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整个影片故事性和深度来讲,让我有些失望。导演试图用1900的一生来演绎和说明一个道理,可是这个道理偏偏又如此的浅显。1900更愿意待在自己熟悉的弗吉尼亚号,更愿意每天抚摸着自己熟悉的88个琴键,而不想踏上陆地一步,不想接触外面的未知世界,这是他选择的一种生命方式,而且他也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从心里分析来讲,1900是希望掌控的,他能掌控自己的琴键和音乐,却不能掌控纽约横纵相错的街市,掌控也代表贪婪,希望构造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地带,悠然的生活在自己的圈子中。我相信这只是生命方式的一种,但值得喝彩的是他的坚持。

电影的精彩之处在于音乐和其高贵的艺术气质,另外还带了一点点小的诙谐与幽默。一段是钢琴伴着音乐在甲板滑动,一段是和爵士乐师的精彩PK,一段是灌录唱片时美丽女子的窗前灵动。和大多数文艺片电影一样,当音乐成为主角时,演员变成了附属品,特别是配角,只需要随着音乐去律动,去描述音乐讲给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