曾与中国女人王琳有过失败的婚姻,对方携子回国,男主角处境窘迫,却因亲情原因,远赴中国,边打工边寻子寻妻,其实剧情还是有很多励志的内容,无论他去推销生发水,还是到西餐厅充“门面”,以及到语言培训中心任外教,他用外籍人士难得的吃苦耐劳和脏乱差不讲究的心态和意志,迎接着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尽管其中有见利忘义的小人心态,也有人穷志短的困惑时期,但总的而言,这还是一次比较真的人格刻画。

影片中最有笑点的人物,莫过于死命贴男主角的胖丑女学生,各自没皮没脸和死皮赖脸,但当我们笑过之后,环顾四周,发现其实我们身边也在不断上演这种荒诞的真实故事,顿觉脸面尽失,无颜投地,再回想一下,其实也罢,人家导演、主演都不要自己的脸了,我们还要它干嘛?索性陪着《这是三里屯》恣意放肆的狂欢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