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我们听到“不二”两个字,只会涌现“说一不二”的铿锵,而不是产生某种对智力和情商的联想。曾几何时,银幕上的香港警察是说着粤语、接着特区地气的正义前锋,而这全盘大陆制造的《不二神探》,非要将故事嵌进东方之珠,就实实在在糟蹋了港片的格调。这里有台湾人嘬着嗓子卖萌,也有北京人扯着嘴皮子耍贫,像一台嘉宾纷纭的晚会庆典,让人时时刻刻入不了戏。虽有一干港星客串,但配音质量之低,活像是业余演员跑错了片场,随便弄个港剧的国配版,也不至于出现这种行尸走肉式的讲话语调,其实像方力申这样国语过关的,何不让他原声出演呢?

前几个月看初版预告时,以为文章和李连杰的搭档属于“一个动口,一个动手”,然而到了正片,发现文章也能打,于是喷气李就成了累赘。他打打牌,炒炒股,送送信,玩玩黑白脸,嘴里即时吐着没头没脑的滥笑话,除此之外就是随叫随到,面无表情的开打,简直和黄子华栋笃笑里那个无处不在的“阿强”一样滑稽,黄飞红一角像是保镖,又像是跟班,全然没有二号男主角应有的存在感,到了后半段更是踪迹渺渺,作用全无,几乎被人淡忘之际,才突然有个爆发,这拙劣的“戏份救场”,就好比《福尔摩斯》结尾让老福休息,改由华生和莫里亚蒂大战三百回合一样,真是荒唐的可以。编剧张炭曾有《无极》、《刺陵》、《江山美人》、《新倩女幽魂》、《白蛇传说》等作品,实力非凡,能把老李这样的国际巨星编成一个二流子,我一点也不惊诧。

影片谐趣元素四溢,基调上有80年代新艺城喜剧的癫狂无羁,只看笑话密度,不亚于《生活大爆炸》,然而影院里却只有稀稀落落的干笑声,其包袱的质量可见一斑。诸如“龙门飞甲”,“那些年”,“黑衣人消除记忆”,本质上跟黄百鸣近年作品、《惊声尖笑》的跟风电影一样,都是生搬硬套随便塞段子,只图时不时让观众咧个嘴,不求和故事本身合拍。片中角色经常是聊着聊着正事,突然岔开去插科打诨来一段相声,如此强加于人的逗乐,不要也罢。更有甚者,文章模仿陈永仁,陈希妍竟极其业余的来句“你以为你是《无间道》吗”,拜托女神姐姐,笑话说破了就完全不好笑了。我估计主创们颇有昆汀团队的精神,热火朝天的把电影打扮的琳琅满目,但只顾自己玩的尽兴,却抽干了最基本的乐趣。这个名为《不二神探》的故事,到底神在哪里,破案有何巧妙,我是完全没看出来,还不如20分钟一集的《柯南》来的曲折意外。

电影资料库标记《不二神探》为喜剧、犯罪、动作片,前两者已经溃败,也许动作还有指望?只是另一声叹息罢了。李连杰、邹兆龙、吴京、梁小龙、梁家仁,单是这堆名字放一块,足够叫功夫迷两眼放光,宣传稿里也大肆强调史无前例的高手对决云云。胃口吊的太高,会摔得比120斤的陈希妍还痛。只见招式一起,飞的是CG人影,砸的是数码玻璃,镜头零零碎碎,花架子无处不在,特写眼花缭乱,这群功夫大腕可真叫省力,最可憎的是无处不在的钢丝痕迹,人体横飞、飞身下楼梯、佛山无影脚、“人头微步”,以及文章的原地打转式闪躲法,那哪是中国功夫该有的样子。其实当年《黄飞鸿》何尝不吊钢丝,动作指导、武行和演员配合精准,就能一面舒展飘逸,一面仍制造“物理”、“写实”的假象,两下一比,《不二神探》里元奎偷懒到何种地步,就昭然若揭了。令人发指的还有文章骑车一段,效果粗糙不堪,车技比《致命急件》的囧瑟夫差去十万八千里,好歹“功夫单车”也该是华语片专长吧,怎么还不如一个没练过的老外呢。

看过影片,我越来越觉得《不二神探》提档是个明智之举,观众脑海里,《富春山居图》的大而无当仍在打转,就能对《不二》生出“丑媳妇总靓过猪”的宽容和谅解。《不二》借助对保险业务员的描写,完成了对《富春》无可辩驳的超越,卖保险的各个身怀绝技,再怎么说,吴京也比张静初更有高手风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