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2第31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31集剧情

黄山击毙刘子峰

赵东方命令乔燕对每一个进出仓库的人严加盘查。刘子峰称少杰不注意将他铐到车上,陈少杰问他想干嘛?曲培中去接应老首长,他们刚进入仓库,刘子身便带人进入仓库,乔燕发现了刘子峰,赵东方命大家做好准备抓捕刘子峰,乔燕发现少杰没有跟刘子峰一起,赵东方决定先把刘子峰抓起来再说。

陈少杰打开车门进入车内。手下问刘子峰,周围都是共党,他们什么时候行动?刘子峰说陈少杰会替他们吸引注意力的,因为刚刚离开的时候他在车上放了一枚炸弹。陈少杰发现了车上的那颗炸弹,刘子峰说陈少杰那种等死的感觉肯定很刺激。陈少杰拼尽全力的拿到了炸弹,之后用力将它扔了出去。仓库的士兵听到了山上的炸弹声,全部都往山上跑。陈少杰的头疼晕倒在地,黄山赶到大声呼叫少杰。

刘子峰带手下行动,不料刚到仓库便被包围。乔燕冲过来要求刘子峰放下武器,刘子峰指责乔燕竟然阴他,之后他命手下全部都扔掉手镭。看到炸弹爆炸,赵东方命手下冲过去,黄山用枪打开了手铐扶少杰起来。共党对刘子峰穷追不舍,刘子峰不幸被乔燕打中胳膊,手下劝副司令撤退,刘子峰骂他是个孬种,并朝他开枪。

黄山挡在了刘子峰面前,刘子峰要求他帮忙挡一下,黄山却朝他开枪。刘子峰说他们从今以后各走各的路,黄山说他已经回不去了。刘子峰威胁他,他以为杀了自己,他干的那些事情就没人知道了吗?此时赵东方带人追了过来,刘子峰警告他称早放了自己,否则就将黄山干的那些事情全都兜出来。黄山依旧拿着枪指着刘子峰,刘子峰咄咄相逼,黄山再次冲他开枪,临死前刘子峰告诉黄山,他这辈子都当不了英雄。赵东方指责黄山竟然开枪,黄山说刘子峰企图反抗,他不得以才开枪。

叶文告诉司令,一切都准备好了,他们随时可以行动。沈耀祖担心刘子峰那里会不会进行的不顺利?叶文觉得应该不会有问题,沈耀祖则说正是因为有陈少杰,他才不放心。柴老二向梁樱桃说起司令带人下山一事,梁樱桃抱怨他们太不像话了,她的雪花膏都用完了,司令都不说一声。

赵东方告诉少杰,刘子峰已经死了,他这个时候回去肯定会引起怀疑,少杰说他都想好了,把一切责任都推到刘子峰身上。乔燕让少杰不能掉以轻心,少杰说他会有办法的,之后他感到可惜,本来此次想揪出那个内鬼,却让他溜掉了。赵东方说那些内鬼十分狡猾,陈少杰说在服装店的时候差点抓到内鬼,当时他好像想买一条丝巾。乔燕听此想起了她丝巾挂破黄山说过的话。少杰问她是否怀疑大黄?乔燕说大黄亲手击毙了刘子峰,这足以证明他的清白。

周方淮干活的时候发现了埋有炸弹的地方,于是将其它工友安排到那里干活,不一会儿炸弹爆炸,周方淮假装胳膊受伤被送医院。姗姗告诉乔燕,说工地爆炸有人受伤了。陈少杰被人搀扶着送到山上,柴老二向他问起刘子峰,陈少杰说他已经死了。

得知周方淮被送到为民医院,乔燕下令通知所有人立即赶往为民医院,因为沈耀祖要救周方淮。叶文沈耀祖等人击毙看押周方淮的解放军,要带他离开的时候乔燕带人赶到阻止。行动中乔燕受伤,黄山上前查看,乔燕让他快去阻止沈耀祖,怎料沈耀祖坐车匆匆离开。陈少杰让柴老二别惦记国宝的事情,因为他能够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柴老二兴奋的说刘子峰死了,比什么都重要,等沈耀祖回来立马向他要副司令的位置。少杰问沈耀祖去哪里了?柴老二不知道,并说沈耀祖现在特过份,连樱桃姐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乔燕向赵东方说起周方淮跑了,如果他去了凤凰岭,少杰的身份一定会曝露的,赵东方说王政委调集部队去凤凰岭,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乔燕担心,他们不能眼着着周方淮拆穿少杰。曲培中让黄山辛苦一点,每天来照顾乔燕,黄山答应。曲培中向赵东方建议,黄山一直表现不错,不如正式把他调到剿匪总队成为他们的同志。赵东方说以后再说吧。

周方淮一听到少杰的名字便吃惊,向赵东方问起是怎么回事?赵东方让柴老二把少杰和子峰叫过来,柴老二说子峰过不来了,因为他已经死了,就陈少杰一个人回来了。周方淮拿性命担保,陈少杰绝对是共产党,此人不能留,必须立刻除掉。

与狼共舞2第32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32集剧情

周方淮上山陈少杰被关

陈少杰在路上通过蔡老二口中知道,沈耀祖叫自己来是因为周方淮。陈少杰知道地雷事情和沈耀祖突然下山在周方淮的上山得到了应验,陈少杰知道必须跟周方淮面对面,接受严峻的考验。

陈少杰见到周方淮后,询问周方淮在共产党监狱改造的怎样。周方淮说自己改造的不错,指责陈少杰在西南总署搞得他们是鸡飞狗跳,死的死抓得抓。陈少杰听后说共产党介于自己在西南总署的表现还给予了奖励。周方淮指责陈少杰要在这里继续谱写英雄事迹。陈少杰说自己也是被逼的上了山。

周方淮让沈耀祖杀了陈少杰,蔡老二站出来替陈少杰说话,周方淮骂蔡老二是蠢货。沈耀祖询问陈少杰关于刘子峰是怎么死的。陈少杰说刘子峰是找死的,然后把事情经过告诉沈耀祖。

一个人打电话给黄山,警告黄山不要以为刘子峰死了,他做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只要自己动动手指头,关于他的犯罪材料就会出现在赵东方的桌子上,警告黄山,可以不计较刘子峰的死,但是要继续为自己工作。

梁樱桃在房间里边一直没有等到陈少杰, 起身打算去找沈耀祖。周方淮打算对陈少杰动手时候,梁樱桃赶到阻止。周方淮看到梁樱桃后非常惊讶,以为是梁海棠呢。 周方淮知道樱桃跟海棠是亲姐妹后,对梁樱桃说她姐姐就是被陈少杰害死的。梁樱桃说自己都知道,可是现在已经原谅他了。周方淮听后吃惊的指责陈少杰把他们姐妹都给祸害了。梁樱桃要带陈少杰离开,被沈耀祖拦下,让人把陈少杰关了起来。

蔡老二带周方淮回到房间,周方淮躺在床上默念共产党的改造语,突然起身自言自语说自己不杀陈少杰,他是不会自己承认的。然后起身离开房间。

陈少杰在监狱中想,周方淮的突然上山,让自己陷入了被动,如果任由周方淮摆布,会让自己处于危险的地步,如果能把周方淮变成自己替罪羊,不否是一个好办法,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周方淮到了监狱,让人把门打开,让人把陈少杰绑住带走。

周方淮打算对陈少杰下手时候,梁樱桃赶到阻止了周方淮。蔡老二把事情告诉了沈耀祖,沈耀祖赶到阻止了梁樱桃跟周方淮的冲突。梁樱桃把周方淮要秘密处决陈少杰告诉沈耀祖,沈耀祖对周方淮说陈少杰事情需要从长计议,让蔡老二把陈少杰找一个单间禁闭起来。

黄山来医院看望乔燕,却发现乔燕已经不在医院了,通过护士知道乔燕已经出院了。乔燕询问赵东方部队什么时候上山,赵东方解释说现在是关键时刻,任何一个步骤都关系到陈少杰的生死。

蔡老二来给陈少杰送饭,发现陈少杰还没有起床,说他心真大。询问陈少杰跟姓周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说只有给自己说了,才能帮他。陈少杰觉得可以利用蔡老二来嫁祸周方淮,然后把周方淮事情讲给蔡老二。

沈耀祖对周方淮说,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破坏成渝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