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2第37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37集剧情

乔燕知道黄山是内奸

陈少杰来到与乔燕接头地点,黄小海也赶到与陈少杰见面。黄小海说知道当时陈少杰迫不得已。乔燕说现在沈耀祖那边实力已经大不如以前,所以让黄小海回来配合他们工作。陈少杰把沈耀祖这次下山就是破坏成渝铁路试运行,这次他们下山都不知道谁在哪里,陈少杰让乔燕对付梁樱桃,自己对付叶文。

蔡老二对陈少杰说自己想了想,不能直接去剿匪总队,没有力度,自己只是去投案自首,没有立功他们也不会要自己啊。陈少杰说总的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报,现在那批炸药是最有价值的情报。蔡老二听后说那批炸药在叶文手里,自己不好弄。这时叶文来到他们隐藏地点,蔡老二询问叶文炸药呢。叶文说自己已经把炸药藏到非常安全地方。陈少杰看这个叶文带来的四喜包子,通过询问分析出来叶文的活动地点就在四喜包子附近,藏匿炸药就在四喜包子铺附近。

陈少杰来到四喜包子铺,有晚了一步,炸药被黄山取走。董文昌给梁樱桃送药,看到梁樱桃在发电报,知道梁樱桃真实身份。梁樱桃对董文昌说,自己来他这里住,就不怕他揭发,把董文昌过去的事情说了出来。董文昌默许梁樱桃以自己未婚妻的身份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的提议。

乔燕被噩梦惊醒,发现了黄山在吃鸦片。黄山骗乔燕自己是有点中暑。乔燕觉得黄山行为有一些可疑,第二天黄山出去跑步时候,乔燕找了所有地方没有发现换上药丸,在地上找到了药丸的包装纸。乔燕拿给姗姗检验过知道药丸的成为是鸦片。

乔燕来到跟陈少杰接头地点,陈少杰告诉乔燕,叶文把炸药放到垃圾桶里边,自己赶到时候已经被人取走了,分析取走炸药的人应该就是潜藏剿匪总队内部的奸细。乔燕听后把黄山药丸包装纸拿出来给陈少杰看,把姗姗检验结果告诉了陈少杰,陈少杰分析出来,黄山的药丸是沈耀祖提供的。乔燕说自己会把黄山控制起来的.

陈少杰跟乔燕出来时被逛街的梁樱桃发现,梁樱桃知道陈少杰就是卧底,梁樱桃拦住乔燕,让人把乔燕和黄小海带走。

陈少杰回到住处,询问叶文这2天有什么收获,蔡老二说到处都是解放军把手,根本就没有地方下手。叶文说只要按照司令的安排就一定万无一失,司令一切抉择都是正确的。蔡老二听后话里边带有二心意思,叶文出手教训蔡老二,陈少杰及时的阻止。

叶文跟陈少杰商量对于成渝铁路试运行破坏敌方时候,听到了沈耀祖传递的暗号信息,以出去购买吃的为由出去。陈少杰听到沈耀祖的叫卖声,询问蔡老二之前有没有听到过这个声音,蔡老二说没有。

与狼共舞2第38集剧情

与狼共舞2第38集剧情

陈少杰归队,黄山被铺

叶文来到沈耀祖面人摊跟前,沈耀祖给叶文一个面人,告诉叶文拿着面人去吉祥餐厅。陈少杰出来找叶文,发现叶文回来,陈少杰赶紧躲了起来,2个人隔着一堵墙站着不动,叶文想了想没有回住处,而是转身拿着面人离开。

陈少杰跟踪叶文被叶文甩掉,陈少杰询问拿着面人的一群小孩,小孩告诉陈少杰,捏面人的老爷爷告诉叶文去吉祥餐厅。黄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让他五分钟以后按照自己提供的电话打过去,会有人告诉他下一步的行动。

陈少杰赶到吉祥餐厅,黄山电话打了过来,陈少杰接起电话,听出了黄山的声音,劝黄山不要执迷不悟了。叶文赶到用枪抵住陈少杰。陈少杰跟叶问打斗起来,陈少杰开枪打伤叶文,叶文趁乱逃走。叶文跑回住处,让蔡老二拿药,自己给自己动手术取出了子弹,带着蔡老二离开住处。

梁樱桃询问被俘的乔燕,陈少杰怎么会跟她站在一起。乔燕说陈少杰不是跟自己站在一起,是跟新中国和人民站在一起,指责梁樱桃是国民党特务,陈少杰是不会跟他站在一起的。梁樱桃拿枪站了起来,要杀了黄小海,说如果让沈耀祖看到小海,陈少杰的身份就会被知道。乔燕说如果杀了潘小海,陈少杰知道后是不会原谅她的,劝梁樱桃跟自己回剿匪总队自首。梁樱桃指责乔燕,说自己就算要死,也一定死在她后面。

沈耀祖回到基地,看到了潘小海跟乔燕后,让人去干掉陈少杰。梁樱桃听后说自己要用乔燕2人的命换陈少杰的命,自己不允许动陈少杰。沈耀祖坚决要杀了陈少杰。梁樱桃说如果要杀了陈少杰,这个任务自己就不干了。沈耀祖没有办法答应可以先不杀陈少杰。

陈少杰来见赵东方,说自己身份被叶文发现了,现在请求归队,把黄山就是卧底的身份告诉赵东方。赵东方听后让陈少杰立刻逮捕黄山。

叶文回到基地见沈耀祖,把陈少杰是卧底身份,黄山身份陈少杰已经知道了事情告诉沈耀祖。黄山想要去自首时候,沈耀祖来到他的家中,用乔燕威胁黄山,黄山没有办法答应继续为沈耀祖出力。陈少杰带人赶到黄山家中时候,黄山已经不在家中。

姗姗禀报陈少杰,已经派人检查过隧道没有任何异常,陈少杰想起叶文和蔡老二的对话,想到了成渝大桥,然姗姗集合队伍跟自己出发。黄山赶到成渝大桥,埋放好扎时候要离开时候,陈少杰赶到。陈少杰制伏黄山。

陈少杰打开黄山的手铐,询问黄山就不想跟自己说点什么吗,黄山说自己现在就想死,自己现在生不如死。陈少杰指责他怎么会变成这样。陈少杰问黄山自己就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黄山说自己什么都不想说,一切都来不及了,自己会全力配合他,不奢望什么宽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