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法外》:爱我,不要抓我

喜爱李奥那多迪卡普里奥的同志们,不论你是少男少女,还是大爷大妈,《逍遥法外》肯定是你们非常想看的。因为他在其中不说光芒四射吧,但至少没有被汤姆汉克斯炉火纯青的演绎所盖住,不时还展现出只有他才能展现的魅力——我是说——自《泰坦尼克号》之后难得一见的那种魅力。

影片几乎是迪卡普里奥同学的魅力秀,这一点,连老汤都不得不甘拜下风。当然,这是和故事本身的传奇性有很大关系的。影片的主要场景发生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熟悉资本主义发展史的同学们都知道,那是美国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黄金时期:世界和平(最主要的,这种和平“控制”在他们手里),经济腾飞、尚无人口老龄化负担;上到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似乎人人都过着安居乐业的日子。是的,除了弗兰克(迪卡普里奥饰)他爹之外。在这样一个黄金时期,他爹的小店居然面临破产,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颇有些不能受穷的法裔母亲,居然在这时候提出离婚!习惯了父母恩爱,家庭美满的弗兰克同学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离家出走了。

怎么,很熟悉是不是?和我们在八卦杂志上看到的没什么不同罢,如果故事就这样下去,恐怕就不能称为传奇了。虽然象弗兰克那样离家出走的孩子全世界各地一大把,但象他一样混得开的,恐怕没几个。注意,我是说“混”得开,如果流浪的兄弟们有了一份正当的工作一直干到很高层,又如果兄弟你是从蛊惑仔兢兢业业地做到老大的位置,我都不能称之为“混”,虽然后者常把“小生偶是混黑社会的”同牙签一道挂在嘴边。真正意义上的“混”只能是象弗兰克那个样子:行走江湖,全做无本的买卖,随时更换身份,哪样好玩扮哪样。听起来很简单,不就是骗嘛,俺们道上多的是!可是道上兄弟中,综合素质有弗兰克这么出众的,恐怕也没几个。

影片对于弗兰克行骗的具体细节并没有着墨很多,因此,在电影里,你根本不用担心“对方如何能受骗”的问题,偶们看到的情形是,只要他一露出那标志性的纯真不失狡傑、性感而又略带羞涩的笑容,对方无论是银行出纳员,酒店怨妇,菜鸟护士,还是丽质空姐,无一不上钩的;当然,一般也是要顺便上上床的,但那是后话,而偶又是如此一个正人君子,因此这里是不会详述的。偶不是女生,不知道弗兰克是否真有那么大的魅力,但至少在银幕上,斯导和迪同学还是合力把这一形象打造得令女生们尖叫的。 无疑,迪卡普里奥是饰演这一角色的最佳人选了。那种娃娃脸中透出的迷人的帅气,非常符合电影中弗兰克16岁到二十几岁这一阶段。比较可喜的是,他在本片中也不是一味耍帅而已,他对父亲的感情以及对家的向往,肯定也能让不少仰慕的小女生们暗自心痛。实际上,影片整个把弗兰克塑造成为家庭破裂后独自求生存的孩子,似乎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因为缺乏“爱”所至。弗兰克在片中,每个圣诞节都打电话给负责抓他的联邦调查局反诈骗组干探(汤姆汉克斯饰),因为他没有别的人可以打;而当他逃出追踪,来到改嫁后的母亲住处,看到它们一家和和满满的样子,脸上那羡慕而又痛苦的神情,也可以作为孤儿院公益广告的最佳形象代表。

喜欢批判斯皮尔伯格很“俗”的同志们有福了,因为斯导干脆让本片俗得更彻底。影片的目的在于塑造弗兰克这样一位既可怜又可爱的逍遥江湖的浪子。个人觉得,“逍遥法外”这个中文翻译比英文原名更适合整部电影的风格,汤姆汉克斯在这里沦为了配角,看电影的观众更多地是冲着迪卡普里奥去的,看看他在银幕上又怎么把小女生们勾得心痒痒的;我想他做到了,要不为什么影厅的女人们老是发出赞赏性的笑声呢?老太太们好象也挺喜欢,觉着有这么一个调皮的孙子也不错,怪值得怜爱的。能把“可爱”演绎到令不同年龄层的女士们喜爱,你还不得不佩服迪卡普里奥的魅力。

何况编剧和导演还在电影中把弗兰克塑造得有那么一丝“侠盗”风采,虽然他诈骗了400万美元,但那多是法人财产,对私人没有直接损害;他虽然也很风流,见一个上一个,但那也是“周瑜打黄盖”之类的事情,或者是钱色公平交易,彼此心里明白;最为关键的,导演让弗兰克把他的爱给了一个相帽平平的实习护士,初见面时还戴着两套牙箍,又被医生欺负。于是“正义的” 弗兰克临时决定扮演一下主治医生给小MM提供照顾了!那一段,我想银幕下每个MM都恨不得砸烂那两口好牙再戴上两牙箍,然后描上雀斑报名去医院当“容易受伤”的护士吧!有那么年轻又帅的主治医生罩着,MM们怎能不心动得一塌糊涂?因此,牙箍刚刚卸去,MM就迫不及待地咧着大嘴朝帅哥猛笑,然后一个虎扑把帅哥吻得透不过气来,把银幕下的我都吓了一大跳!暗暗警告自己,以后见着戴牙箍的女子怎么着也得远离三米(架不住长期禁锢之后的爆发力啊),因为还没看见哪个女生立定跳远能蹦三米以上的……

家庭温情的泛滥是斯导一向为老美喜爱,也是他一向为先锋一族所垢病的主要方面。影片几次表现了弗兰克受他父亲影响的情景,也难怪,扮演他父亲的克里斯托弗·沃肯也是个老牌演员了,大家已经在《无头骑士》中领略过他的另类魅力,这回却实实在在地演出了一位虽然生活窘迫但仍不失优雅的成熟男子,厨房和妻子共舞一场,光芒四射,想必年轻时也是那个很倜傥的,要不然怎么勾到一个法国MM?可以看得出来,他有些讨女人喜欢的小花招,弗兰克开始的几个小噱头都是来源他父亲的魅力影响,到后来才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呵呵。影片给了弗兰克行为的一个好看的理由:为了家庭的重新幸福!用他自己的话说:“爹地,您老不用发愁了,您瞅瞅,俺现在有这么多银子,足够您下半生过上好日子了。俺要叫乡亲们看看,我们失去的砖瓦房、大牯牛等是可以再回来的!”一番豪言壮语,令偶想起不知哪位香港酷哥在哪个酷片里说的那句话:“失去的,我一定能拿回来!”

可惜弗兰克老爸一方面不接受儿子的这种孝敬,另一方面因为弗兰克诈骗身份的问题,没法给予他更多的关爱,影片有意将弗兰克对于父爱的渴望向汤姆汉克斯饰演的FBI干探倾斜。老汤这个人一看就是个好父亲的样子,虽然他在影片中也是个家庭离异的主,但在追追逐逐当中,也在逐渐把弗兰克当成一个淘气犯了错的孩子看待,为了他,原本墩厚木讷的他不惜向法国警察发火为弗兰克争取权益,最后更是为这个淘气包在FBI找到了工作!也许他听明白了弗兰克在一次圣诞电话中“不要再抓我了”背后的意思:给我一点爱,行吗?

如果各位要去看本片,我建议大家千万不要抱着看斯导怎么批判社会,看迪卡普里奥怎样展示内心冲突,以及看汤姆汉克斯又怎样创经典形象的目的去,否则你会很失望的。这样的影片,在这样的圣诞档,就是为了利用明星的魅力煽一下老美不可救药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有得帅哥,有得轻松的剧情,有得舒缓的节奏,整部影片洋溢着六十年代年代那种怀旧的黄金色,明知没什么大意思,你还是要佩服斯导对于商业精神的把握,人人都喜欢皆大欢喜的远离现实的结局,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