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2第1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1集剧情

营救方教授失败

1950年初,虽然中国大部分城市得到解放,但是还有国民党残部盘踞在少数地区,企图做最后的挣扎,西南小城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为解放西南小城,解放军派在西南解放中屡立奇功的陈少杰肩负特殊使命潜入西昌。陈少杰冒雨跟黄山接头。

沈耀文审问方教授,方教授对自己所知闭口不谈,沈耀祖让叶文给方教授注射针剂,注射后,方教授交代出细菌武器的位置在大凉山,具体位置绘制在地图上,地图在自己助手手里边。乔燕打电话给陈少杰,告诉陈少杰如果闷了可以去西郊转转。挂断电话后,陈少杰分析国民党要把方教授送往西昌监狱,黄山跟陈少杰打算在通往西昌监狱路上动手。

刘子峰来见沈耀祖,沈耀祖让刘子峰带人去春风路一百零五号抓人,抓到人后,控制好地方,在找个人顶替被抓的人。

陈少杰跟黄山埋伏在押送方教授的路上,与叶文押送队交火后成功的营救了方教授,叶文超黄山等人驱车逃走方向开枪,方教授被击中,临死前告诉陈少杰去春风路一百零五号与自己助手见面,然后把接头照片交给陈少杰。

方教授的牺牲,让陈少杰务必的沮丧,部队派他来西昌的任务就是为了营救方教授,现在方教授牺牲,营救失败。现在他必须带着黄山继续危机重重的西昌之行,现在必须依靠这半张照片找到方教授的助手。

刘子峰打电话给沈耀祖禀报,说事情已经办好了。沈耀祖让刘子峰严密监视。沈耀祖挂过电话后,继续跟乔燕聊天。这时叶文回来,沈耀祖看到叶文受伤,从叶文口中知道方教授被劫持走了。叶文离开后,沈耀祖说这个劫持的非常好,那么现在共产党已经知道春风路一百零五号了。然后告诉乔燕说方教授已经在受审时候告诉自己了,然后命令人看管大楼所有人员,没有人不能离开这里。

乔燕打电话给陈少杰,沈耀祖突然进来,乔燕以那打印纸为由躲过了沈耀祖的追问。陈少杰跟黄山来到春风路一百零五号,见到了假冒方教授助理的女人,陈少杰根据假助理的行为知道她不是真的,双方开枪激战,刘子峰也带人敢了过来。激战中,陈少杰被手雷炸晕,黄山及时赶到救走陈少杰。

乔燕在沈耀祖办公室里边焦急的等待,沈耀祖接到电话知道,共产党人员死了一个,跑了一个。乔燕听后心情无法言说,因为她不知道活着的那个人是不是陈少杰。

陈少杰醒来后,告诉黄山自己自从那次死里逃生后,就落下了后遗症,爆炸的冲击力会让他短暂的休克。陈少杰简单休息后,带着黄山去和平饭店。乔燕在沈耀祖门口偷听刘子峰跟沈耀祖谈话。沈耀祖给黄山使眼色,刘子峰来到门口打开门发现了乔燕,乔燕借口询问还有什么事情,如果没有自己就回去了。沈耀祖让乔燕回去。

乔燕来到和平饭店,见到了联络人郑浩。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了郑浩。黄山来到了和平饭店。乔燕见到后询问陈少杰尸体呢,黄山听后说陈少杰下去买包烟一会就回来。陈少杰进来指责乔燕这么多年不见,见面就询问自己尸体。陈少杰把营救方教授事情告诉乔燕跟郑浩。

与狼共舞2第2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2集剧情

陈少杰成功获得监狱图纸

陈少杰听乔燕的消息后,对郑浩说如果想要暴动,就必须里应外合,让老郑想法通知监狱内的同志。老郑说现在最困难的就是了解西昌监狱内部的构造。乔燕分析说西昌监狱是沈耀祖一手建造的,图纸应该放在沈耀祖的秘密会馆中,陈少杰打算会会沈耀祖。、

黄山等人混进会所,陈少杰扮演成商人来到会所,来到了沈耀祖耍牌的包房,拿出带的黄金给沈耀祖看,然后跟沈耀祖一起玩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陈少杰对沈耀祖说这样玩太没有意思,要玩一点刺激的,提出一把定输赢。陈少杰出老千赢了沈耀祖。沈耀祖对陈少杰说人可走,但是钱必须留下。陈少杰跟沈耀祖僵持。乔燕进来介绍陈少杰是自己的丈夫,然后介绍沈耀祖给陈少杰,陈少杰听后把桌子上的钱送给沈耀祖。

沈耀祖询问陈少杰是做什么生意的,陈少杰说自己是做死人生意的。沈耀祖听后非常吃惊,询问陈少杰是不是给自己开玩笑,询问死人生意什么做法。陈少杰说自己是买卖尸体的,一具尸体一万元,尸体不值钱,值钱的是尸体的器官。沈耀祖提议要跟陈少杰合作一把。

陈少杰跟乔燕跳舞,让乔燕一定想办法拿到包房的钥匙。陈少杰跟乔燕的舞蹈成为全场的焦点,沈耀祖也过来观看。黄山制造事端弄脏沈耀祖衣服。乔燕赶紧过来帮忙擦拭,趁机偷走沈耀祖的钥匙,然后交给黄山,钥匙有通过郑浩手转交给陈少杰。

陈少杰拿到钥匙后开始行动。乔燕为了拖延沈耀祖,邀请沈耀祖跳舞。郑浩以对叶文有好感拖延叶文。叶文教训郑浩后朝着包间走去。陈少杰成功的制服了包间周围的看守,进入到包间。叶文赶到看到被打晕的守卫,进入包间查看,陈少杰及时的躲藏起来,并骗过叶文的搜查。叶文离开后,陈少杰打开保险箱,找到了西昌监狱的图纸,并用微型相机拍了下来。

陈少杰出来时候,被没有离开的叶文发现,双方僵持在过道中,双方开枪射击,叶文跟陈少杰都被对方击中。沈耀祖听到枪声后,带人上楼查看,发现只有受伤的叶文。勘察现场后,知道叶文也击中了对方,命人封锁整个大楼,查找中枪人员。

沈耀祖查看了所有人员,就是没有发现陈少杰,询问乔燕。乔燕说陈少杰应该是喝多了。沈耀祖怀疑陈少杰就是那个共产党。这时,陈少杰出现,沈耀祖命人搜查陈少杰,却找陈少杰身上没有任何收获。陈少杰让沈耀祖给自己一个解释。乔燕趁机把沈耀祖钥匙塞进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