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2第7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7集剧情

陈少杰剿灭鸡头山土匪

陈少杰跟乔燕两人商量,他认为他们应该来个将计就计,先想办法擒住鸡老大,再抓住沈耀祖。柴老二向鸡老大念起近段日子缴获的物品,鸡老大指责他是一天不如一天。柴老二说山下的那些老百姓都被搜刮的没油水了,老大让他去城里,柴老二则说现在城里到处都是解放军。

陈少杰带人在山腰挖东西,手下向鸡老大和柴老二报告此事,柴老二带人前去查看。陈少杰发现鱼已经上钩了。柴老二用望远镜查看,发现解放军抬出几箱东西,在陈少杰的安排下,解放军故意将箱子掉到地上,露出一堆金条。柴老二见此哈哈笑了起来,之后赶紧回去通知老大。

得知金条的事情鸡老大有些犹豫,因为鸡窝跟解放军是从来井水不犯河水。在柴老二的劝说下,鸡老大决定集合弟兄干一票大的。鸡老大带领弟兄冲解放军开枪,解放军匆匆坐上车子离开,鸡老大纳闷,解放军怎么这么不经打呢?柴老二说因为老大来了所以他们吓跑了。

柴老二兴奋的打开箱子,看到的却是石头,鸡老大生气的将他踹倒在地。见土匪进入被包围之地时,陈少杰带人冲他们开枪,此时沈耀祖站在远处静静的望着这一切,刘子峰夸奖站长这招借刀杀人挺厉害的。见鸡老大要跑,陈少杰下令分头行动,堵截鸡老大,没过多久鸡老大便被陈少杰拦下。鸡老大拿出枪要跟陈少杰拼了,陈少杰开枪将他打死。此时柴老二看到这一幕,吓得冒汗。沈耀祖看到鸡老大已死,决定带人去山寨。

柴老二伤心的哭泣,说起鸡老大被解放军打死一事,他宣布,从今天起鸡头山跟解放军势不两立,一定给老大报仇。陈少杰叫醒鸡老大,夸奖他挺聪明的,还知道穿死呀。鸡老大问他为何不杀自己?陈少杰说不杀他是有原因的。沈耀祖带人闯入鸡头山,他说鸡老大是被解放军打死的,而他们也跟解放军有不共戴天之仇,他们要想给鸡老大报仇,他们就得合兵一处,共同对付解放军。柴老二俯身查看起那些钱,沈耀祖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他报信给解放军,然后让鸡老大出兵一搏,他这样做可是有借机上位之嫌。柴老二让他不要胡说八道,沈耀祖劝他踏踏实实的当二当家,否则到时候连这个位置都不保。柴老二要求弟兄们将枪放下,他号召兄弟们跟国军合作,枪口一致对准解放军给兄弟们报仇。

鸡老大向解放军交待抢百姓东西的事情,陈少杰指责他们劫粮之事,鸡老大一听便紧张。陈少杰告诉鸡老大,既然有人冒充他们土匪,就说明他们想借助剿匪总队的手把他给除了,等他死了就可以对他们土匪窝下手。鸡老大问那些人是不是国民党的人?陈少杰希望鸡老大说出上山的那条小路,见鸡老大犹豫,陈少杰说出了这其中的利弊。鸡老大决定他也要亲自动手,陈少杰让他戴罪立功。

夜里鸡老大带着陈少杰等人从小路去鸡窝。叶文发现了解放军,双方交火激战,鸡老大被柴老二杀死,沈耀祖带着剩余人员闯雷区逃走,陈少杰追击沈耀祖踩到地雷。

与狼共舞2第8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8集剧情

陈少杰险些丧命

乔燕紧张的问梁樱桃,她到底会不会拆弹?梁樱桃说他们共产党人怎么这样,午觉睡的好好的,非得让她来拆弹,来就来呗,态度还这么横。乔燕拿出枪指着她,梁樱桃让她冷静,并说她这样做可是为了少杰,要是她门儿都没有。梁樱桃向陈少杰提出条件:如果自己救了他,他得请她吃顿西餐。梁樱桃很轻松的就拆除了地雷,她让陈少杰走两步试试。陈少杰命令大家往后撤,当他安然无恙后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乔燕告诉赵东方,凤凰岭一带的山民向他们反映,这一段时间经常有飞机飞过,她怀疑是台湾方面在给沈耀祖空投物资。赵东方听后命小海到老乡家里走访一下。赵东方让陈少杰把所掌握的敌特情况说一说,陈少杰希望他单独调查那些情况,赵东方则指责陈少杰不相信同志,单打独斗。无奈的陈少杰向他汇报,前段时间他们发现了敌特的米店,抓捕过程中有一敌特份子落网,据他交待,在他们内部有一个代号为003的敌特,003直接听命于沈耀祖。赵东方让大家回去注意观查周围的人和事,之后他宣布,上级派来一名副队长曲培中同志,等他一到任立刻召开对乔燕和黄山同志的表彰大会。

陈少杰大发脾气,指责赵东方明明是针对他。乔燕还是怀疑梁樱桃是003,陈少杰纳闷,梁樱桃准备的说出了细菌武器的地点,而且熟练的拆除了地雷。乔燕说那又怎样,国民党的高级特工同样具备这些,还有新来的曲培中就是照片左边的那个人,只要他来了,梁樱桃的身份就会暴露。

沈耀祖在看书,柴老二在旁给他煽煽子。这时飞机盘旋在凤凰山上空,刘子峰告诉沈耀祖,说他们的客人到了。沈耀祖合手下对付阿炳等人,可他们都不是阿炳的对手,沈耀祖拍手叫好,阿炳带领军情局第一处特别行动组向沈耀祖报告。阿炳带来了党国的委任状,所有人的官衔都提高,可是柴老二只是个小小的组长,为此柴老二有些不高兴,沈耀祖说他从土鸡一下子变成了金凤凰,让他知足吧。

梁樱桃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着少杰的车子离开,此时乔燕站在楼上看着这一切。梁樱桃跟少杰说,她只要跟他在一起心就扑通扑通的跳,他们今天算不算正式的约会?少杰说他今天只是陪她吃一顿饭。梁樱桃说他讨厌,明明喜欢她还不说出口,少杰听此急刹车。少杰问她跟海棠真的是亲姐妹吗?怎么差别这么大?

阿炳向沈耀祖报告,一切准备完毕,沈耀祖命他们今晚一定要干得漂亮。少杰带着梁樱桃去了包子铺,梁樱桃说不是西餐吗?吃包子的时候少杰故意说起曲培中马上就要来了,梁樱桃问曲培中是谁?少杰听此一愣,梁樱桃赶紧改口说曲培中就是老曲,当年他们还一起拍过照片呢。阿炳扮作三轮车车夫站在包子铺旁。梁樱桃嚷嚷着让少杰带他去光明电影院。少杰开车的时候发现车子发动不起来,梁樱桃拉少杰去坐三轮车。

拉车人均匀的呼吸暴露了他特工的身份,还有路边若隐若现的人影,这令少杰意识到他已经进入敌人的圈套,而他只所这会进入敌人的圈套,身边的梁樱桃起了关键的作用。陈少杰彻夜未归,让黄山和乔燕十分担心,他们决定出去找找。敌特向陈少杰动手,尽管陈少杰打败了身边的几名黑衣人,可此时更多的黑衣人围了过来。站在楼上的沈耀祖静静的观察着这场搏斗,此时他从身上拿出了那把枪对着陈少杰。陈少杰中枪,又被敌特拿刀捅伤。乔燕发现了少杰的车子,却找不着他人在哪里。梁樱桃拿枪乱开一通,敌特匆匆离开,此时陈少杰晕倒在地。大黄二人听到枪声赶过去,发现昏迷在地的陈少杰。大黄抢过梁樱桃身上的枪指着她,乔燕催促大黄快送少杰去医院。

老六在整理台湾方面空投来的物资,柴老二走过来偷偷的告诉老六,让他按老规矩做,四六分。老六担心这些都是正规军的东西,这样做合适吗?柴老二则说他懂个屁,之后他命老六将那些东西弄到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