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复赛名单揭晓时让人稍稍吃了些惊,《告白》和《狗牙》两部重口味的影片榜上有名,让人不禁诧异奥斯卡异于往常的博爱。相比于《更好的世界》《生活高于一切》《美错》这些关注动乱社会之下小人物的辛酸苦楚的影片,《告白》和《狗牙》对于学院而言未免太过先锋和刺激了。

然而在看完《告白》之后,我便明白选出荒诞讽刺的《狗牙》着实是奥斯卡的一大勇气,而青睐偏向形式主义的《告白》其实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告白》就像是一个住在深巷之中阴冷的老头,外表寒意逼人残酷之极,可是某一个眼神某一个轻微的动作还是暴露出了他心底的纯良和美善。

《告白》表面上是一个关于女教师为爱女复仇的故事,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引子。从这个引子开始借由不同当时人的口说出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脉,故事一点点被拼凑,寒意也一步步逼近,伪善的世界被一片片剥落,露出内里最赤裸最原始的欲望和残酷。生活像失真的照片一般,失焦模糊最后腐烂枯朽。每个当事人的告白都像是往平静的湖水中投入巨大的石块,瞬间一切假象灰飞烟灭,暗藏的黑暗睁开了双眼,长大了双臂环抱丑恶无助的人们。

《告白》出自日本视觉系导演中岛哲也之手,全片基调阴暗,天空似乎就不曾晴朗过,隐郁的天气加之凝重的云朵营造出一种悲怆和叹息的意境。在这种阴暗之下弥漫的是浓郁的悲伤和令人触目惊心的残酷。而其中一些充满颓废和诗意的慢镜头,一些超现实的表现手法也使得影片的气质能够更加突出。

导演的重点其实并不是在罪与罚上,而是想用冰冷的目光凝视着新一代孩子的成长,校园里的犯罪,孩子们天真笑容背后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暗面,以及被家庭被现实被社会扭曲的令人痛心的偏激思想。就像是《浪潮》中狂热的学生一样,这群找不到生活的美好,感受不到温暖的爱,无法体会生命的价值的孩子们用各种可怖的行为证明着自己的存在。黑夜里,他们显得那么可怕又那么可悲,就像是被人抛弃的野猫一般,双眼防备地在深夜闪烁着骇人的光芒,然而心里却被总是被无助和迷茫填满。越是疯狂的人其实越是脆弱。

导演的表现手法和叙事方式让人仿佛身临其境的与孩子们一同感受痛苦,与社会一起见证孩子们的狂热和可怕。借用不同叙事者叙述故事的表现手法彷如《罗生门》一般,让我们直面每个当事人心里的罪恶和懦弱。丰富影片的同时也为了主题的表现和铺垫立下了汗马功劳。

《告白》中松隆子的戏份并没有想象中的多,但是有别于她在《四月物语》中的清纯,她此次饰演的是一个外表满心复仇的老师。松隆子的表演可以说完成了任务,在某几场情绪宣泄的戏中将人物的复杂表现的甚是出色。

影片直面残酷聚焦时代热点的勇气是奥斯卡一直很喜欢的因素,可是直到影片快要结束我仍旧心存疑问,这样一部阴冷到底的影片究竟是如何得到喜欢温情的奥叔的青睐的。而一切一切的答案都在影片的最后一句台词。当影片结束,黑幕之中传来了松隆子的最后一句台词,一起的疑问都找到了答案,松隆子所有的表演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释。

耳边响起了松隆子在影片中时说过的那句:“我不会放过他的。”

是的,孩子。失去最爱的那种声音你听过么?

残酷的世界之中仍存的爱你知道么?

每个鲜活的生命沉重的价值你了解么?

珍惜生命,尊重生命的意识你有么?

如果没有,那么我们要如何将未来的世界交付给你们。

如果没有,我便要复仇,我要让你誓死铭记,生命的价值。