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灵异第六感》让奈特.沙马兰蜚声世界,神秘主义在这部电影中被这名印度导演玩得超凡脱俗惊才绝艳,尝足了甜头之后这家伙就抱住神秘主义不放了,从《不死劫》、《天兆》、《神秘村》、《水中女妖》、《灭顶之灾》,一直到雷声大雨点小的《最后的风之子》,都是玩得神神道道的东西,而且更要命的是从差强人意的《天兆》之后一部不如一部。这部由沙马兰编剧的《电梯里的恶魔》其实已经算是比较优秀的剧本了,除了又出现自废武功的神秘主义之外,创意和布局都十分新鲜和精彩,如果在结局上沙马兰能想出点别的招来,说不定这又是一部经典之作,可以说沙马兰又吃了他最拿手的神秘主义的亏了。

神秘主义这个东西不能搞得太泛滥,这就跟现实中的很多靠装神弄鬼来蒙人的“大仙”一样,早晚都有露马脚的那一天,干这种事情一定要准、稳、快、少、精,除了技术娴熟,目标明确,下手迅速之外,还要见好就收。沙马兰的悲剧就在于反复使用同一招武功,就像郭芙蓉一样总是那一招“排山倒海”,谁还不会腻歪?在任何一部关于阴谋和凶杀的电影中,幕后黑手越是普通人类就越能制造出出色的剧情矛盾,相比于高深莫测的神道,人的本性还是更喜欢琢磨自己的同类,因此观众们还是更愿意探究同样身为人类的凶手的心理和能力,而和敬畏的神灵相比,普通人的超常能力更加能引起观众的惊叹,所以《七宗罪》、《一级恐惧》等电影才令人叹为观止。而一旦幕后凶手被灵异化和神秘化之后,观众的这种思考力和好奇心就会大大下降,因为谁都知道神灵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甚至根本不用去探究其中的合理性,把一切推给神灵是最省力也是最不负责的做法。很多和《电梯里的恶魔》类型相近模式相同的小成本电影都在有了一个惊艳的开头之后,最后都无奈地归于神秘主义的平庸,这其中最可惜的就是《暗夜列车》这部电影,在整体特质上和《电梯里的恶魔》几乎一摸一样,都是有一个紧张生动的过程,但在结局上变得虚以委蛇。

然而《电梯里的恶魔》依然有它的闪光点。首先,和《暗夜列车》不同,《电梯里的恶魔》从一开始就把结局点破,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部电梯里会发生什么事,剩下的故事必须得有过硬的场面调度、气氛渲染和情节铺陈能力,应该说在这方面,《电梯里的恶魔》做得还是比较出彩的。影片序幕是以倒置景象开始的,到最后真相大白之时,这些景象缓缓地恢复正常,这个并不复杂的镜头安排极好地和影片的主旨相扣,即“魔鬼靠近,世界颠倒”,而最后这一切又归于正常,影片故事首尾相呼应。这一个小细节,可以看出编导在这方面的灵光闪现。摄影的流畅在纵向展示电梯运动方面体现得十分明显,颇有些大卫.芬奇在《战栗空间》里的风格,而拍摄这种有局部分割的封闭空间内的故事对运动镜头的要求其实比开阔空间更高,后期的剪辑也至关重要,这是保证影片没有因空间转换而带出停滞感的关键。这些可圈可点之处,可看做沙马兰委托的这两位并不怎么出名的导演的过人之处。而本片的两位编导都参与了取得不错票房的翻拍电影《隔离区》,那也是一部密室类的恐怖片,由此可见奈特.沙马兰的识人之能,只是对比一下口碑惨不忍睹的《最后的风之子》,不由得会想,假如沙马兰亲自执导本片,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从故事的一开始,观众们都知道了幕后凶手是一个魔鬼,而影片也很“善解人意”地让魔鬼现了形,可这也是《电梯的恶魔》最大的败笔。在这个世界上,越是那些看不见的不了解的东西越因神秘而恐怕,假如片中的“魔鬼”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编导们一心打造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恐惧可能效果会更好。奈特.沙马兰坚持在他的作品中引入神秘主义,可以视作他的个人风格的一部分,这个本来没有绝对的是非对错,但是就《电梯里的恶魔》目前的这个结局而言,除了昭然若揭的神秘主义之外,前面故事也“露点”太多,导致结局趋于平淡,毫无留白,根本无法找到《灵异第六感》的那种峰回路转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